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Waiting

Waiting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Waiting,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於部分媒體撰寫電影相關文章。個人FB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

在2017年的電影《牠》中,編導改變了原著在1958年與1985之間的交叉敘事手法,將小說中童年故事線的部份給獨立拍為電影,使得《牠:第二章》得要面臨一個與首集不同的挑戰──也就是如何將原著中其實篇幅較短的成人故事線,給獨立撐出足夠的情感厚度。

就整個故事來看,全書成人故事線的主要時間,其實大約僅發生在三、四天裡,與童年故事線的整個夏天相比,不僅時間較短,所發生的實際事件也明顯少上許多。在原著中,讀者會隨著成年主角們憶起往事的過程,自未知的角度逐漸了解他們的過往。但在電影版裡頭,他們的兒時經歷則大多已在上一集中交代完畢,因此對觀眾來說,則像是站在一個比劇中角色知道還多的位置,在情感投入的方面,自然也會與觀看首集時有所不同。

或許正因如此,《牠:第二章》為了這一點,其實相當聰明地自上一集的故事中,找出了一小段的空白之處,並利用與原著中截然不同的驅魔儀式設定,讓主角們在尋找儀式所需使用的信物時,一面回憶起上集並未提及的一些恐怖事件,藉此帶入其實他們仍未真正擺脫童年陰影的相關心理問題。

嚴格來說,由於這些內容較短及較為零碎,同時還有部分是上一集中甚至連暗示都沒有過的新增情節,因此確實使電影無法像原著那樣,藉由交叉敘事帶出真正充沛的情感厚度。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樣的作法,卻也足以令人感受到編導為了要盡量帶出原著給人的感受,因而在敘事形式已確定改變的情況下,所努力做出的調整及嘗試。而就結果來論,雖然這樣的安排使得《牠:第二章》不到上一集那麼行雲流水的地步,但也已經有著相當不錯的成績,要是能看第二遍的話,甚至還會因此發現更多編導在細節方面的巧思。

有趣的是,如果你是相當喜愛原著,同時也對書中情節十分熟悉的讀者,可能會發現在《牠:第二章》裡頭的角色狀況,其實與原著有不小差異。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角色個性方面的改寫,除了是因應敘事方式改變而進行的改編外,更是編導有意針對原著過去曾被書評批判的部份所進行的調整

像是極具影響力的《紐約時報》書評,便曾在1986年8月21日刊登的《》評論中表示,雖然這本小說充滿各種史蒂芬.金擅長的情節,讓人在閱讀過程裡始終興致盎然,但同時也在一些重要情節上無法提出令人信服的解釋。像是某個角色選擇自殺的原因,或是主角們為何在遺忘往事多年後,仍毫不遲疑地甘冒生命危險,也要堅守兒時誓言的行為動機,均是被那篇書評提出質疑的部份。

而在《牠:第二章》中,編導則明顯針對這些部分,嘗試藉由改編來提供足夠解釋,有些地方甚至還以更符合現實人性的狀況,來為主角們安排了不同的行為動機,使他們從原著中情誼堅定,較為美好正面的主動形象,變成了在電影前半裡只是為求保命,只好不得不為的被迫面對。

當然,這樣的改變,對於熱愛原著的人來說,應該會覺得角色的本質因此被改變了不少。不過這點也正如以上所說,對於熱愛並熟悉原著的觀眾而言,由於會對這些部分的改編有著更強感受,因此也會在觀賞本片時承載了更高的資訊量。所以,就我自己的情況來說,反而是在看第二遍時,才有足夠的餘裕真正留意到一些相關細節,進而察覺《牠:第二章》在處理那些角色個性的改編時,其實也提供了適度的理由,去告訴你角色為何會有那些變化,因而讓人在同樣深愛原著的情況下,也能接受電影的相關調整,甚至還會在第二次觀看時更加投入,所感受到的片長時間,也比第一次要來得短上許多,絲毫不覺得有到2小時49分那樣的長度(附帶一提,片中對於瑞奇一角的調整,是我覺得最為出色的地方,不僅足夠動人,同時更強化了電影的部份元素,絕對是神來一筆的安排)。

無論如何,在小說改編電影的領域裡,《牠》與《牠:第二章》絕對是個相當有趣的例子,可以讓人看到光是敘事手法的改變,就會對同一則故事帶來多大的影響,同時也能看到編導為了要更加符合原著精神,導致反而得做出更多的改編,才能達成目的這樣一種看似矛盾的情形。

去看吧。能看兩次更好。對我這樣的書迷來說,要是導演真的像之前接受訪談時曾經提過的那樣,於日後剪出了另一個將《牠》與《牠:第二章》合而為一的終極剪接版,要我再看十遍也行。

畢竟,如果兩部電影版又被重新剪輯成如同原著那樣的交錯敘事,豈不是件光是想想就讓人好奇不已,再怎麼樣都得一探究竟的事嗎?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老金開講:

  1.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故事很重要,說故事的方式也是──《牠》的小說、電視與電影
  2. 那名小丑已然塗好粉墨,手持氣球,在某個意想不到的地方等你⋯⋯
  3.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小說改編電影的最佳典範──聊《刺激1995》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