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永適;攝影/瑞貝卡.黑爾(REBECCA HALE)

今日的海洋有5%受到保護,但科學告訴我們,必須有50%的海洋受到保護,才能改變現況。

安立克.薩拉是一位海洋生態學家,專門研究海洋受到的人類衝擊。有一天他發現自己其實是在為海洋撰寫訃文。2008年,他離開學術圈,加入國家地理探險家的行列,並啟動「原始海洋計畫」,在學會的贊助下,他帶領一支探險隊,到各地探訪最後的海洋奇景,並介紹給全世界,促使當地政府保護這些地方。

2018年,國家地理駐會探險家安立克.薩拉帶領原始海洋探險隊探勘阿根廷火地島,探險隊的研究工作是為了在阿根廷海域設立新的海洋保護區鋪路。

十年來,他的足跡遍布22個海域,至今已推動500萬平方公里的海域面積列入國家公園的保護。在這一期雜誌,薩拉要分享的是阿根廷火地島最南端的西提斯灣,1973年,薩拉的科學導師在這片海域做研究,留下詳細的觀察紀錄,45年後,薩拉重複當年的調查,發現海灣裡的巨藻森林至今仍住著相同物種,氣候變遷似乎沒有對當地造成影響,這對薩拉來說是最珍貴的禮物。他們把探險成果交給阿根廷政府,並與保育團體一同遊說阿根廷政府成立保護區。最後,他們成功了。

在臺灣海峽南端,2014年成立了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在一次訪談中,生長在澎湖的海洋學者鄭明修回憶30多年前所見的澎湖:「潮間帶滿是海參、海膽,小船在一夜間捕獲數百公斤小管,如今夜釣一晚只有兩、三隻。」國家公園成立,讓大海休養生息,然而澎湖要多久可恢復往日榮景?如同薩拉三年前回到太平洋萊恩群島調查復育情形時所說的:「我們抱持著希望。」

※ 本文摘自《國家地理雜誌2019年07月號》, 原篇名〈原始海洋計畫——保護地球海底寶藏〉,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