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邊緣人格比較辛苦啊,他可能覺得自己一直被汙名化,但從醫療體系可能又得不到什麼幫助;」李訓維想了想,「很多邊緣人格的人會選擇當心理師。」

身為心理諮商師,李訓維這麼說並不是自我解嘲。

中學時期,李訓維就想唸心理相關科系,「我有點過動症的特質,中學的時候兩大過兩小過犯滿,沒什麼朋友,只差沒被退學;」李訓維說,「我常會想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情況應該和我的某種心理特質有關吧?但我那時完全沒有idea,只是覺得好悲慘,人為什麼要活著啊?」

李訓維先嘗試自己找答案,「國中的時候因此讀了很多書,像馬克思之類的,那時當然完全看不懂,不過他講平等啊自由啊那些概念很吸引我,我很想從閱讀當中去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讓自己溶入社會,讓自己活得好一點。」

想要了解「人是怎麼回事」,心理相關科系於是成了最合理的選擇;李訓維選了第三類組,考上大學,還是覺得有什麼不大對勁。「學院的訓練當然解答了我一部分的困惑,但不是全部。心理學用很多理論去解釋那些症狀,但對我來說,那些解釋很平面,很,嗯,紙上談兵。」李訓維說,「用這樣的東西去判斷一個人,但我認為這樣沒有生命厚度,不是每個人都這樣的。」

進了研究所,李訓維越來越覺得學院裡有其侷限,盤算著要去當社工。「課堂上的東西太慢,不夠靠近現實狀況;」李訓維解釋,「那時我們會去接個案當練習,用課堂教的理論技術去幫助他,但常見的是找大學部的學弟妹當個案,我們都稱為『專業個案』,因為他們都知道該麼回答呀,然後你就會覺得課本上講的都是對的。我考心理師之前去當了半年社工,就知道其實不是這麼回事。」

其實不是這麼回事

「邊緣人格」就是李訓維覺得「其實不是這麼回事」的其中一件事。

「做邊緣人格研究的少,但這麼一來相關資料就比較少,錯誤比較多。這樣的狀況用在實務面,就會讓邊緣人格者覺得自己只是被貼了標籤、被汙名化,但被標示出這個『人格』對他們而言並沒有任何幫助,他們還是過得很辛苦。」李訓維說明,「唸書時我就對書裡講的邊緣人格狀況感到困惑,覺得書裡只講了一小塊,不是他們真正的樣子。你學到了某些技術,實習時循那個模式進行很有用,所以你以為可以幫助他們,但實際工作時就發現並不完全符合。」

有些人被診斷出邊緣人格之後,沒接受妥善的處理,就診、吃藥、返家、惡化後再度就診或入院,反覆三、四年都沒有改善,就會開始怨怪醫生,認為自己沒有被好好對待,療程毫無效果。

李訓維自認有點反骨,既然覺得書上講的不夠完整,不如自己分享經驗。「我對業內同行做分享,一開始是兩個小時的講座,後來變成六個小時,然後變成兩天,再拉長到四天。」

原初兩小時的分享,變成每半年一次的心理諮商師實務課程,李訓維記錄整理內容,分成四個部分,「辨識出邊緣人格的特徵,理解這種人格形成的原因,親友陪伴邊緣人格者的原則,以及專業人士可以提供怎樣的協助。」李訓維說,「其實最後這章是寫給專業人士看的,畢竟學校裡這方面的東西講的不夠;如果連專業人士都不知道什麼是合適的處理方式,要怎麼好好幫助前來求助的人?」

邊緣人格》一書,也依著這個架構成型。

從根本解決問題,才能讓問題不再出現

「有人讀了書之後,發現那就是自己與家人或另一半相處痛苦的癥結,進一步尋求諮商。」李訓維說,「本人意識到自己需要幫助,可以縮短原本剛開始諮商時需要的三到四個月時間。」

邊緣人格》協助讀者辨識出邊緣人格可能出現的情緒反應、互動方式;這類人格者會有控制他者的傾向、情緒勒索的作為──李訓維說邊緣人格者會想成為心理師的原因,就在於他們一方面想要理解自己的狀況,一方面想藉了解心理反應而掌控自己與他者的關係。

「這幾年關於情緒勒索的書會對大家有些幫助:認出情緒勒索、並且知道如何在關係中保護自己。」李訓維解釋,「但是加害者也是有問題的,他們可能也需要被幫助。」

處在一段關係中的兩方,假如甲方情緒波動巨大混亂,但乙方沒有意識到這是甲方正在經歷的苦難、需要幫助的訊號,只認為甲方在責怪、欺騙,或情緒勒索,那麼關係就沒法子修復。「情緒勒索是沒有自信、沒安全感的人才會用的方式;」李訓維說,「意識到甲方是痛苦的、需要協助的,事情才會朝好的方向走。」

從根本解決問題,才能讓問題不再出現。「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家庭教育。夫妻當中如果有一方是邊緣人格,那就是個不穩定的家長,可能讓孩子的生活環境不穩定,可能讓家裡的感情狀況不穩定。」李訓維說,「夫妻中必須要有一方可以跳出來hold住,才能把這個不穩定的狀況結束,不繼續影響孩子。如果只是知道怎麼自我防衛,那個家庭文化還是在,就還是會製造出一樣的人。」

也就是說,《邊緣人格》的目標除了讓受害者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之外,還要進一步改變加害者。「我很care人性,因為自己過去的狀況,總是在想什麼可以讓一個人幸福。心理諮商本來都在協助被害者、讓被害者好過一點,但加害者仍在繼續傷害別人;」李訓維表示,「找出加害者的問題、想辦法幫助,社會,才有被治癒的一天。」

邊緣人格與情緒勒索

  1. 每天的生活,都可能引發「邊緣人格」永無止境的焦慮
  2. 沒有界限的溫暖,是讓彼此淪陷的開始
  3. 我們以為的「好」,卻成了情緒勒索的重要養分?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