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玉山箭竹的枝葉沾滿著露水。一隻鱗胸鷦鷯躲在茂密的森林內,寂寞地搖動著樹葉。」

這是鹿野忠雄在一天之內要縱走玉山南峰和南玉山的趕路途中一瞬所見。

時間是1931年八月下旬夏末到秋初,行程中尚有玉山主峰和東峰。這趟為期七十天的登山行動,還包括八月初的秀姑巒山脈、尖山、九月初的東郡大山。

而當他抵達新高駐在所,他寫下:
「我的眼睛和心,立即被東峰的崢嶸英姿吸引住了。我的心好比是重逢闊別多年的心愛的人,心中的激動久久無法抑止。人總是會改變,但是唯有山是永恆不變的!」

看著一系列的台灣山名,鹿野忠雄描述的山景,涵括了地質學、生物學、人類學知識,卻以一枝滿懷情感的筆寫著,傳達了一名學者的深厚學識,更重要的是胸懷,對山林、對生長其中的鳥蟲魚獸、植物、住民的親近之情。

淑玲總編熱愛登山,她問我若不是登山的人讀這樣一本書是否會沒有感覺?

完成不會。因為鹿野忠雄的文字,楊南郡先生的譯筆,我彷彿跟隨著鹿野先生的眼睛、手、腳、心,遍覽了台灣的山脈。

我讀到作者與「蕃人」(保留當時的用語,無不敬之意)的手緊攀住岩石粗礪的表面,以防落石擊中時,宛如我自己的手死命抓住細細的岩縫,甚至能感覺指節泛白的力道。

讀到驚險處提心吊膽,提到坐在山頂欣賞千變萬化的雲,欲乘風歸去的合一感,或是讀到與蕃人相處時的自在並嚮往他們生活在群山中的生命智慧,我都感受到與鹿野先生的靈犀。

為什麼做為一個日本人,會這麼熱愛台灣的山林呢?為什麼會為了看到台灣的甲蟲與蝶類標本,遠渡重洋到台灣來讀高等學校,卻因終日流連山野、缺課過多,差點畢不了業呢?《山、雲與蕃人》這本被譽為日本三大山岳名住之一的經典,又帶給後世的登山者和相關學科的研究者什麼樣巨大的影響呢?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由大家出版總編輯賴淑玲領讀鹿野忠雄的《山、雲與蕃人》。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