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 陳凌

「專家,是指在自己的領域裡,知道有哪些是自己不懂的。」

告訴我這句話的人是一位漢語學教授,因為修了她的課,因緣際會協助進行一些漢語學研究,某次討論進度時,老師很認真地這樣對我說;當時才二十歲的我對這句話感覺懵懂,不太理解其中的深意,專家,不是代表很厲害的人嗎?漢語學專家應該什麼都懂,不是嗎?為什麼專家反而會以「不懂」來界定呢?一直到現在,才感覺自己澈底懂了話中深意。

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知識傳遞方式在十年間有極大的躍進,關於獸醫學、醫學的一切理論、疾病、治療方法、個案討論、最新期刊資訊,幾乎無一不能從網路上觸及,也因此,現代獸醫接觸到的飼主,甚至人醫接觸到的病患及家屬,早不若過去奉醫師專業為尊,言聽計從;相反地,他們多會上網查資料,詢問獸醫師各種不同的問題,有時也會質疑獸醫師的做法。在彼此尊重、和平理性的情況下,我認為這其實是一種良性的溝通,飼主與獸醫師能共同面對疾病所引發的焦慮,其實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不過有時,飼主獲取資訊的管道著實令人冷汗直流……比如有次我到朋友家作客,閒聊之間,其中一位朋友順口問我:

「欸,我問你呀,狗狗到底需不需要吃心絲蟲藥呀?」

「咦,你們家小狗沒有在預防嗎?」

我很吃驚,因為這對情侶是非常非常疼愛家中小狗的飼主,而預防心絲蟲也是養狗很基本的常識,一般來說,稍微有做功課的飼主都不會去省這一個月一兩百塊的開銷……在我心中,這位朋友應該可以說是負責飼主的終極典範,因此,當下真是十分詫異。

「呃,因為我聽人家說,其實如果平常沒有出門的話,得心絲蟲的機率沒有那麼大,而且那個藥不是每個月都要吃嗎?是不是對身體不太好呀?」

「呵呵呵呵……我是會幫我家的狗預防啦,我還是建議你讓牠吃預防藥比較好唷。」

她家的小黑狗正舔著我的小腿,我拍拍牠的頭,衷心希望牠運氣很好還沒有被感染。

因為只是朋友聊天的場合,我就沒有以獸醫師的身分多說,不過,如果真的是在醫院看診,我應該會禮貌詢問:「請問你是聽誰說的呢?」而飼主多半會支吾答不出來,因為所謂「聽人家說」的「人家」,多半是網友的匿名分享,又或者是路邊狗友、寵物用品店員等街頭巷議交換的資訊,這類說法由於缺乏科學根據,通常錯誤百出,不值得參考。

居住在洗腎王國的台灣人對於「吃藥」、「用藥」有莫名的恐懼,總覺得「長期使/服用」藥物會導致恐怖的結果,殊不知,因為過度恐懼抗拒使用預防跳蚤壁蝨、預防心絲蟲藥物,可能引發的疾病才更加致命。心絲蟲是一種居住在心臟、肺動脈的線蟲,成蟲可以長到像麵線一樣粗長,試想好多隻這樣的蟲在寶貝狗狗的心臟裡鑽呀鑽……那真是不死也只剩半條命!心絲蟲很少見嗎?絕對不少見!只要會接觸到蚊子,就有機會感染,你願意家裡的寶貝動物冒這個險嗎?倘若賭一把不去預防,如果真的因病而死,哪裡來的「人家」要站出來負責呢?

很可惜,身為一個獸醫師,如果這麼激動地在診間建議飼主一定要預防,通常飼主會傾向於認為我只是想推銷商品,相比之下,網路另一端看不見臉孔願意「真誠分享」的「陌生飼主」講的話,更容易被飼主接受。

這是人性的奇妙之處,無可厚非,不過,此類現象提醒我們的是,在接受和醫療有關的資訊時,一定要了解資訊提供者的可靠性。醫療是非常艱澀的專業,只要不是來自教科書、有信譽的醫療期刊、願意以專業身分具名擔保的資訊,建議聽聽就好,心存理性的懷疑,一定會更靠近真理,更可靠安全。

比起道聽途說的一般民眾,獸醫師最害怕的應該還是具有專業人士身分的飼主,這類飼主因為很有自信,傾向指責獸醫師做得不好不對,內心充滿質疑,即使獸醫師費盡心思解釋,也很難獲取這類飼主的信任。我就曾經碰過一位飼主,職業是經驗老道的英文翻譯,她看起來是家中長女,也是經濟狀況最好的一位,總是拿著醫療期刊上的文句糾纏,質疑我每一項醫療決定,質疑住院動物的醫療處置,使我不堪其擾,當年的我或許還太生嫩,真的不知該如何應付她,每次她來探病,總是講得火花四射,情緒高張……最後,重病的狗被轉走,自然是個不歡而散的結局。

上述病例的不良溝通經驗,一直是我心底的結。「為什麼我始終難以和這位飼主達到有效溝通?」這個問號直到今年初才逐漸豁然開朗。年初,我接觸 Netflix 的新劇集,劇名是「Diagnosis」,意即「診斷」。該劇集是由一位診斷科醫師 Dr. Lisa Sanders 與《紐約時報》協力創作的專欄,他們將一些無法獲得良好診斷、得到怪病的人類病患整理成專欄文章與影音資訊,公諸於社會大眾面前,透過社群媒體,集全世界之力來獲得診斷。

「在我剛開始接觸醫學時,認為醫學就像九九乘法表,六乘四等於二十四,只有一個答案。」

節目一開始,Dr. Sanders 的這句話就打中了我,像一陣風吹散迷霧一般。為什麼飼主們拿著各種專業的文章與我討論時,我們依舊無法達成共識,反而愈談愈混亂?為什麼外語能力良好的飼主拿著期刊質疑我時,我總覺得她的疑問令人困擾?她獲取的「資訊來源」沒有問題,然,關鍵是飼主並沒有接受醫療邏輯的訓練。

飼主就像剛接受醫療訓練的我們一樣,誤以為醫療就像九九乘法表,有精確的答案,治療疾病的過程就像解數學題目一般,寫幾個公式,按壓計算機,一切就迎刃而解──以《診斷》第一集為例,受怪病所苦的女孩,對照著來自全世界醫師們的意見,得知自己可能得了 A 病、B 病和 C 病,分別閱讀三種病的症狀,覺得自己好像都是這些病,又好像都無法確定,他們念著各種疾病的症狀,眉宇間的困惑反映了一切。

未接受醫療邏輯訓練的民眾不懂症狀、診斷、疾病之間的差異,他們也不明白疾病的認識與療法是各種嘗試與演進的過程,所謂的有效或死亡率也只是數字的統計,眼前的病況可能遠比他們想像的複雜許多。

「症狀」是疾病產生的徵兆,如嘔吐、下痢、發燒、食欲不振。「疾病」則是歸納出病因後的分類。「診斷」,是根據症狀與客觀檢查結果來確認疾病的過程。「治療」,則是做出診斷後會選擇的治療方式。

舉例來說,糖尿病的病患初期症狀可能是多吃、多喝、多尿但體重減輕,不過到了很嚴重的時候,就開始出現厭食、嘔吐、下痢,在這個時候,我們很可能會因為「症狀」產生各種懷疑的「疾病」,再透過血液檢查的結果搭配仔細的症狀評估,才能「診斷」出病患有「糖尿病」這個「疾病」,最後才進行相應的治療,這就是很清楚的醫療流程。

然而現實可不會輕易放過獸醫師!動物不一定會出現糖尿病的所有症狀,又或者症狀出現了而飼主未必能觀察到,同時,糖尿病也可能併發出其他疾病,輕者如腸胃感染發炎,重者如腎衰竭、胰臟炎……如此一來,診斷與治療的工作可就加倍複雜與困難了。

而這一切在飼主的眼中又會變成怎樣呢?

「這個文章說糖尿病會水喝很多、食欲很好、體重減輕,可是我家貓咪沒有多喝水呀!而且牠都不吃一直吐呀,真的是糖尿病嗎?」

「為什麼你原本說糖尿病現在又變成胰臟炎,怎麼說話反覆變來變去呢?」

「糖尿病不是打胰島素就可以了嗎?為什麼我家動物打了胰島素都沒有比較好?」

「之前我家動物來打了一針就好了,你為什麼不幫牠打針,還要做這麼多檢查,是不是當我冤大頭想騙我錢?」

這一個又一個跳脫醫療邏輯的質疑,確實會使獸醫師感到十足困擾,我有時也會感到力不從心。有些醫師會霸氣地要求飼主信任,而我通常會選擇耐心解釋,可惜的是,在一些因緣缺乏的病例處置中,飼主與我就在那些解釋中漸行漸遠了。

醫療不是九九乘法表,沒有受過醫療邏輯訓練的人,即使看得懂教科書或期刊上的每一個字,也未必能獲得有效幫助,有時反而會引發醫病關係緊張化,亦不利於對抗疾病。

話雖如此,我也不認為「全心信任醫師一切做法」、「不問理由不聽解釋」是一種很好的態度,因為獸醫師也是人,舉凡是人就有視野的限制、犯錯的可能,而醫療又是一個不斷更新進化的專業,我們現在普遍的做法,三五年後就有可能被推翻,被證明是有瑕疵的,簡言之,不可能有一位醫師的做法與觀點是毫無瑕疵的,如果你有關於動物疾病的疑問,不妨靜下心,整理一下資訊與情緒,避免「責難」、「焦慮」,試著和緩而友善地詢問你的獸醫師:

「醫師,我想請問一下,我在某處看到關於這個病的治療方法 X,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家的動物沒有選擇這個治療呢?是不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原因?使用這種療法會不會效果更好?」

通常,聽到這樣的詢問,我會幫助飼主分析該療法的優勢與劣勢,有很多新興療法對疾病的效益還在研究階段,效果未能證實,不過,我也會協助評估其所需的費用與執行的可能,再交由飼主做決定……我始終相信,資訊的爆炸不會是獸醫師的絆腳石,相反地,只要飼主能理解醫療的複雜性與變異性,試著以「尊重」、「開明」、「理性」的方式與獸醫師討論自家寶貝的病況,一定能使治療更加優化與順利,獸醫師的負擔也會相對減輕呢。

※ 本文摘自《我們都要好好的:無人知曉的獸醫現場》,原篇名為〈如何與獸醫師有效溝通〉,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