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安達裕哉 ;譯/卓惠娟、蔡麗蓉

我從事顧問的時期,有句前輩所說的話,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中──「麻煩的不是『不了解』,而是『不想了解』。」

剛聽到這句話時,我並不以為然,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明瞭這句話背後的深意。

人們在聽到自身經驗或認知中不存在的事情時,會表現出兩種反應:一是「不了解」,另一個則是「不想了解」。原本以為只是用詞上有點不同,沒想到兩者之間有天壤之別。

人都有「不想了解」的時候

比方說以下這個例子:現在請想像一下你的面前有按鈕,按鈕的管理者對你說:「只要是你想按的時候都可以隨時按下這個按鈕。」

過了一會兒,你心想「差不多可以按了吧?」然後按下按鈕。

如果有人告訴你,這個「按下按鈕」的行為,「其實並不是基於你的意志按下去的」,你會有什麼想法?

一般人的反應,大概會心想:「蛤?你在胡說什麼?」但實際上這個說法是有科學根據的。

腦科學家池谷裕二在《進化過頭的腦》2中提到「自由意志是潛在意識的奴隸」,並以腦波測定實驗,證實「身體比意識更快動作」的事實。

追根究柢,並且將結論歸納為「人類的自由意志是虛構」的這個事實當然違反我們原先的認知。

可能很多人(我也是其中一個)會說:「不對不對,是因為我想著要動作,手臂才會動作吧!」但事實上卻與我們的認知相差甚遠。

1 不是先有「手臂要動」的念頭, ➠然後才使「手臂產生動作按下按鈕」。
2 而是「手臂產生動作按下按鈕」的動作, ➠然後才有「手臂要動」的念頭。

實際上,意識往往比動作更晚在腦海中出現,我們只是「自以為由意識採取行動」。重要的關鍵是接下來要說的。

人們對於這件事的反應,大致可以分為兩種。首先是「不了解的人」,反應通常如下:

「真意外,雖然不了解,但實在很不可思議。」
「是進行了什麼樣的實驗呢?」
「這在腦科學中是普遍的看法嗎?」

這種反應可以看得出「不了解的人」由於認為自己知識不足,所以無法理解,或是設法提出更多問題去充實自己的知識。但是,「不想了解的人」則會表現出如下的反應:

「怎麼可能!」
「我不相信!」
「這是騙人的!」

也就是說,受制於自身的既有觀念所侷限,無法接受事實,這就是「不想了解的人」。

還有其他例子,多數人都認為「有願景的公司才會成長」,然而,這似乎不是真的。獲得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在《快思慢想》一書中,提出統計數據指出「有願景的公司績效未必較佳」3

在「有願景的公司」中所調查的企業,大致上來說,在經過一段期間的統計後,卓越企業和不起眼的企業在公司利潤與股票報酬之間的差距不斷縮小,最後差距幾近於零。

湯姆.畢得士(Tom Peters)和羅伯特.華特曼(Robert Waterman)合著的暢銷書《追求卓越》(In Search of Excellence)一書中舉出的企業平均營收,也同樣在短期間呈現大幅降低的現象。

你也許可以猜出造成這個結果的原因,比方說成功的企業陷入自我滿足,或是不起眼的企業努力挽回名譽。但其實這是錯誤的思考方式,一開始的差距有相當大的一部分是因為運氣,運氣可以造就輝煌的成功,也有可能導致績效平平,所以這個差距最後必然會縮小。

讀到這段敘述,很多人會感到相當意外,而且,對這段內容的反應也可大致分為兩種。有些優秀的經營者會針對以下的疑問而討論。

「有些統計數據和這個觀點不同。」
「這個結論是如何推論出來的?」
「想知道統計數據如何取樣。」

但是,也有很多「不想了解是為什麼,直覺反駁」的人。

「就我的經驗來說……」
「我的好朋友也是企業的經營者,他有不同見解。」
「這不可能。」

有許多經營者產生這些反應,卻沒有進一步打算理解。

重要的事實卻「不想理解」就慘了

前述的例子若只是聚會上閒聊的話題也就算了,但如果在現實生活中,「不想理解」的反應是發生在與工作有關的情況時,那可就傷腦筋了。

比方說我曾在擔任某間公司的顧問並對營業部門進行支援時,發現有些人怎麼都無法接受自己在業務方面的笨拙。即使提出數據證明他們效率不佳,也表示──

「我不懂怎麼看這些數據(不想理解)。」
「數字錯了!」
「我不想聽這些事。」

根本就拒絕商量。

可以說,這個社會存在著兩種人:一種是能基於客觀事實改變自己想法的人;一種是執著於必須親眼所見遠勝於客觀事實的人(或許也可以稱他們為「笨蛋」)。

註釋

2 《進化過頭的腦》池谷裕二/講談社。
3 Daniel Kahneman. Thinking, Fast and Slow.

※ 本文摘自《主管都是澆熄他人熱情的天才?》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