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波音

就在啟程之前,膽大妄為的哥倫布卻做出了一件出格的事情,他要求和女王訂立一個契約。

哥倫布提出,如果發現了新的陸地,國王與女王對哥倫布發現的新大陸擁有宗主權,但要冊封哥倫布為貴族暨大西洋海軍元帥,准許他擔任未來所發現的島嶼和陸地的總督,而且這些頭銜都必須世襲;新發現的土地上產品的 10% 歸他所有;他也能參與新土地上所有的商業活動,他可以投資和獲取利潤占總額的 1/8;而他對前往新大陸經商的船隻可以徵收 10% 的稅,而對自己運往西班牙的貨物實行免稅……

在東方各國的君主看來,哥倫布的要求哪裡是為了國王和國家開疆拓土,分明是要自己成立一個獨立王國!在古代東方人的眼中,哥倫布的想法既目無君主、又得寸進尺。

然而,伊莎貝拉女王竟然同意了哥倫布的要求!她與哥倫布簽署了一個契約,明確寫出了所有的條款。這是一位尊貴的國王和一位落魄的航海家以平等的姿態簽署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契約。

不必驚訝,近代歐洲君主與臣民之間簽署契約的行為,其實是一種普遍現象。

簽訂契約本不是新鮮事物,在人類文明早期,商人之間就會簽訂類似合同的文本,明確買賣雙方的責、權、利的分配。但是,由一國之君與一介平民簽署契約,比如伊莎貝拉女王與哥倫布之間的契約,還是和商業契約不太一樣的。

在歐洲當時的君主頭腦中,要讓他人為自己服務,就要給他人足夠的利益,這樣才能激發他人的積極性,這種觀念與當時東方國家中流行的君主至高無上、臣民必須無限盡忠的思維區別很大。

這份一四九二年年初簽署的契約,給哥倫布提供了強大的精神和物質動力,讓他一往無前地向西航行,徹底改變了世界歷史的走向。

一四九二年八月,哥倫布率領三艘船駛離西班牙,向西駛入了茫茫的大海。從地理學上講,葡萄牙和西班牙航海家是正確的,亞洲沒有哥倫布以為的那麼近。但有時上帝就是喜歡垂青犯錯誤的無畏者,他製造了一大塊美洲大陸,橫亙在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間,等著熱情而魯莽的哥倫布一頭撞過來。

美洲就這麼被發現了。

但哥倫布的初衷可不是發現新大陸,他夢寐以求的是發現黃金。發現美洲並不表示就發現了財富。哥倫布目光所及的美洲動植物,都沒什麼經濟價值。哥倫布看到當地土著的服飾上掛著小片的黃金,就向土著打探黃金的來源,得知是來自更遙遠的地方。於是哥倫布搶了一些黃金小玩意先回到西班牙,向伊莎貝拉女王吹噓美洲是個金礦豐饒的地方,一定可以成為西班牙取之不盡的寶藏。

滿嘴跑火車[1]的哥倫布還提議,從美洲發現的黃金的一半,應該歸屬國王所有。對於這個提議,女王自然要欣然笑納。這相當於女王對來自美洲的黃金徵 50% 的稅,如此高的暴利,即使是尊貴的國王也無法抵住誘惑。

新大陸的發現令西班牙人如同闖入了一座寶庫,懷抱發財夢想的西班牙殖民者迅速啟程,前往美洲。許多人和國王也簽署了類似當年哥倫布所簽的契約,只不過契約規定的土地產品收入、商業徵稅等條款,對這幫冒險家來說根本沒興趣,他們渴望獲得的是閃亮的黃金。哥倫布搶回來的那點微不足道的黃金,足以晃花無數人的眼睛。

最初的冒險家的確發了大財,因為他們獲得黃金的方式很廉價──搶!

面對戰鬥力微弱的美洲土著,西班牙人很容易就掠奪走了他們所擁有的黃金。西班牙冒險家打敗了美洲大陸上的印第安人建立的印加帝國和阿茲特克帝國,把他們的黃金劫掠一空。當然了,搶來的黃金中 50% 要歸王室所有,但剩下的那 50% 也足以讓人暴富。

可是當印第安人的黃金被搶光後,麻煩就來了,要想繼續獲得黃金,就必須在美洲尋找和開採金礦,這就必須要付出很大的成本,此時王室如果還要抽 50% 的稅,這買賣就沒法做了。實際上在王室抽稅稅率 50% 的時期,美洲新發現的金礦沒有一個動工開採,印第安人原有的礦山也停止了開採,就是因為高稅收讓礦主根本無利可圖,不如不幹。不久之後,西班牙王室一看收不到稅,就把美洲金稅下降到1/3,然後再減到 1/5,甚至更低。而西班牙王室抽取的美洲銀稅,則長期定在了1/5。

稅率的大幅度下降,終於讓礦山開採有利可圖了,西班牙殖民者強迫印第安人為他們開挖礦山,源源不斷的黃金、白銀從美洲大陸運出,抵達西班牙。借助從美洲掠奪來的財富,這個伊比利半島上的歐洲中等國家一躍成為世界上最富強的國家。

在十六世紀三○年代之前,來自美洲的金銀進口量還很小,但從十六世紀四○年代至九○年代,進口量由一百萬達克特(一達克特接近三.五克黃金)逐年增長至八百萬達克特。這個數字還僅僅指合法繳稅的黃金進口量,非法進口量差不多有一樣的規模。

註釋

不要對當時非法走私黃金大驚小怪,進口稅導致兩地之間出現差價,差價大到一定程度,冒險走私就變得有賺頭了。有多麼高昂的進口稅,就有多麼瘋狂的走私者。

[1] 有能言善辯,侃侃而談之意。

※ 本文摘自《航海、財富與帝國》,原篇名為〈一紙契約締造一代強國〉,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