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理查.費曼、米雪.費曼;譯/鄧子衿

如果你用正確的方式觀察這個世界,你會發現它是由持續變動的東西組成的持續混亂。
──BBC節目《想像真有趣》,1983年

(得知自己獲頒諾貝爾獎時)電話響了,電話那頭說:「我是某某廣播公司的人。」半夜被吵醒讓我很火大,這是自然反應。你知道的,在半夢半醒之間,又滿肚子火。那個人說:「我們想告訴你,你得到諾貝爾獎了。」這時我還很火大,也沒有多留意,就說:「你應該在早上打來。」他說:「我以為你會想知道。」我說我想睡覺,就把電話掛了。
──〈諾貝爾獎:獎牌的另一面〉,《洛杉磯時報》,1983年10月7日

保持思考,這樣就能夠保持自由。自由就是能夠讓思考的事情和做出的事情維持一致。
──某畢業典禮演講的筆記

我很久以前就學到,知道某件事的名稱和了解那件事是兩回事。
──《你管別人怎麼想:科學奇才費曼博士》

(談到人們在社會上保持優雅)這並不真確,而且很奇怪,同時每個人都相信該這樣。如果你沒有熟悉那些事情就會被當成某類怪人。有許多人就那樣保持著微笑,展現優雅和高人一等的姿態。你知道那是什麼,那只是裝模作樣而已,不過在一開始你並不知道這點。
──韋納採訪費曼,1966年3月5日

一般的傻子沒有問題,你能夠和他們說話,幫助他們。但是自以為是的傻子明明是傻子,卻要把自己的傻遮蓋起來,然後用花招讓別人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這種人我無法忍受。
──《別鬧了,費曼先生:科學頑童的故事》

科學家對如何看待愛或是其他事的方式,有許多討論,我不認為這些討論有多麼正確。科學並非乏味、堅硬和冰冷的事物,這是我過去相信的事實,現在依然如此。如果正確使用科學,它會讓你用一種不同的方式看這個世界,看出發生在你身上的事的意義,讓你在艱難困苦時,得到一些控制的方法,找回內心平靜。
──韋納採訪費曼,1966年3月5日

我有一個原則,後悔過去做的事沒有任何好處,而是要記得當時是如何做出這個決定。
──《觀點》訪談

如果你認為科學知識是確定的,嗯,那是你自己搞錯了。
──《物理之美:費曼與你談物理》

大眾有一種心態,就是必須有個答案,而一個能夠給答案的人要好過無法給答案的人。話雖這麼說,但是實際上大部分的狀況卻剛好相反。這種情況造成的結果是政客得給出一個答案,結果就是這些政治上的承諾永遠無法兌現。這是如機械般不帶情感的事實,這是不可能兌現的承諾。結果就是沒有人相信競選時的承諾,大眾普遍藐視政治,跟著也就不尊重正在解決問題的人。
──丹茲講座系列演講「不科學的年代」,1963 年

※ 本文摘自《科學頑童費曼語錄》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