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 新井一二三

bounenkai ぼうねんかい

日本「忘年會」沒有宗教色彩,也沒有特定的儀式程序,跟慶祝基督誕生的西洋聖誕節,或者原本祭祀土地公的台灣尾牙都不同。說得沒錯。只是,「忘年會」這個名稱,好像表現出日本人面對過去、面對歷史的態度了。

每到陽曆年底,日本到處有人舉辦「忘年會(bounenkai ぼうねんかい)」。如果「忘年會」場地一位難求,會是經濟景氣好所致,成為歲暮令眾人快樂的好消息。

「忘年會」是年底辦的宴會。平時常見面的同事啦、朋友啦,年底的某一晚約在餐館、居酒屋,一起吃喝玩樂,不一定回顧過去的一年,也不一定展望要來的新年。即使活動內容跟平時的宴會沒有任何區別,只要大家稱之為「忘年會」,就是「忘年會」了。凡是日本人,都期待參加「忘年會」。雖然不是次數越多越好,但是如果連一個都輪不到的話,則一定會覺得很寂寞,猶如自己沒有所屬的圈子。何況,每年到了這個季節,日本電視上忽然有很多胃腸藥的廣告,勸觀眾參加「忘年會」之前先吃一包,以預防喝多了酒作嘔。

日本「忘年會」的起源,似乎追溯到中世紀貴人開的詠歌會。到了近世江戶時代,普及到平民階級來了。當時以《好色一代男》《好色五人女》等故事書風靡一時的井原西鶴,就在作品裡談到過老百姓的「忘年會」。

有外國研究者指出:日本「忘年會」沒有宗教色彩,也沒有特定的儀式程序,跟慶祝基督誕生的西洋聖誕節,或者原本祭祀土地公的台灣尾牙都不同。說得沒錯。只是,「忘年會」這個名稱,好像表現出日本人面對過去、面對歷史的態度了。每到年底,大家就要透過共同吃喝狂歡一晚來忘記快要過去的一年裡發生過的種種事情,包括好的、壞的、光榮的、丟臉的。所謂「付諸流水」日文裡的意義等同於「一筆勾銷」。

日本人向來在狹小的國土上密集住著過日子,除非定期集體地忘卻以往的怨恨,整個社會都永遠得不到平安。所以,把難忘的事情都盡量忘記,迎接新年之際,對自己的記憶媒體進行初始化,成為了日本民族的處世之道。就因為如此,參加「忘年會」一般是平時常見面的人,而不像春節般家人團聚,或者像校友會般老同學團聚。老面孔在一起,方能勾銷過去的一切。在這一點上,忘年等於洗淨記憶。不必說,你我大家都忘記了,才算數。

直到最近,日本家庭都會在過年前準備一套新的內衣、睡衣等,為了能夠在元旦穿上新衣服來重新做人。如今整個社會都富起來,隨時都能買新衣服了,因而沒有了元旦穿新衣服的習慣。反之,歲末拚命忘年的習俗倒越來越熱烈。

※ 本文摘自《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貳】》,原篇名為〈忘年會〉,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