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蕭菊貞

《料理鼠王》由皮克斯動畫團隊製作,是非常受歡迎的動畫電影,電影主角是一隻擬人化的動物小米,對……就是老鼠,這隻擁有極佳嗅覺與料理天份的小米,在電影故事中,歷經童話般的冒險歷程,從地下水道的鼠群家庭,一路登上法國巴黎頂級餐廳,最後成為大廚。

光這套戲劇衝突夠瘋狂了吧,老鼠與蟑螂應該是所有家庭主婦與廚師最不希望在廚房裡見到的動物,但牠卻可以烹飪出讓人們心動又食指大動的料理。高度悖離現實的戲劇性衝突,非但沒有讓人作噁,反而成了老少咸宜的賣座片,就連電影的原片名《Ratatouille》指的還是一款難登大雅之堂的法國鄉下菜:普羅旺斯雜菜燴。

這道 Ratatouille 的概念其實很簡單,就是每個家庭的廚房裡總會有一些吃不完的菜,尤其是在鄉下地方,許多蔬菜都是自己栽種的,收成時量很多,難免一時消化不完,因此許多媽媽會把這些已經熟了又吃不完的蔬菜放在一塊燉煮,並加入香料一起煮得軟爛容易入口,不只可以當配菜沾麵包吃,又能加到麵條上當拌醬。

這部電影最後結局,小米大廚就是靠著這道普羅旺斯雜菜燴收服了法國最刁嘴的美食評論家 Ego。Ego 英文意思是自我,電影的中文翻譯更是有趣,不取音譯,也不取意譯,而是喊他「柯伯」,柯伯音同「刻薄」,知道他有多難搞了吧!沒寫過劇本的觀眾,大概很難想像在電影中,重要角色的名字可都要斟酌再三,絕不是張三李四隨便喊喊。

以人人喊打的鼠輩,以鄉下媽媽的雜菜燴,登上法國食神餐廳,並讓頂尖的美食家臣服,這樣的極端故事對比與際遇應該只會在電影中出現,尤其打破種族(人鼠)、階級歧視的情節,動畫電影能發揮的想像力與突破,通常又比真人電影更瘋狂,所以對很多人來說,這部電影應該會讓大家看得很爽,頗能讓一般觀眾在輕鬆的心情下,把在現實生活中受到的階級歧視與受壓迫的情緒消化掉一些。

尤其主角除了小米(牠是鼠界的天才,卻如同其他鼠輩一樣,不斷被人類圍捕,甚至想要撲殺牠們)之外,還有另一個年輕廚師小林,他雖然是人類,但應該算是徹底的魯蛇,非但沒有做菜的天份,還是個其貌不揚又缺乏自信的小男人,他因媽媽去世後的一封信,才有機會進到食神餐廳。雖然收信的對象(食神餐廳的真正主廚)也剛剛離世,但餐廳的現任大廚還是勉為其難的收留了他。不過大家都沒想到,原來這封信揭露了小林的真正身世,他就是已逝大廚的親生兒子,也就是這家餐廳真正的繼承人。

故事背景鋪陳到這兒,熟悉好萊塢故事的觀眾肯定早已猜出劇情會怎麼發展了,魯蛇男配上天才鼠、美麗的副廚、壞心的大廚、刻薄的美食家,還有一大群老鼠家族,就這麼展開了一場想像力超現實、故事結構卻又不陌生的美食戰役。

但我對片中的「權力」關係,其實是更有興趣的。

擬人化的鼠群,也有著接近人類一般的社群與組織,領頭的鼠王正是小米的爸爸,牠強壯、老練、沉穩,總是警告著鼠群要遠離人類,人類就是敵人!所以牠們只能在黑夜出沒,去吃人們不要的殘羹剩菜。小米的哥哥長得也很高大,但牠貪吃,什麼垃圾都不在乎,所以算是一隻胖鼠,而小米則相形瘦弱,牠不願意吃腐臭的食物,縱然有著敏銳的嗅覺與對食物細膩的感受力,但在鼠群中卻毫無用武之地,諷刺的是,老爸反而還指派他當鼠群裡的毒物檢查員,確保大家帶回來的廚餘、腐敗食物裡沒有毒物。

「我不想吃垃圾,我們為何不吃美食?如果要當小偷為何不偷好吃的食物?」小米內心不只一次吶喊著

這樣的群體與社會階層的關係,若把動畫裡的老鼠換成生活在最底層的人,大概也不會有違和感。

「我只能成為老鼠嗎?」小米問爸爸。
爸爸毫不猶豫地回答:「是,天性不能改變。」
「不!改變才是天性。爸,我們能選擇是否要改變,只要我們下定決心。」說完小米轉身離去。
「你要去哪裡?」
小米沒有回頭,「幸運的話,我想往前進!」

小米雖然懷抱幻想,但現實還是殘酷的,老鼠還是四處被人厭惡排擠。就算牠想一展廚藝,還是只能躲到小林的廚師帽裡,靠著拉動他的頭髮來指揮小林做菜,縱然小米有神乎其技般的料理天份,牠的身份在人類社會就是不能曝光的存在。因此當牠有幾次從帽中跑出來時,無論是意外或被小林丟包,瞬間又回復到了人人喊打的鼠輩。每一次的逃命,都是最殘酷與卑微的求生時刻。牠的能力展現也必須依賴著小林的配合。

而小林這個一事無成又沒有料理天份的年輕人,一開始只想混口飯吃,有份工作就好,但因為無一技之長,很快的就成為大廚房中被鄙視的對象,直到小米成了他的夥伴,成為他廚師帽裡的神明。不過等到他終於因身份曝光而贏得了餐廳的繼承權後,也想擺脫帽子裡的小米。有一次小林還把小米從帽裡丟出來,大喊:「我不是木偶,你也不是操縱木偶的人!」彼此的關係昭然若揭。

其實他們倆都有著難以突破的困境,小米必須依賴小林的權力給予,小林自己何嘗不是靠著來自父親的權力關係而得到餐廳,他們都是無法靠著自己立足的人。但巧妙的是,說故事的角度轉一下,他們就成了打破階級束縛的英雄了。尤其最後那道普羅旺斯雜菜煮的反撲,更是直接了當,副廚樂樂乍聽小林要以燉雜菜來給美食家品嚐時,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怎麼會選這道菜呢?「這是鄉下人吃的。」樂樂脫口而出。但這就是小米選出來的菜,是電影故事最後為這小老鼠廚神首選最政治正確的料理,如果觀眾更細心一點,就會發現「Ratatouille」前面的字母「Rat」正是老鼠。

《料理鼠王》能成為賣座電影,很多人把這部電影當勵志片來看,尤其食神主廚的至理名言:「料理非難事,人人都可以料理」,更是給了老鼠小米一劑強心針,大家都有平等的機會!不只老鼠有機會成為廚師,原本因為女性身份被打壓的副廚樂樂也有機會當上主廚,每個角色都有機會平反,活出自己的尊嚴。就像很多人認為高級料理很高尚,所以大廚們也一定像是時尚雜誌裡的型男主廚一樣帥氣優雅。可是在這電影裡,他告訴你,不,每個人背景都很不一樣,副主廚坐過牢,因為詐騙搶劫;還有人是反抗軍;有人詐賭……,真正的廚師是藝術家,不只是煮菜的人。

食神古斯多說:

美食就像吃得到的音樂,聞得到的色彩。膽小的人做不出美食,你必須有想像力和勇氣,必須勇於嘗試不可能的事物。別讓別人限制你的可能性,唯一能限制你的只有你的心。料理非難事,人人皆可料理,不過只有勇者會成功。

而美食評論家柯伯吃了小米的普羅旺斯雜菜燴之後,也反省謙卑地說出了:

就許多方面來說,評論家的工作很輕鬆,我們冒的風險很小,卻握有無比的權力,人們必須奉上自己和作品,供我們評論,我們喜歡吹毛求疵,因為讀寫皆饒富趣味,但我們評論家得面對難堪的事實,就是以價值而言,我們的評論,可能根本比不上我們大肆批評的平庸事物,可是,有時評論家必須冒險去發掘並捍衛新的事物。

這世界常苛刻地對待新秀、新的創作,新的事物需要人支持,昨晚,我有個全新的體驗,一頓奇妙的菜餚,來自意想不到的出處,如果說這頓菜餚和它的創作者,挑戰了我對美食先入為主的觀念,這麼說還太含蓄,他們徹底地震撼了我,過去我曾公開嗆聲,對食神著名的名言「人人可料理」嗤之以鼻,不過我發現,現在我終於真正了解他的意思。

並非誰都能成為偉大的藝術家,不過偉大的藝術家,卻可能來自任何角落,現今在食神餐廳掌廚的天才們,出身之低微,令人難以想像,依在下的看法,他是法國最優秀的廚師,我很快會再度光臨食神餐廳,滿足我的口腹之慾。

這整部電影都瀰漫在食物料理之中,雖然食神與美食家都提出了對美食與料理的想法,但真正的料理精神到底是什麼?為什麼 Ratatouille(普羅旺斯雜菜燴)能打動嚴苛的美食家柯伯呢?

其實答案早已在電影裡出現,所有類型電影大概都會遵照著一個概念,故事的頭尾要能相呼應,才能讓觀眾得到滿足。回想一下當柯伯吃下第一口 Ratatouille 時,除了露出享受美食的表情外,電影也在此時穿插了一段他的童年回憶:心靈受傷的小男孩回到家,媽媽煮了一道熱騰騰的雜菜燴 Ratatouille 給他吃,媽媽的愛讓他的身心得到鼓舞。而小米所料理出的這道菜,就是讓刻薄的美食評論家重新找回兒時的記憶和溫暖。

為什麼老鼠小米有這能耐呢?除了他的料理天份外,還有一個重要的梗就是影片一開始時,就說明了小米是在一位愛料理的老奶奶家接觸到食神的食譜和他的電視烹飪節目,眼尖一點的話,你會發現老奶奶家的廚房陳設,和柯伯兒時的家是一樣的,這當然不是巧合,肯定是故事的劇本設定!

所以,關於打動人心的料理滋味,還是又回到了食物記憶與情感記憶這萬變不離其衷的核心精神!

※ 本文摘自《餐桌上的電影物語》,原篇名為〈料理鼠王:超現實的人鼠狂想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