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有的人喜歡錢。有的人喜歡權。有的人都喜歡。有的人都不喜歡──至少他們是這麼說的。

喜歡錢或喜歡權的原因不難理解,但有時一個人喜歡錢到某個程度,例如已經擁有這輩子花不完的錢了但仍一直在想怎麼掙錢的那種人,不免就讓人覺得好奇──喜歡錢的原因大抵就是在資本社會當中,錢可以買到很多很多,但如果我已經有怎麼花都花不完的錢了,那我幹嘛還一直想賺錢?我應該滿腦子想怎麼爽爽花錢才對啊!

有個解釋是,這樣的人太喜歡錢──或者該用「愛」字比較正確──他們熱愛賺取金錢、擁有金錢、享受鈔票的氣味、摟著存褶才能入睡,所以就算擁有很多錢,他們想的還是怎麼賺錢。

這麼說有點道理。但也或許,他們愛的不是錢。

資本社會當中可以用錢買的東西很多,但有些東西不是直接可以用錢買的,卻可能因為有錢而一併獲得。例如有人會尊敬具備某種地位的人,而那種地位會在努力賺錢之後取得;例如有人會崇拜具備某種技能的人,而那種技能會在努力賺錢當中展現。因此,那些看起來很愛錢的人,就會獲得這樣的尊敬或崇拜。

也就是說,他們真正在意的,是「自己在他人眼中塑造的某個形象」。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就會了解,如此解釋可能比「這些人實在太愛錢」更有說服力──因為絕大多數人,其實都會在意「自己在他人眼中塑造的某個形象」,只是大家用的方法不大一樣,有的人靠的是在獨立書店打開一本自己根本沒讀過的書然後拍照打卡上傳社群媒體,有的人靠的是舉報別人網路發言傷害人民感情。

因此之故,大家真正熱愛的,是因為這些形象所帶來的關注、敬重、尊嚴,以及自我滿足。

想明白這點,就知道這是比愛錢愛權之類更廣泛也更貼合人性的解釋。

因為我們都愛身分地位──只是每個人對所愛的「身分地位」看法不同。

而為了身分地位做出來的行為,在社群媒體盛行的時代,顯得更加活躍、更加集中,更有可能成為一個人生活的重點──在意一篇貼文在臉書有沒有意見領袖留言、在意加了那個濾鏡能否提高IG的追蹤數字、在意朋友發的廢文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轉傳,在意同事的午餐打卡為什麼那麼多人按讚──明明我們是一起去的、我也發了打卡文啊。

狄波頓的文章一向很好讀,他在哲學、藝術、文學和社會觀察當中跳來跳去,但滑順得讓人私毫不覺,只會睜大眼睛好奇地發現:原來在那麼多作品當中,已經有那麼多人用不同方式討論這事,而這事與我們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那麼相關。

讀狄波頓是種享受好文字同時發覺新視角的愉悅經驗,打開《我愛身分地位》就能體會。

換個角度想,或許,愉悅地閱讀狄波頓,也會成為某種「身分地位」。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沒見過黑社會,只是沒看見那些蓋在底下的真相
  2. 一個好小說是寓言,記錄真實又不直接談論
  3. 史上第一本「圖像小說」的迎頭痛擊,一如命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