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崎雲

pad

這即是原因嗎

Potalaka,哪裡還能觀

自在,要站在多高的山頂、足探

多深的黃泉,始能

聽見諸佛的講經聲

化為風聲與金箍

或心聲,被故人聞見

前來與你我相會,Potalaka

龍女說:只要有念

假即成真,即如我見

如你見,我愛如你愛

皆是同一的本源

Potalaka,你要相信龍女

所念即現,所思即成的咒訣

即便那是多大的罪愆啊,我的朋友

與敵人,請你以你殘存的聖性

指引我尋得最後一束

乾淨的柳枝,以遮蔭我身

淨我所念念

淨我於額前燃起的淫欲的火蕊

成為雪,凝為石

使我所見皆慈悲,所聞皆愛

淨我醜陋的結痂與戒疤

使我成為最好的人
  
  

亂針

自虛無擷取形象

音聲疊音聲自鼻腔到額前

鑿開靈明的通道,四周

是螺紋、木輪、水上漩渦

吐出的待解之句,浮沫是風聲

難言的秘密。我抿唇

闔眼,不輕易顯影在人前

說愛,有時是隱忍

有時是不可解之真言

靜默地擦過耳際

阿賴耶中,一面星圖

曾疾疾展開覆又隨即捲了起來

如遺漏在棉襖裡的一支針

持續接收世界的雜訊

而漸鏽,模糊針孔之後的景

誰在彼端如流螢散火

將掌拍來,安心處

抿唇也有苦澀的模樣

而終其一生不可說

只是等待

睜眼即可見,化針刺為蕨葉

無懼於被刺傷的人
  
  

諸天的眼淚

「善來大德。來去自在。已來不來。已去不去。」——噶瑪噶居寺開山上師偈

道路的盡頭,有長影

刺穿我身,耳際的跫音有緊張

一絲不確定,遂猜想

有被踩碎的願望已隨落花

轉生為眾人眼中的雨

磨蝕擱淺的舢舨,輾轉被雕成

一尊落淚的羅漢經多世

拂面的風霜。在濱海的寺院裡

辨認每一位渡海的人

相似的面孔,眼下有水道

水道之下的傷痕有多深

如日影斜傾,穿刺海水揚起的鹽分

使光芒先於形象抵達模糊的邊界

在夢中發微小的願:願此後

能夠屈掌為缽,披雨為袍

引月光融於夜霧,散開來

即為絨毯,為諸法的乞士開路

為待渡者、喪亡者,算數譬喻所不能及者

懷抱焰焰決心在木紋的交會處

神木之眼,凝塑琉璃的化身,且隨蟲鳴

在草中樂。夢醒時,即從座起

腳下有道路,夢中有鹿群

與溫和的狼群願追隨

齊齊在不惑的春天離去

離去或許會有送行的車聲

或許沒有,但定有孤獨

會喊著陽光的名字

會有明亮的草色在眼前閃

火來,要記得撐傘

晴雨無論,要記得日子

有溫暖的指尖順著棺木的紋

前來理解我。有時是風

留下我未盡的話語,有時

是堅韌的傘面在極冷的時刻

會為你們接住一些雪,或難堪,記得

要將淚留在傘下,若烏鴉垂首

優雅地整理歧出的絨羽,思維

曾經給過我的擁抱為何物

是明燦的月光披覆在身,是人們

從世間得到的愛,寧靜的年輪

被按上指紋,許諾為諸天的眼淚

引來浪聲迴環,是傷害

永恆地繞著我轉

成為無邊星雲

為我接引

西方諸宿中第一宿的海

本文介紹:
諸天的眼淚》。本書作者/崎雲;出版社/寶瓶文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
  2. Jamais vu 似陌生感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