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卡塔琳娜.皮斯托;譯/趙盛慈

一般人可能看不出資本有哪些法律密碼,但不表示資本密碼不存在。比起花時間破解資本的法律結構,或許有些人還比較願意相信,亞當.斯密的知名論點──市場裡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是真的有一隻手。 [16] 可是,法律結構改弦易轍,會從根本上改變「看不見的手」的運作方式。

我們都知道,亞當.斯密主張,追求個人利益終將造福社會。但人們往往忽略了,看不見的手之所以強大,背後有它的機制存在。亞當.斯密解釋:「每個人都會努力善用住家附近的資本,進而努力支持國內產業,前提是,他能因此獲得資本可賺取的正常利潤,或不低於正常利潤。」 [17] 為何如此?因為「他比較了解自己信任的人有什麼性格和狀況,若是不幸被騙,比較清楚能透過國內法律得到哪些補償」。 [18] 有鑑於傳統觀念會影響市場上看不見的手如何運作,說不定我們也能由此判斷,商業行為的運作法則孰優孰劣。看不見的手在脆弱的制度裡運作,一旦制度允許經濟個體在主張權利和利益時不受空間限制,看不見的手就成了一雙多餘的手。

現在的創業家,已經不需要在國內尋求補償了,財富的命運也不再繫於他們的原生社群。現在,他們可以從各種法律體系中選擇自己偏好的一種,不須將自己的所在地點、營業的場所、商品或資產,實際移至授權法律的國家,也能享受法律體系帶來的利益。他們可以選擇援引其他國家的契約法,或是在提供最佳稅率、法規鬆綁辦法、股東利益的司法管轄地區組成公司,用這些方式,來決定要用本國或外國法律為資本進行法律編碼。排除一種法律制度,而選擇另外一種,差別只在文書作業,或數位軌跡,並不會削弱法律密碼的力量,再怎麼說,也都會有某個國家在背後撐腰。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發展,原因在於,自從兩百多年前亞當.斯密寫出《國富論》,世界上便出現一個法律王國,這個王國以國內法為主,但一直鬆散地只繫於特定的國家或國民。政府積極移除法律上的進入障礙,為願意接受的人提供法律規範,因此資產持有者能任意揀選自身偏好的法律。大部分國家承認外國法,範圍包括契約、(金融)擔保品、公司及其發行的資產。政府運用強制力,執行外國法律,國民可以援引外國法律,同時享有當地法院的保障。在法律規範下,資產持有者不論身在何處都受當地法規保障,或在自由選擇下,得以援引外國法規,因此貿易、商業、金融等活動,才能在全球高度擴張。將進入障礙這個資本編碼模組,從法律體系當中去除,令資本持有者得以創造財富(這群人就是象鼻部位的人口);但是這麼做,同時導致其他族群財富嚴重分配不均,因為他們無法運用繁複精巧的編碼策略。

明白資本的法律密碼居於核心地位、擁有力量,對了解資本主義裡的政治經濟至關重要,它能帶我們將焦點,從階級身分認同和階級鬥爭,轉向質疑誰有能力運用和掌控法律密碼,以及誰是法律密碼的專家。例如擁有土地的菁英分子,從事遠距貿易的人,商業銀行,在公司掩護下擁有生產設備或單純持有資產的股東,從事放款、信用卡發行業務、學生貸款業務的銀行,以及發行複合式金融資產(包括資產擔保證券和衍生性金融商品)的非銀行金融中介機構。他們的法律密碼專家,也就是律師,本領高超,能夠讓法律密碼順應不斷改變的資產名單。而資本具有創造財富的優點,說明了國家為何會大力維護和執行創新的法律編碼策略。

資產持有者請來一流的律師,在追求個人利益的過程中幾乎不受限制。他們聲稱自己有簽訂契約的自由,卻忽略了到頭來是國家在保障自由──縱使保障他們的,不必然是他們的母國。然而,並非每個國家的法律都能用來為資本編碼。全球資本主要受兩種法律制度支配:英格蘭普通法以及紐約州法。 [19] 這兩個司法管轄區裡,藏有全球金融重鎮倫敦和紐約市,而且全球百大法律事務所,也全數坐落於此,應該不是件令人意外的事。今時今日,在法律編碼下形成的資本,就屬這裡最多──特別是金融資本這種只存在於法律的無形資本。

歷史上,人類的王國曾以單一勢力或多重勢力統領全球。 [20] 法律王國不太需要軍隊,而是仰賴法律的規範權威,威力最強的叫陣口號就是「一切合法」。國家由「人民」組成,但這些國家卻樂於提供法律給外國資產持有者,透過本國法院執行外國法律,彷彿與本國法律並無二致,即便這麼做會減少國內稅收、無法依國人偏好執行政策,也在所不惜。 [21] 對全球資本家來說,這是全世界最棒的做法,因為他們可以挑選最有利的法律,而不需要下重本影響政策,就能讓法律和他們站在同一邊。

如過往許多王國,法律王國是東拼西湊的產物,沒有全世界一體適用的法律,而是根據規定,將選定的國內法拼湊在一起,包括確保國內法在他國受到承認、得以執行的排除衝突法則(Conflict-of-Law Rules),以及特定的國際條約。[22]為全球資本編碼的法律,在本質上是分權化的,能帶來許多優勢。即便沒有世界政府或全球法律,全球商業和金融活動也能欣欣向榮。此外,了解法律的人可以從中揀選符合自己或客戶利益的法規。如此一來,法律王國切斷了個人私利與社會考量之間的臍帶。拆解法律密碼可知,亞當.斯密那隻看不見的手,就是值得信賴的法律密碼(即便肉眼看不見,也仍然有形,在嚴密的法律基礎架構下,影響範圍涵蓋全球),但這隻看不見的手已無法發揮作用。幾乎每個地方,法律都提供了有效的保護措施,私部門不必回母國訴諸當地法律制度,就能積極發展私利。以可移動的法律為資本編碼,帶來了自由。人們在任何地方都能創造獲利,並將獲利納為己有。但資本所及之處,也留下虧損。

資本謎團

我們經常談到資本這個名詞,但資本的意思卻始終令人摸不清。[23]到大街上找個人來問問,她可能會回答你,資本就是金錢。但馬克思曾在《資本論》的序言裡解釋,金錢和資本不可混為一談。[24]他主張,資本產生的過程,包含以物品換取金錢和榨取勞動剩餘。

事實上,早在馬克思讓資本的概念永垂於世之前,資本這個詞彙就已經存在了。社會歷史學家費爾南.布勞岱爾(Fernand Braudel)指出,資本可追溯至十三世紀,當時的人用資本來表示金錢積蓄、商品或收取利息的本金,內涵可在這些項目間代換,[25]至少,在允許這麼做的地方,如此使用資本一詞。[26]傑弗.霍奇森(Geoffrey Hodgson)寫過一篇詳盡的文獻探討,根據他的描述,即便是現在,也有各種不同的定義。[27]對某些人來說,資本是有形的物體,或者說是某種「實體」。[28]直到今天,還有許多經濟學家和會計師堅持,資本一定要有形體,若是無法觸摸得到,那就不是資本。[29]有些人認為,資本是兩種生產要素中的一種,或者只是會計變數。[30]馬克思學派則認為,資本是造成社會關係緊張的關鍵,資本夾在勞工和把持生產手段、壓榨勞工的剝削者之間,是資本讓剝削者能夠榨取勞動剩餘。資本主義相關史料,也沒有提供清楚的脈絡。有些史學家認為,重工業出現以後才有「資本的存在」,但有些史學家認為,可以往前追溯到農業或商業資本主義時期。[31]至於我們身處的後工業化時代,其實也有不同的定義,有人說後工業化等於金融時代,也有人說等於全球資本主義時代。

資本和資本主義的概念之所以如此模糊不清,原因在於,資本的樣貌在這段時間出現劇烈變化,而支撐資本的社會關係也同樣大幅改變。少了這層認識,你可能會質疑,將互有基本差異的歷史時代一併納入「資本主義」的條目下,這麼做是否合理。本書將採取可一併納入的觀點,而我們也應該如此看待資本,但若要了解其中的緣由,就必須深入認識資本的形成。

首先重點在於,我們要明白資本不是一樣物品。它也無法定於某個特定年代、某個政權,或某種相對的社會關係,例如無產階級或有產階級。[32]資本和資本主義的展現形式變化劇烈,但資本的原始碼卻始終幾乎不曾改變。我們至今用來為資本編碼的法律制度,有許多仍是封建時代的產物,如本章開頭引述,魯登的觀察也指出這一點。

馬克思已經指出,一般物品必須轉變,才能進行金錢交易,進入賺取利潤的過程。他將這個過程稱為「商品化」。我們之後會學到,這是必經的過程,但不足以為資本編碼。除此之外,馬克思也認同,勞動可以成為一種商品。卡爾.波蘭尼(Karl Polanyi)不贊成馬克思將土地、勞動力、金錢歸類為商品。他認為,只有「為市場而生產」的東西才能算是商品,而這幾樣全都不是。[33]波蘭尼說商品是人為產物,這點正確,但他主張形態改變是人類造成的結果,那就不對了:關鍵不在實際生產過程,而是法律編碼。商品化本身涉及兩項法律屬性,一是優先權,二是普遍性。不過,要擁有最強大的法律保障,還得具備耐久性和可轉換性。結果就是,資本主義不僅僅是物品在市場經濟裡交易,而是市場經濟裡有某些資產施打了以法律為名的特效藥。[34]

現在,就連人都可以視為一種資本,這種觀點和波蘭尼以及許多經濟學家的看法大相逕庭。例如,新古典主義經濟學就認為,生產函數等於資本(K)加勞動(L),兩大生產要素產生商品(Q)。[35]在這個等式裡,K和L的單位都是數量,價格由相對稀少性來決定,忽略了法律密碼的作用力量。其實,只要在法律上動點手腳,L就能輕易變成K。舉個例子,許多自由工作者發現,他們可以透過成立公司來讓勞動「資本化」,他們付出實際勞動,卻不支領薪水,而是以公司股東的身分賺取股利,所以適用較低的稅率。[36]這間公司的投入資源只有人力,但在法律編碼下,人力變成了資本。將資本定義為非人類物品,也與概念、知識的相關財產權興起現象不符,例如專利、版權、商標這類統稱「智慧財產」的權益。這些不都是經過法律編碼的人類創造力嗎?

人類經常被排除在資本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人類不能當做擔保品,人類勞動更是不能金錢化。[37]但我剛才說過,人類勞動可以用資本的形式提供給公司。法律具有可塑性,輕而易舉就能將人類勞動代換成實體貢獻。此外,在奴隸制曾經合法的年代,奴隸不僅僅是財產,以奴隸做為抵押品,更是一種普遍的債務擔保手段──在美國,反對蓄奴的北方州投資人經常採用這種方式,所以他們雖然公開譴責蓄奴,實際上卻出力延續不人道的體制。[38]最後,當奴隸制終於廢止了,先前被當做奴隸的男女和兒童得到了自由,曾經擁有奴隸的主人便失去了重要的經濟資產。[39]當然,他們的經濟損失,比不上被他們當做奴隸的人所經歷的遭遇,而當時,法律以不人道的方式將人視為財產並強制執法。[40]重點在於,奴隸制的歷史顯示,法律密碼具有力量(但不符道德!),可以塑造和賺取資本,但也剝奪了人的尊嚴。

想要完整認識變化多端的資本,我們不能只是區分何為資本,還要了解資本如何獲得其他資產所沒有的特質。傳統的「老」制度派經濟學家,其實給了我們相當接近的答案,但他們的貢獻卻經常被人遺忘。[41]舉例來說,托斯丹.范伯倫(Thorstein Veblen)指出,資本是資產的「所得產生能力」。[42]約翰.康門斯(John Commons)在巨作《資本主義的法律基礎》(The Legal Foundations of Capitalism),則將資本定義為「預期有益的他人行為之現值」。[43]根據他的說法,想要提升他人預期行為的可靠度,法律是重要關鍵。他在書中記載,十九世紀晚期,美國法院擴大了財產權的概念,從物體的排他使用權,延伸到保障資產持有者的未來預期收益。此後,預期利益不但可以課稅,也能交易和再投資,而且侵害利益的一方,包括政府,將會面臨損害求償。[44]

強納森.列維(Jonathan Levy)從這句論述推出合理結論,他認為資本的定義是「一種法律上的財產,具有金錢價值,預期可在未來產生金錢所得」。[45]簡而言之,資本是一種法律特質,能夠創造及保障財富。後面我們會談到資產究竟是如何獲得重要的法律屬性,以及做為編碼模組的關鍵法律制度,又是如何在數百年間創造新的資本資產。

一旦我們明白,資本的財富創造能力來自於法律編碼,我們就能看出,基本上,任何資產都能轉化成資本。從這個角度出發,「新資本主義」也就沒有什麼新奇之處。[46]資本主義之所以改變面貌(包括最近的「金融化」),原因在於過去的法律手段,對象從土地這類實質資產,轉移到了經濟學家常說的「法律假定」上,也就是以企業或信託為掩飾的資產,以及法律創造出來的無形物。[47]

資本的法律屬性

「某某法」通常表示,這是一本彙集法律規定的大部頭法律書籍。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十九世紀的幾部重要法典,例如法國和德國的民法和商事法。[48]而我則是用「法律密碼」一詞來表示,某些法律制度已經整合或重新整合成高度模組化的形式,用來為資本編碼。一路來重要的法律模組當然不只一種,有契約、財產、擔保品、信託法、公司法以及破產法。我們會在後續幾章,詳細探討這些模組的運作方式。現在我們只要知道,法律模組使資產擁有某些創造財富的重要屬性,也就是優先權、耐久性、可轉換性和普遍效力。

優先權的作用就像一張王牌,能比排在後面的人,先主張自己的權利並占據優勢。假若欠債的人經濟出問題,所有債主都在同一時間湧入,要求取得債務人的資產,對債主來說,優先權就重要得不得了。此時財產所有權人可以要求取走財產,擔保債權人可以拿走抵押品,透過變賣抵押品來彌補損失,無擔保的債權人則只能請求剩餘資產。財產權給了所有權人資格,讓她可以從破產的債務人那裡,拿走屬於她的財產,不必去管其他債權人是否大聲抗議。擔保法的運作方式大同小異。抵押權人、質押權人或其他供擔保人,或許不能請求完整資產,但比其他不受這類保障的債權人(亦即無擔保債權人)擁有更高的權利。[49]我們可以說,早在破產隱憂出現之前就存在的法律權益,要到破產之時,才面臨到它們的終極考驗。

終身提倡將財產權賦予窮人的赫南多.德索托(Hernando de Soto)曾經表示,這些權益能將「死的土地」變成「活的資本」,因為所有權人可以抵押土地或其他資產,換取投資用的資本。[50]然而這並不是資本的全貌。少了其他法律保護措施,即使不是債務人的錯,只要債務人延遲付款,他們的資產就會落入債權人手中。翻開歷史書籍,可以找到一大堆例子,顯示經濟嚴重衰退時,債務人不只傳家寶被債權人取走,甚至賠上一切。因此,希望資產長存的持有者不只追求優先權,也會希望資產可以耐久。

耐久性能延展優先權的時效。以法律編碼的資產和資產池,可以延長存續期間,即便出現彼此競爭的索賠者,耐久性也能保障這類資產不會落入太多債權人的手中。只要債務人沒有喪失全部的土地所有權,在土地做抵押的情況下,土地仍然是可靠的財富來源,可以一代一代傳遞下去。以公司來說,只有以法人身分存在的公司,可以無限期存續在這個世界上;只要不清算公司,這些法人都能永遠營運下去,為經過改朝換代的負責人和股東滋生財富。若公司延遲繳付貸款,債權人可以取走公司資產;但如同我們之後會說明,公司的股東不能請求這些資產,股東的個人債權人也沒有請求資產的權力。 [51] 因為公司能夠保衛資產,只有直接債權人能夠申請索賠,就連股東都不能動這些資產一分一毫,所以公司成為資本主義最長壽的制度。

第三種屬性是普遍效力。普遍效力不僅能夠確保優先權和耐久性適用於同意受其約束的對象,也能確保這些屬性可以用在所有人身上,也就是拉丁文法律用語所說的「對世效力」(erga omnes)。普遍效力清楚顯示資本的本質,以及資本與國家權力之間的關聯性。雙方在單純合意下簽訂的合約僅能約束彼此,不得約束第三方。要有強大的第三方,才能將優先權和耐久性的適用對象擴及全世界,使他人不得不屈從。

可轉換性是資本密碼的最後一項屬性,能以明確或間接的方式,保障資產持有者在沒有人願意接手的情況下,將資產兌換成國幣。可轉換性意味著,持有者有權自由轉移資產。在過去,就連最單純的償債義務,都必須由原始締約方執行。可轉換性在單純的法律義務權利轉移(或指派)之外,又多加入一個面向:資產持有者能夠取得國幣,而國幣是唯一能夠保存名目價值的資產(從通貨膨脹的歷史可知,其未必能保存實際價值)。 [52] 原因在於,國家發行的法定貨幣,有國家的強制力為後盾,包括單方面要求對方(即公民)履行義務的權力。國幣因此成為可靠的價值儲存工具,也說明了,比起人們創造的私幣(以法律編碼的私債,或近來興起的虛擬加密貨幣),國幣具有獨特的地位。[53]就金融資產而言,可轉換性比耐久性來得重要,甚至可以完全替代耐久性。當市場上的其他參與者不再重視某項資產時,持有者能憑藉可轉換性,保住先前的資產收益。

註釋

[16]Adam Smith, The Wealth of Nations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776), book IV, chapter 2, p. 477.(中文版《原富(上)(下)二冊》,台灣商務,二○○九年;《國富論》,先覺,二○○○年;《國富論Ⅱ》,先覺,二○○五年;《圖解國富論》,海鴿,二○一三年;《圖解國富論(新版)二○一九》,華威國際,二○一九年)
[17]同前注,頁四七五。
[18]同前注,粗體為另外強調。看不見的手還有一種大家更熟悉的力量。亞當.斯密指出,追求自利的個體將從各種方案中,選出「金錢或物品價值」最高的一種,且行動效益勝過國王、議會、議員。
[19]詳情參見第七章。
[20]參見「帝國」(empire)條目,出自William Darity Jr., ed.,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the Social Sciences, 2nd ed., vol. 2 (Detroit, MI: Macmillan, 2008),書中將帝國的概念定義為「統治範圍跨越原始疆界的大範圍政治實體」。
[21]《美國憲法》的知名序言開頭寫道:「我們,美利堅合眾國的人民,為了組織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的安寧,建立共同的國防,增進全民福利和確保我們自己及我們後代能安享自由帶來的幸福,乃為美利堅合眾國制定和確立這一部憲法。」(粗體為另外強調)原文可查詢網頁 http://constitutionus.com/ 。(中文翻譯出處: https://web-archive-2017.ait.org.tw/zh/us-constitution.html)
[22]詳加說明於第六章。
[23]另參見Avi J. Cohen and G. C. Harcourt, “Whatever Happened to the Cambridge Capital Theory Controversies?,”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17,no. 1 (2003):199–214, p. 200,文中指出資本的定義乃是「各個重大議題裡的待解爭議」。
[24]Karl Marx, Das Kapital (London: Lawrence and Wishart, 1974).(中文版《資本論》,聯經,二○一七年)
[25]Fernand Braudel, Sozialgeschichte des 15.—18. Jahrhunderts: Der Handel (Social History of the 15th—18th centuries: Trade) (München: Kindler, 1991), p. 248.
[26]十九世紀前西方國家一般都有反高利貸規定。最初只有同信仰的人才能進行高利借貸,但律師們開始找出應對方法,相關限制便日漸鬆散。有關高利貸規定與宗教的淵源,簡史參見Mark Koyama, “Evading the ‘Taint of Usury’: The Usury Prohibition as a Barrier to Entry,” Explorations in Economic History 47, no. 4 (2010):420–442。
[27]Geoffrey M. Hodgson, Conceptualizing Capitalism: Institutions, Evolution, Future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5), chap. 7 at p. 173.
[28]同前注,頁一七六,提及亞當.斯密的資本概念。
[29]Jonathan Haskel and Stian Westlake, Capitalism without Capital: The Rise of the Intangible Economy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8).(中文版《沒有資本的資本主義:無形經濟的崛起》,天下文化,二○一九年)
[30]僅參見Stiglitz評論皮凱提著作的文章。Joseph Stiglitz, “New Theoretical Perspectives on the Distribution of Income and Wealth Among Individuals,” NBER Working Paper (2014).
[31]Eric Hobsbawm, The Age of Capital: 1848–1875 (New York: Vintage, 1996).(中文版《資本的年代1848-1875》,麥田,一九九七年)另外參見Meiksins Wood, Origin of Capitalism. Robert Brenner, Merchants and Revolution: Commercial Change, Political Conflict, and London’s Overseas Traders,1550–1653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3)。
[32]David Harvey, The Enigma of Capital and the Crisis of Capitalis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p. 40.
[33]Karl Polanyi, The Great Transformation: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Origins of Our Time (Boston: Beacon Press, 1944), p. 72.
[34]但可參見Bruce Carruthers, “Financialization and the Institutional Foundations of the New Capitalism,” Socio-Economic Review 13, no. 2(2015):379–398,作者似乎是將商品與資本結合,將市場與資本主義結合。
[35]參見Cohen and Harcourt, “Whatever Happened,” at p. 201,文中言簡意賅地描述這個方程式的理論和假設。有關資本屏除人力資源的定義,參見Piketty, Capital, p. 46;以及Hodgson, Conceptualizing Capitalism, p. 186,這本書提出人類不能以自己為擔保。
[36]參見Ludovic Hunter-Tilney, “Ludo Ltd: What I’ve Learnt as a One-Man Corporation,” Financial Times, April 7, 2017,出處為:www.ft.com (last accessed November 16, 2017)。
[37]Hodgson, Conceptualizing Capitalism, p. 188,書中強調雇傭勞動無法做為擔保。
[38]Priest指出美國殖民地南方各州約有百分之三十五.六的財產是奴隸,百分之四十八.六是土地。參見Claire Priest, “Creating an American Property Law: Alienability and Its Limits in American History,” Harvard Law Review 120, no. 2(2006):385–459。
[39]Stephanie McCurry, “The Plunder of Black Lif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 May 17, 2017.
[40]Katherine Franke, Repair: Redeeming the Promise of Abolition (Chicago: Haymarket Books, forthcoming).有關美國北方各州金融商業活動與南方奴隸州之間的糾葛,參見Maeve Glass, “Citizens of the State,”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 85 no. 4 (2018):865–934, p. 865。
[41]Geoffrey M. Hodgson, How Economics Forgot History: The Problem of Historical Specificity in Social Science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01). 霍奇森等學者始終研究不輟。有關他們對資本概念的貢獻,精闢摘要參見霍奇森著述的Conceptualizing Capitalism一書第七章。
[42]Thorstein Veblen, “On the Nature of Capital,”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22, no. 4 (1908):517–542.
[43]John R. Commons, The Legal Foundations of Capitalism (New York: MacMillan, 1924), p. 28.
[44]康門斯的分析對象為知名的屠宰場例子。參見前注,頁一三以及二一,他認為資本主義的「本質」為「生產他人可使用之物,並取物為己用,因此財產和自由的意義,從生產與消費運用擴大至市場上的預期交易」。
[45]Jonathan Levy, “Capital as Process and the History of Capitalism,” Business History Review 91 (Autumn 2017):483–510, p. 487.
[46]有關「新資本主義」,參見Nitzen and Bichler, “New Imperialism or New Capitalism?”,以及Carruthers, “Financialization”。
[47]「金融化」(financialization)一詞主要來自Greta A. Krippner, “The Financialization of the American Economy,” Socio-Economic Review 3, no. 2 (2005):173–208;另外參見Krippner, Capitalizing on Crisis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48]傳統民法包括契約、財產、家事法、繼承法,而商事法管理生意人之間的契約,包括代理關係以及商業組織法規。法國《民法》於一八○四年制訂,商事法隨後於一八○七年制訂。一八七一年德國統一,將近三十年後,德國《民法》才於一九○○年制訂通過。
[49]請留意,抵押、擔保、擔保權益經常混用,有關這部分在全球資本市場的法律技巧和實務分析,參見Annelise Riles, Collateral Knowledge: Legal Reasoning in the Global Financial Markets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1)。
[50]另參見Hernando De Soto, The Mystery of Capital: Why Capitalism Triumphs in the West and Fails Everywhere Else (New York: Basic Books, 2003), p.46,書中主張財產權能將「死的」土地轉變成「活的」資本。(中文版《資本的祕密》,經濟新潮社,二○○五年)
[51]這項屬於法人的特徵稱為「資產防禦」(asset shielding)或「資產分割」(asset partitioning)。參見Henry Hansmann and Reinier Kraakman, “The Essential Role of Organizational Law,” Yale Law Journal 110, no. 3 (2000):387–475,以及Henry Hansmann, Reinier Kraakman, and Richard Squire, “Law and the Rise of the Firm,” Harvard Law Review 119, no. 5 (2006):1333–1403。細節參見第三章。
[52]國幣和私幣的差異在於前者能保存貨幣的名目價值。參見Ricks, The Money Problem,以及本書第四章討論內容。
[53]私幣的概念說明請見第四章;加密貨幣相關討論請見第八章。

※ 本文摘自《財富背後的法律密碼》,原篇名為〈法律王國:如何編碼「一切合法」的「生財條款」〉,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