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福田智花;譯/黃詩婷

我身為一個諮詢師,幾乎每天都會有許多媽媽來找我商量這些事:「就算是為了孩子好,但要和其他媽媽往來,我真的覺得非常討厭。應該怎麼辦才好?」

「每天為了和其他媽媽往來而煩躁不已,都快把氣出到孩子身上了。」

我自己以前也非常不擅長和其他媽媽往來,因此大家的心情,我是感同身受。但話說回來,我從孩提時代起就非常不擅長與人往來。

現在的我和其他人聊起自己年輕時的事,總是會有人驚訝的說:「現在的妳,看起來完全不是那樣啊~!」

但我從前真的是無法融入學校的班級或社團,就算去打工,也無法加入其他人的團體,每天都過得非常痛苦。

我總想著:「大家如果認識真正的我,一定會討厭我的。」因此始終無法和大家和樂融融地相處。

即使如此,我在學生時代就進入照護設施、以及在大學醫院當義工等,這些經驗也都與現在的工作有所關聯,重點就在於「我想要做能夠幫助其他人健康的工作!」

我在大學學習心理學等課業,畢業後又到護理學校再學習三年,終於成為心心念念的護理師。在我工作的醫院裡,陪同患者活動、聽他們說話,對我來說真的非常有意義,也是很快樂的工作。

但即使如此,阻礙在我面前的,依然是女性社會的人際關係,無論如何我就是無法融入。

後來我和在護理學校時認識的丈夫結了婚,懷孕後就辭掉了醫院的工作,成了家庭主婦。剛開始育兒時,我最先遇到的障礙,就是:「一定得和其他媽媽交朋友!」這件事。

在育兒的過程中,很容易出現只有自己和孩子兩個人在家的情況。所以為了孩子好,我下定決心前往附近的兒童館。

但是,就算看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媽媽,我也還是無法加入她們的圈子。在那些馬上就和其他媽媽交上朋友、看起來很開心地交換連絡方式的人群中,我默默地想著:「只有我一個人沒有被詢問連絡方式呢……」

都是因為我沒辦法和其他媽媽好好往來……

在孩子上幼稚園之前,要和朋友玩耍,必須取得父母同意對吧?所以我曾經鼓起勇氣,主動邀請其他媽媽。

但如果是平常感情並不特別好的媽媽同伴,那麼孩子們在玩耍的時候,就算一起喝茶也是沒有話題可聊……沒有比那樣的情況更令人難受的了。

而且就算我邀請別人,也經常會遭到拒絕。如此一來,忍不住就會想著:「都是因為我自己處理不好這個情況,才會奪走了孩子和朋友一起玩的機會。」

由於覺得對孩子很抱歉,我實在是忍不住了,竟然對孩子說:「妳要自己邀朋友來玩啊!」把氣出在了孩子身上,內心也不斷重複冒出罪惡感與煩躁感。

我可是為了你在忍耐著做自己不喜歡的事!

就在好不容易覺得自己稍微打入其他媽媽的小圈子時,又遇到了大家要按照順序、一家家輪流讓孩子們去玩的狀況。

要輪到我家的時候,因為還是想在其他媽媽面前展現自己美好的一面,所以從一大清早就開始:

「其他媽媽要來了,得把房間打掃乾淨才行!」
「其他媽媽要來了!她們要來了!」

滿腦子都是這些念頭而忙碌著。但偏偏就是這種時候,孩子在房間裡玩耍、把玩具丟得亂七八糟……這樣一來,我忍不住火氣直衝上來:

「媽媽從一大早就在打掃,好不容易才弄乾淨,妳為什麼要把東西亂丟!」
「妳去拿吸塵器來吸!」

明知道這樣是無理取鬧,卻忍不住對著年幼的孩子怒吼。也就是說,我想的是:「為了幫妳交到朋友,我可是拚命忍耐著在努力呢!」

因為媽媽生氣了,所以孩子會拚命的收拾房間。看到孩子的樣子,我又心生罪惡感……真的、真的是非常嚴重的惡性循環。

※ 本文摘自《對不起,我不是好媽媽》,原篇名為〈太過在意外界的眼光,真是抱歉〉,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