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Waiting

Waiting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Waiting,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於部分媒體撰寫電影相關文章。個人FB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

為了慶祝上映二十五週年,《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於日前重新上映,不少未曾於戲院看過這部片的人,因此有機會在大銀幕上得見這部傳奇之作,並透過比家裡更好的視聽表現,以及戲院那種讓人得以更專注的觀影特性,感受到這部片最完整的情感強度。

但不管你究竟看過這部電影多少次,對於情節與台詞有多麼熟悉,卻也未必知道《刺激1995》一些發生於戲外的相關逸聞。

關於演員

正如大家知道的一樣,《刺激1995》的兩名主角,分別為提姆.羅賓斯(Tim Robbins)飾演的安迪(Andy),以及由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飾演的瑞德(Red)。

原著小說中,瑞德的角色原本是愛爾蘭裔的紅髮白人,因此最初電影公司考慮的人選,其實包括了哈里遜.福特(Harrison Ford)、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與保羅.紐曼(Paul Newman)等人。也因為這樣,當片中瑞德被問到「瑞德」這個外號的來由時,他才開玩笑地回答:「或許因為我是愛爾蘭人吧」。

而在安迪的部份,電影公司則一度曾邀請湯姆.漢克斯(Tom Hanks)、凱文.科斯納(Kevin Costner)與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等人演出。只是漢克斯當時已接下了《阿甘正傳》(Forrest Gump),科斯納則正在拍攝《水世界》(Waterworld),因此兩人均婉拒了這部作品。

湯姆.克魯斯是其中最接近這部電影的人,甚至還到了實際參加過劇本朗讀會的程度。只是,由於他對當年沒有長片執導經驗的法蘭克.達拉邦(Frank Darabont)信心不足,因此最後還是退出了這部電影。

除此之外,在電影後段登場,雖說戲份不多,但對推進故事有關鍵影響的年輕囚犯湯米(Tommy)一角,原本也將由布萊德.彼特(Brad Pitt)擔綱演出。只是當時他正好因為《末路狂花》(Thelma & Louise)嶄露頭角,開始有主角戲份的其它邀約找上門來,因此後來也退出了《刺激1995》的拍攝。

不過正由於這些狀況的發生,讓我們才有了如今《刺激1995》的模樣。否則當時若是由以上那些超級巨星的任意組合來拍攝的話,說不定也會使《刺激1995》就此成為當時的票房鉅片,而大眾對於這部電影的看法,甚至是最後呈現出來的模樣,或許也都會與現在有著天差地遠的光景吧。

關於原著與電影的差異

基本上,甚至就連《刺激1995》的原著作者史蒂芬.金(Stephen King),都認為要把這則故事改編成劇本是一件很難想像的事。但本片編導達拉邦巧妙地在忠於原著風格的同時,透過適度的增補及刪減,成功使這則故事的主題更為聚焦,同時也更具戲劇感,因此最終則讓金也為之讚嘆。

在原著中,安迪在監獄裡待了二十七年,而電影則因為演員年紀的關係,使得時間被縮短為十九年。也因為這樣,在小說中,安迪在獄中共經歷過三任典獄長的管轄,但在電影裡則改為僅有一名,甚至就連片中冷血兇狠的獄卒角色,在小說裡也早在故事一半之前便已退休。

就兩者相比之下,電影明顯在戲劇感的部份強化不少,讓典獄長及獄卒貪贓枉法的相關描述都顯得更罪無可恕。事實上,以湯米這個角色來說,雖然他在電影中為了想替安迪作證而慘遭殺害,但在小說裡,他卻接受了典獄長讓他轉至看管較為輕鬆的監獄條件,就這麼拋棄安迪而去。

於是,就連反派的下場,電影與小說之間也有明顯不同。在原著中,典獄長的罪行最終未被揭發,就連貪汙得來的錢也沒被拿走,頂多就是因為安迪的事件而深感挫敗,接著於三個月後主動辭職而已。

除此之外,電影中描述年邁囚犯因為不適應自由生活,最終選擇自殺的段落,也是原著裡並未詳加描述的情節。更有甚者的是,那個角色甚至還在書中沒有任何對白,僅在短短的三個段落中被簡單提及而已。只是,關於這段的增寫,除了為電影帶來更動人的情緒渲染力以外,也為主角之後的處境做出巧妙鋪陳,甚至更成為了本片「希望」主題的一種對照方式,因此同樣可以讓人看出達拉邦的改編功力所在。

關於製作

就本片的製作方面,同樣有許多有趣之處。

舉例來說,這部電影的攝影指導羅傑.狄金斯(Roger Deakins),如今已被視為大師級的人物。但當聊到《刺激1995》中他最不滿意的片段時,他的答案竟然是本片裡最經典的段落,也就是安迪一面奔跑,一面脫下囚服,最終在大雨中舉起雙手的橋段。至於原因,狄金斯的答案則顯得極為實在,完全出自專業考量,表示自己那段「過度打光」,導致整體不夠自然。

除此之外,在拍攝一些橋段時,其實現場還會直接播放摩根.費里曼先行錄製的旁白內容,好讓演員可以在適當時刻做出反應或說出台詞。只是由於當時的錄音品質不佳,因此後來費里曼還是重新進了錄音室,將所有的旁白又錄了一次。

仔細想想,《刺激1995》的某個部分甚至還有點像是宿命。

本片的攝影指導狄金斯,以及配樂湯瑪斯.紐曼(Thomas Newman),當時均憑藉本片首度入圍奧斯卡。只是,縱使兩人在日後均成為各自領域的代表性人物,但他們也在其後超過20年的歲月裡,分別成為了奧斯卡紀錄中,明明入圍了許多次,卻又始終無法得獎的知名苦主。

最終,狄金斯在第十四次入圍時,總算憑藉2018年的《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率先在兩人之間拿下了奧斯卡獎。而在2020年時,兩人一同以《1917》一片,再度以同一部片分別入圍了最佳攝影及最佳配樂,只是在這一回中,狄金斯則再度拿下獎項,至於紐曼,則在相同數字的第十五次入圍中,依舊鍛羽而歸。

如果從這樣的命運來看,他們兩人的奧斯卡經歷,確實不免讓人聯想到《刺激1995》裡頭的安迪與瑞德。如果狄金斯是安迪的話,或許再過不久,我們就真能看到紐曼站上領獎台的那一刻了吧。

關於片名

最終,則讓我們來聊聊講到這部電影時,肯定會有人提到的片名這回事。

改編自收錄於《四季奇譚》(Different Seasons)一書裡的中篇小說〈麗泰海華絲與蕭山克監獄的救贖〉(Rita Hayworth and Shawshank Redemption)的《刺激1995》,在製作初期時,曾由於採用小說原名之故,導致有不少人誤會本片是知名演員麗泰.海華絲的傳記電影,甚至讓不少經紀公司紛紛想讓旗下的藝人試鏡,因此使達拉邦決定將麗泰.海華絲這個名字拿掉,僅以小說名的後半部作為電影片名。

而在台灣片名部分,當初在命名時,據稱是由於買下本片版權的電影公司老闆,認為劇情末段的發展令人想到1973年的經典騙局片《刺激》(The Sting),是以才取了《刺激1995》這樣的中文片名。
然而,雖然這個片名在日後受盡了不少台灣觀眾嫌棄,但要注意的是,其實就原片名的《蕭山克的救贖》(電影裡其實是將蕭山克翻譯為鯊堡)而言,在美國也同樣是個每次被討論為何當年票房失利時,所必定會被舉出的戰犯之一(就許多論點表示,當時根本沒人知道蕭山克是人名還是地名,就連後面的「救贖」這個字,也讓不少人誤認為這是部傳道電影,因此興致缺缺)。

於是,相較兩地市場的票房比例而言,當時《刺激1995》在台灣的票房表現反倒明顯勝過美國市場,甚至還有戲院一連上映了三個月之久,因此就票房來看,或許這樣的命名方式,反倒為這部電影在一開始的時候,爭取到了較高的入座率,也使得優秀的口碑,這才有機會在電影上映階段便先行傳開。

然而,除了台灣的《刺激1995》、香港的《月黑高飛》,以及直接採用原名直譯的中國《肖申克的救贖》等三個中文片名外,在其它國家的部分,同樣也有著令人頗為驚愕的譯名──尤其是希臘與芬蘭的。

希臘的片名是《最終出口──麗泰.海華絲》(Τελευταία έξοδος: Ρίτα Χέιγουορθ),至於芬蘭的片名,則是《麗泰.海華絲──逃脫關鍵》(Rita Hayworth – Avain pakoon)。

沒錯,爆雷的預告我們看得多,但爆雷的片名,恐怕就沒那麼常見了吧⋯⋯

好了,以上的部份,正是一些與《刺激1995》相關的有趣逸聞。由於這部片要再度重新上映,應該最快也是五年後的30週年之際,因此若是想在大銀幕感受這部影史經典的話,還請千萬別錯過這個機會了。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老金傳奇:

  1. 小說改編電影的最佳典範──聊《刺激1995》
  2. 史蒂芬.金的書單內容總是變來變去,但這幾本是他堅持的最愛
  3. 說故事的位置──為什麼史蒂芬.金不喜歡庫柏力克的《鬼店》?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