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申惠永(신혜영);譯/曾子珉

「媽媽,我想去機器人科學班。可以讓我去嗎?」

「嗯?我想想看。」

剛開始我絕對都是這樣反應,得讓兒子傷點腦筋,不能讓他像條小魚般,一口就能咬住魚餌。接著,幾天後,或是幾週後,又或是幾個月後,兒子又會問。

「媽媽,我有說想要去機器人科學班,什麼時候才能去啊?」

「媽媽有想過了,覺得三年級的時候再去比較好。因為一、二年級的時候已經有去安親班了不是嗎?可是三年級的時候就沒有安親班了啊。不過三年級的時候媽媽也要工作,到那時候你也一定要上補習班才行。你們學校放學後的活動不多,要是你在一年級的時候都上完了,之後就沒有可以上的,媽媽說不定會很困擾。所以想說大概在三年級的時候去上怎麼樣?」

「好,我知道了。」

「媽媽,可不可以不要等到三年級,現在就上不行嗎?」幾天後,兒子又再次提議。

「你這麼想去上啊。我明白了。媽媽會打電話給老師問問看還有沒有位子,還有位子的話應該就行,沒有的話你就要等到有位子的時候喔。」

聯絡老師後得到的答覆是沒問題。

「兒子,從這個星期開始放學後就能去機器人科學班了,要怎麼去、幾點去知道嗎?」

「嗯,我知道。星期五下午兩點的時候到自然教室就行了。媽媽,謝謝妳。」

我是個小氣的媽媽。

我內心裡沒想過要讓兒子一次就遂了心願。我的理由相當明確,要是馬上就讓他做想做的事,孩子的興致就會急遽的降低。如果說想彈鋼琴就送他去鋼琴教室,那不到一個月就會說不想學了。若是吵著說在家也會練習彈鋼琴,然後就買台鋼琴給他的話,不出一個月鋼琴就堆滿灰塵也不足為奇。孩子們相當單純,打算做什麼的心情並非謊言,只是問題在於,那份心不如父母所期望的一般強烈。

我在教孩子的同時,一開始不會努力地去督促他們學習,而是在他們覺得有趣的範圍內便點到為止(當然對象是低年級或是本來就對學習沒興趣的孩子們)。感到些微的樂趣後,即便他們說想要繼續下去,也會先擺擺手讓他們停下,跟他們說過度學習的話腦袋會不舒服,所以不能再繼續下去,然後叫他們去玩。那麼愛唱反調的孩子們在更想學習的心態下,就會加倍努力地學習。不過,雖說孩子在「不能做什麼」、「不要做什麼」之下會覺得越感興趣,但是對於在學習上已彈性疲乏的高年級孩子們來說,這個方法就比較沒有效果。

我不輕易允諾兒子任何事情,似乎也是出此原因。

這世界上西洋棋下得最好的男人有三名女兒。他的三名女兒全都是世界冠軍級的。人們問他,「您將女兒們的西洋棋實力提升到世界冠軍級的秘訣到底是什麼呢?」,他說,「這非常的簡單。就是絕對不教孩子們下西洋棋。相反的,只要在孩子們面前愉快地下西洋棋就好了。」

興致很短暫。要讓鬥志綿長持久就關乎在怎麼延展那短暫的興致,這時候怡然自得的模樣就是關鍵。所以我不會叫孩子去讀書,而是只有在他恭順地拜託我唸書給他聽的時候才唸,反倒是我會在孩子面前更加熱切地讀書,即便只是讀到一點好笑的內容,也要像是超級有趣一般地笑出聲來。要是兒子問我為什麼笑,我也不會仔細說明給他聽,就只會說這本書很有趣,反正就算說明了,笑點不同,也不太可能理解。

兒子好不容易進了機器人課後班,在我看來相當有熱誠。雖然不曉得這股熱誠能維持多久,總之兒子用他自己的方式向我提議了好幾遍,也等待了許多次。他用自己的方式說服了我,也已經知道上課的時間是什麼時候、在哪裡上課,也清楚這是在做什麼的,甚至對於同齡的孩子們有誰也參加那堂課,進度到了哪裡也都瞭若指掌。在不允准的答覆下,結果反而會讓孩子的內心更想去做,進而全神貫注在上頭。

※ 本文摘自《我是媽媽,我需要請假》,原篇名為〈醞釀孩子的好奇心〉,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