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上田早夕里;筆訪/獨步文化編輯

「我長年嚮往海洋世界,感動於地球及生命的不可思議,對人類、其他種類智慧體及機械的共生關係懷有理想⋯⋯這部作品中也充滿了這些藉由科幻形式表現的浪漫主義。我希望這些浪漫情懷留在讀者心中。或許,當我們在面對殘酷的生存現實時,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將成為最強大的反擊武器。」
──作者上田早夕里獻給臺灣讀者的話

被日本文壇視為日本新世代女性科幻作家的上田早夕里,以結合科幻、冒險、懸疑、諜報等硬派元素的故事情節,大膽縝密地打造出令人心醉的海洋史詩《華龍之宮》;在厚實底蘊中不失浪漫情懷,以罕見角度描繪末世來臨時,人類、地球、大海、AI之間的深刻連結。在目前面臨著天災、疫情與無數難解的環保議題的此刻,獨步文化特地跨海連線筆訪作家上田早夕里,期盼為讀者帶來面對殘酷現實的勇氣與力量。

※訪談無雷,請安心閱讀。

獻給讀者的希望之書《華龍之宮》

問:上田老師如何描述《華龍之宮》這部作品對您的意義?

答:這是一本希望之書。
我認為現代社會越是艱困,故事就越要有擊退絕望、使讀者獲得勇氣及安撫心靈的必要性;抑或透過嚴峻的內容、尖銳的詞彙來啟發讀者,獲得全新思維。我在1995年的阪神淡路大地震中失去了家人,當時混亂的居住地及政府在這個局面中扮演的角色都讓我有許多感觸,思考了不少。我將這些視作巨大的課題,持續創作對抗重大災難和困難的人們故事。

問:上田老師寫給台灣讀者的後記提到「我長年嚮往海洋世界,感動於地球及生命的不可思議,對人類、其他種類智慧體及機械的共生關係懷有理想。」換句話說,《華龍之宮》中存在著您的理想,可以進一步與讀者分享這些想法嗎?

答:我在科幻小說中探討各式各樣的議題,小則落在人類長久歲月時光之間、大則觸及到宇宙規模。當我書寫關於人類群體或整體地球的問題時,即使只是普通民眾也能與這些故事產生共鳴。我認為討論這些問題不僅是政治家與科學家的專利,一般民眾也必須深刻關心,並且試圖思考解決方法。而能夠以這種方式思考的民眾,在選擇政府的領導人時,就能站在幫助國家及地球的角度,找到最適合的人選。
無論是地球環境、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等等,其實都被以機械工程為首的科學技術所影響著。有人受惠,有人獲得發展也深受其害。對於這些問題,我能在故事中投予疑問及尋覓答案。故事本身就帶著讓人雀躍的趣味性及令人興奮的恐懼感,將各種議題羅織其中時,引人入勝的情節就能達到非常好的閱讀效果。

浪漫真實的嶄新設定:魚舟、助理智慧體、海上民及陸上民

問:華龍之宮》是一個奠基在既有地球科學知識上的故事,故事中有許多驚人獨特的嶄新生態細節,比如袋人、魚舟、水母、可否談談妳建構世界觀時的思索?

答:我並不是創造世界觀型的作家。我的目標是觀察現實社會並用隱喻來點出存在其中的議題。作品中的元素絕對都能在現實中找到範本。它們都是作家施展想像力,折射出現實的另一種型態。也可以說,它是從現實中衍生出來的未來社會形象。故事中的奇妙生物與生態也雷同,我得到的許多設定啟發都來自於現實中的生物生態。

問:您在設計魚舟及獸舟時,是否有可以與讀者分享的地方?

答:雖然沒有能夠對讀者特別贅述的花絮,不過因為魚舟是生物船,依據時代與海域不同,自然會有不同樣貌。而獸舟與魚舟相較又更具有強烈的變化性,獸舟可以演化出各種型態。不管是魚舟還是獸舟,各位讀者如果能夠想像出自己喜歡的樣貌,我會非常高興。擅長繪畫的讀者,請務必嘗試看看自由地描繪出牠們的姿態。

問:魚舟是以歌聲來與海上民溝通,而音樂元素在老師許多作品中都有出現,這對老師的意義是什麼?

答:兒時,我有幸受到良好的音樂教育,音樂成為我生活的一環。至今也是如此,我不曾脫離過音樂。(我有一段時期演奏過樂器,不過現在因為肌腱炎無法繼續下去)
此外,我也覺得小說和音樂的結構十分相似。當我在寫作時,我鮮明地感受到音樂性,一首歌從開頭到結尾的舒暢流動與小說從頭到尾的創作過程很像;就如同在閱讀及詮釋作品時,兩者給我的感受相同。作品就像一篇樂譜。我認為讀者的閱讀行為就如同表演者看著樂譜演奏,好的作品詮釋,其實都來自一個好的表演者。

問:關於《華龍之宮》的三位主角──日本外交官青澄、海上民團長月染、艦隊隊長曾太風,可否請老師談談塑造三位角色時,您是怎麼想呢?

答:關於青澄,我將他塑造成對抗日本社會各種缺陷的人物。另一方面,他自己也有一些人性缺點,性格非常複雜多面;月染方面,我將她塑造成自由的象徵,二十一世紀的人類應該更積極思考月染面對國家與社會蠻不講理的壓迫時,如何不被束縛的生存之道;太風的話,他是中層管理人員,苦惱地夾在政府與市民之間,他同時面臨著人與人的歧視問題,但我將他描繪成能在困境中倖存也不被沉重壓力擊垮的人。

問:承上,青澄和他的助理智慧體馬奇、月染和她的魚舟讓葉,太風與他的助理智慧體燦,老師描繪這三組主角群的關係時,又是怎麼想呢?

答:青澄和馬奇兩人密不可分,他們象徵著人類與機械理想的共存關係。
月染和讓葉則是超越種族、孕育成愛情的關係。許多人們與動物和寵物相處時會將他們視為家人。他們與這種關係非常接近,某種意義來說,甚至可能超越這層關係。
太風和燦的關係與青澄和馬奇的組合稍微不同。他們有一定的距離,這是我刻意的安排。在我們人類群體的人際關係中,有著「雖然有些距離,卻有強烈羈絆」的型態,太風和燦亦是如此。他們保持距離並非出於冷淡,而是尊重他人、為他人著想而拉開的距離,裡頭其實流動著溫暖的情感。接下來──這是我的臆測,但如果未來和人類思考模式相似的AI逐漸普及起來,人類與AI的普遍關係可能就和太風和燦一樣,保持著某種程度的距離。

《華龍之宮》的小祕密及這個故事的未來

問:這是一個有點離題的小問題,《華龍之宮》的故事情節其實很沈重,卻意外有很多美食描述,這很有趣,可談談這方面為什麼如此安排?「吃」對老師的意義是?

答:生命始於「吃」。我認為「生活的樂趣」與「吃」直接相連。

問:關於老師海洋系列未來的長篇創作,有沒有可以給讀者的預告?

答:海洋系列的長篇故事以《華龍之宮》為始至《深紅碑文》做終。我目前正在書寫這段期間的短篇和中篇。不過,如果讀者懷有強烈心願,也許還會再誕生一次寫長篇創作的機會。

問:對台灣封面插畫的想法?有沒有想特別請讀者注意的事?

答:我十分感謝這次為我設計的精美插畫。我甚至希望電影公司能將這張插圖製成影像!特別是魚舟的形狀很獨特,我真的很喜歡這個設計。正如我在前面關於魚舟的回答,我希望閱讀本作品的讀者能自由想像魚舟外觀。而登場人物的外觀也是,我希望所有讀者都能珍惜在自己內心浮出的所有形象。期盼這個插圖能成為觸發大家聯想的契機。

問:老師寫作上有受到誰的影響嗎?想透過「創作」這件事對讀者說什麼呢?

答:到目前為止,我讀過的所有書籍都是造就我從事作家工作的基礎。我對每部作品都抱持感謝之意。
撰寫科幻小說時需要全方位的知識,因此必須閱讀所有類型的小說,並在這個基礎上,閱讀其他相關科學和歷史方面等專業書籍。觀看電影和漫畫也是能夠培育自己想像力的一種方式。我在現實社會中的體驗及取材也都反映到我的作品上。這些全都是我創作的基礎,讓我的作品誕生。
作品會跨越時代與國界,傳遞給讀者。可以在陌生的地方與陌生人分享自己作品的世界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我希望這部作品能為許多人帶來樂趣,成為治癒現實疲勞的良藥。

科幻的重點不是很眩的咻咻咻:

  1. 從上古魔神到太空探險:一次搞懂三大科幻/奇幻文學獎!
  2. 到底是有沒有在認真寫小說!?──喬治 R. R. 馬汀推薦的九本科幻小說
  3. 孫文是他的教父,情報軍官是他的工作,而他留給世界的是⋯⋯科幻小說!?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