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佳芬

「你看你爸啦……」老媽一直把老爸的問題丟給我?

「妳看看妳爸爸啦,抽血報告有三高,電腦斷層還說有小中風的現象……」碧玉姨趁著獨生女兒君君回家時,抓住機會,開始數落老公。

「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啦。」溪海伯不耐地回答。

「醫生建議除了吃藥,最好要時常運動。吃飽了,不要馬上去躺。妳聽到了齁?我只叫他去外面走一走,他就不高興。」

「我有散步啊,但是走久了,腰會痠,所以才會去休息。」

君君知道爸爸最討厭別人碎念他,但還是硬著頭皮,委婉地說:「爸,如果走不動就不勉強,但是天氣好的時候,要出去活動一下。」

碧玉姨不滿意,繼續說:「妳爸爸都亂講的,才走兩步,哪裡會腰痠。他最近白天都一直在睡。妳說,這樣對嗎?」

溪海伯聽了爆氣回話:「妳現在是打算替妳媽來管我嗎?」

孝順的君君夾在中間,兩面為難。

不歡而散的三人

溪海伯是受過日式教育的大男人,雖然非常照顧家庭,但脾氣暴烈。君君懂事有印象以來,爸爸說話口氣就不好,經常使用「命令句」的方式在和家人溝通。他總是認為自己就是一家之主,凡事都得聽他的,對太太也不假辭色,只要飯菜煮得不合意,破口就是一陣罵,甚至翻桌不吃,也是常有的事。

碧玉姨年輕時多是忍讓,但心中總是覺得委屈。她認為自己是關心丈夫,也都是為他好。自從溪海伯被發現有小中風之後,碧玉姨更是認為他應該要多運動,不要老是坐在家裡不出門,但溪海伯個性孤僻,朋友不多,退休後,便整日待在家中。

溪海伯並非不認同醫師給的中肯建議,但他在老婆面前,可不能示弱,所以任憑太太怎麼碎念,都沒有用。後來甚至被念得煩了,就乾脆躲回房間,躺著休息,連客廳都不去。

碧玉姨不停打電話對女兒抱怨此事。這日,女兒君君恰巧回來老家探望。母親抓住機會告狀,結果又搞得不歡而散。

孩子不是替代品

最讓君君困惑的是,母親明知道老爸的個性就是不會聽從,為什麼「現在卻期待我來解決」。

仔細看會發現,其實這是婚姻的問題,但卻演變成親子間的議題。我建議應該讓伴侶關係回到伴侶之間去處理。即便現在年齡增長了,也不要讓孩子成為另一半的替代品,甚至是伴侶關係的犧牲品。能如此處理,可能多數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例如,夫妻感情不融洽,丈夫時常不在家。年輕時,妻子尚可忍耐,將注意力轉移到忙碌的家務或工作上,排遣寂寞。年老後,丈夫依舊每日出門趴趴走,去泡茶、唱歌,就是不待在家中。已經退休或不再需要負擔家務的妻子,面對身體老化,獨自一人在家的孤獨感,越來越無法自處。於是,許多長輩開始抓住孩子不放,期待子女或孫子女頻繁探望。或者像是碧玉姨一樣,把問題丟給小孩,起床看不到老伴,就打電話向子女抱怨,要求他們找人,叫爸爸回家陪伴。這可能是因為枕邊人早已形同虛設,或者真的就是虛設。

太太們不管為先生們找多少藉口,「工作忙啊!」「也是為了這個家啊!」「只是一時迷失啊!」這些說詞真的可以說服自己、解決自身的寂寞孤獨嗎?如果可以,就不需要逼迫孩子了。

其實,應該去找另一半商討。因為無論如何,孩子都不是替代品和替代品功能的延伸。

即便父母年老,子女想要處理父母之間的問題,依然還是困難重重。

許多專家提供了建議,讓苦惱的子女參考。

方法一:記得那是「他們的問題,不是你的」

這樣說似乎有點冷漠、絕情,但其實不然。當我們要運用理性去思考一件事之前,必須冷靜且清晰地看清楚,到底這個問題是什麼,更需要弄清楚,這是「誰的」問題。

因為與父母之間,有著濃於水的血緣,但我們也常將彼此的界線弄模糊了,反而會讓情況更加惡化。

近年非常受到讀者歡迎的個體心理學派大師阿德勒便提出「課題分離」的論點,幫助人釐清自己與別人的課題。

岸見一郎所撰寫的暢銷書《被討厭的勇氣》,也提到「人際關係中的紛爭,差不多都是因為一腳踩進別人的課題,或者是自己的課題遭到干涉所引起的」。

當你受苦於雙親將另一半的問題丟給你,你就要警覺你已經踩進了「別人」的課題裡,雖然這個「別人」,正是「自己的父母」。但以「個體」心理學來說,那還是「別人」。

你可以提供支持,提供協助,給予鼓勵,但一個人終究無法解決別人之間的關係問題。讓我們將親子反位,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就更容易理解這之間的道理。

當一個孩子在學習功課上遭遇困難,作為父母的,除了擔心,或許可以聘請家教來教他,或多買幾本書、講義回來練習,甚至是評估看看是否有注意力不足的症狀需要就醫。但就是無法代替他學習或考試。

方法二:千萬別當父母的裁判

有些時候,你保持理性,並不想捲入父母之間的紛爭,但這並不容易,因為為了說服你「跳下海」來「插手」處理這燙手山芋,長輩會設法拿出事情的利害關係,強調其中的是非對錯,要求你「評評理」。甚至是動之以情,搬出原本的親子關係,要求你「選邊站」。

但父母間的問題,有許多是情感因素所造成的,並沒有一個標準的答案。人生有許多選擇,無關是非對錯,而是價值認定的不同。落入是非道德、法律,甚至科學的觀點裡,並無助於解決真正的關係問題。

當然,你還是有可能成功地扮演關鍵一角,扭轉乾坤,不論是當個緩衝的軟墊,或是主導、介入協助,但能在關鍵時刻提供意見,都需要有一定程度的信任基礎,否則再好的心意都很容易被解讀為「我老了,你翅膀硬了,插手來管我的事」。此時,就是看彼此的關係是否情感穩固,溝通有沒有默契。

如果你平時就積極地參與家庭生活,就可憑藉著堅固的底氣,厚實的關係土壤,涵容各種價值觀的衝突與盤根錯節的愛恨情感,讓名為家庭的大樹繼續茁壯。

有句話「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很適合應用在這種情況。以君君的例子來說,倘若她也想對父親的健康出點力,又無法改善父母親彼此的溝通技巧,那麼是否先從增加陪伴父親,增長和他相處的時間,讓親子關係變得更扎實開始?或許父親能軟化,接受女兒的建議,逐步地解決遇到的問題。

方法三:天下有不是的父母,但他們還是你的父母

倘若嘗試處理失敗,也請不要怪罪自己,不要太過悲傷,更不要憤怒、生氣、失望。

請記住你已努力過。父母也是凡人,凡人都是軟弱的,也容易犯錯。倘若維繫關係,靠的不是愛與情感,只靠血緣,或是只靠婚約,那麼期待彼此能改變,恐怕是不切實際的。此時,你反而要告訴自己,這是過度理想化了。

身為子女,若能明白這些問題是從父母彼此的關係困難而來,讓他們嘗試回到自己與伴侶的個別關係裡去,這也是種盡力。身為子女,請掂掂愛的存款,量力而為,讓心自在。

本文介紹:

《一直喊不舒服,卻又不去看病》。本書作者/蔡佳芬 ;出版社/寶瓶文化;馬上前往試讀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