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素媛(김소원);譯/尹嘉玄

明明不是考試期間,大學生志勳卻已經坐在書桌前一個多小時,不斷埋首書寫、修改、背誦。他的嗓音沉穩又冷靜,神情卻明顯焦慮。他重新默讀寫好的講稿,闔上雙眼,回想那些內容,兩隻手也沒閒著,一直在練習肢體語言。

隔天,志勳提早一小時抵達講堂,他開始低聲複誦昨晚準備的講稿,原來那天是系上學長姊與學弟妹相見歡的日子。隨著學生陸續聚集,終於來到了自我介紹的時間,大家開始一一走上臺做簡單的自我介紹,藉此認識彼此。儘管講堂裡充滿著歡樂的氣氛,志勳仍全神貫注在自己的世界裡,無法融入大家;因為他滿腦子只想著:不能緊張、不能口誤,被焦慮感徹底籠罩。隨著輪到他進行自我介紹的順序逐漸逼近,他開始掌心冒汗、口乾舌燥,雖然他拿起前方的礦泉水喝下幾口,試圖想要潤潤喉嚨、緩解一下緊張情緒,卻徒勞無功。終於,主持人喊出了他的名字,請他上臺。

「大、大家好,我、我是 2016 年入學的金、金志勳,我、我……」

有別於昨晚獨自練習時的沉著穩重,今天的他,說話嗓音明顯顫抖,甚至害羞得滿臉通紅,就連頸部也紅到發紫,隨著臺下觀眾的視線全部聚焦到他身上,他的焦慮感也愈發嚴重,最後連自己在說什麼都毫無概念,只能任由舌頭在嘴巴裡擺動,他已經變得語無倫次,一心只希望這段折磨人的時光可以盡早結束。

自此之後,他不再出席任何系上的活動,只要聽說要上臺簡報的課也一律不選,他嚴重受到社交焦慮症(Social Phobia)所困擾,所以前來找我接受心理諮商。

我對志勳的第一印象是:身高一百八十公分,肌膚白皙乾淨,外型俊俏。然而儘管他有著人人稱羨的外表,神情卻依舊焦慮不安,低著頭走進了我的諮商室。原來他到高中以前都是班上成績優異且容易害羞的學生,但在交友上都還算順利圓滿;沒想到自從上了大學以後,焦慮症卻使得他連日常生活都難以順利進行,只要站在陌生人面前,就會不由自主地臉紅耳熱、手心冒汗,心臟更是失控狂跳。

所謂社交焦慮,是指在群眾面前經歷過害羞或錯愕的情況後,開始逃避面對各種社交場合,導致日常生活功能低下的心理疾病。這在韓國很常見,尤其是大學生或二十至三十世代上班族,較容易飽受社交焦慮之苦,甚至進一步尋求諮商師的協助。這些人大多有著在人多場合發言時會極度焦慮的症狀,另外,對於和異性相處這件事也會感到非常不自在。

他們的內心深處其實都有一樣的念頭:不可以犯錯。彷彿只要稍有差錯,就會成為眾人笑柄,要是不能完美表現,倒不如不要丟人現眼,甚至內建著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定會出糗的焦慮感,以及「在眾人眼裡我一定是個草包」的非理性信念(Irrational Belief),這些感受往往來自於過去曾感受過的羞恥或自卑經驗。

假如在學校遭受過其他同學攻擊自己的外表,或者父母一直不斷強調不可以搞砸成績,抑或是在他人面前犯過致命性的失誤等,那些當下所感受到的情緒沒有被好好處理消化的話,就會繼續停留在潛意識裡,當你再度站在群眾面前時就會變得極度焦慮。這些人大部分都有很高的自我意識,容易誤以為其他人都在緊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這些人真正要做的事情是,將那些非理性信念轉換成理性信念,把折磨自己的自卑感一一挖掘出來仔細察看,然後承認、接納的確不夠完美的自己。

志勳接受了一年的心理諮商,我協助他釐清長年來一直困擾他的非理性信念,並將其轉換成理性信念,把所有人都在關注自己、一定要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到完美的想法,轉換成更切實際、有轉圜餘地的念頭;我也試著去了解來談者覺得自己受人矚目時的感覺,請他精準描述當下所感受到的焦慮或不安全感。

如果在人際關係裡持續感覺不自在或痛苦的話,就必須先從認清內心深處的焦慮究竟是哪一種焦慮開始;比方說,當自己沒有把某件事情做好時,其他人會認為我一無是處的焦慮感,或者害怕被別人批判指責的焦慮感,抑或是擔心被人拒絕、不受任何人喜愛的焦慮感,甚至是只要沒有展現出自己的特點,就會被認為是沒用的人等焦慮感,要先準確釐清隱藏在內心深處的焦慮感來源究竟為何才行。

有句話叫做「不幸的完美主義者」,泛指那些設定了根本不可能達成的高目標,然後不斷努力想達標,沒達標時就會備感自責的人。他們往往有著「與其做半套,不如不要做」的觀念,寧願選擇躲在後方觀望,不論是課業、工作、家事、育兒,對他們來說都是需要完美達成的項目,要是做的不夠好,就會率先當起審判官,對自己進行嚴厲的懲罰,「我竟然只能做到這樣而已,實在太蠢、太沒用了。」而且也因為從未承認過自己的不完美,所以會對自己更加嚴苛。在別人面前,這項標準會變得比平時更高,因為他們會要求表現要能符合別人的期待、獲得他人的認可,才能承認自己的存在價值。

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需要的是一種信念──「就算不完美,我也依然是個不錯的人」。這樣的信念不會在一夕間突然迸出,而是要透過如同一面鏡子般的存在(諮商師或者身邊別具意義的他人)來確立自我意象,而這面鏡子是要能在他們犯錯、不完美時,依舊能表示沒關係,包容他們、並且鼓勵他們的人。

像這樣重新體驗到的人際關係,有助於「不幸的完美主義者」擺脫凡事都一定要做到盡善盡美的強迫觀念,使他們重拾與人真心交流相愛的那種心靈上的餘裕。

※ 本文摘自《適當的距離》,原篇名為〈給不幸福的完美主義者一項警告〉,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