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永遠有人熱愛恐怖小說,也永遠有人認為這類東西是不值一提、與文學無關的垃圾。

不就是有妖魔鬼怪出現嚇人嗎?這種東西有什麼了不起的?

可是,如果你看看《直到被黑暗吞噬》的〈引言〉──這套書是恐怖短篇小說集,不過先別皺眉,先看〈引言〉就好──會訝異地發現,可能被歸類為「恐怖小說」的作品比我們想像的多很多,很多很多。

例如「千禧年三部曲」。

你會覺得:這不是「北歐推理」嗎?怎麼會是「恐怖小說」呢?但這牽涉到幾件事:創作分類本來就沒有排他性(一本書可以又奇幻又愛情、又愛情又科幻、又科幻又推理,當然也可以又推理又恐怖)、分類標籤的翻譯(「推理」其實沒有直接對應的英文,我們認為的歐美推理小說常被分在「Mystery」,而這字本來就帶有「恐怖」的意思),以及關於故事本身的事實──「千禧年三部曲」當中雖然沒有超現實的怪物、沒有來自死亡彼岸的幽靈,但這三部曲的情節的確黑暗駭人。

例如《被謀殺的城市》。

這個故事場景發生在一個奇妙的城市裡,這個城市的領地屬於兩個敵對國家,居民生活方式不同,建築風格不同,但混雜居住;法律規定,這國的人要對那國的人「視而不見」,不可互動交談。但故事開始時,有個這國的女生陳屍在那國,警探該怎麼辦?《被謀殺的城市》也沒有超現實的怪物,它呈現的場景看似荒謬,但你幾乎可以對應到台灣所處的現實;在那種糾結的「國際關係」當中,許多可以明快簡單的物事都變得複雜可怕。

是的,「恐怖小說」並不等同於故事裡一定會出現怪獸或魔物。

真正上乘的恐怖故事,不是塑造某種恐怖的形象來驚嚇讀者,而是勾出讀者在日常生活當中就會感受到、但可能沒有正視的恐怖因子,例如受到各種壓迫的女性,例如利害糾纏的政治。當然,這些恐怖因子在故事中仍然可能化為某種具體形式,但仔細想想,都會知道我們覺得恐怖的原因,不在作者寫出來的那些字句,而在那些字句背後的意義。

而這樣的恐怖故事,表層具有娛樂功能,裡層曾有讓我們正視問題的積極目的。

正視恐怖,就是對抗與解決恐怖的開始。

待你讀完〈引言〉,正式進入《直到被黑暗吞噬》的第一篇故事,發現它講的,正是個疫病橫行的時代。

於是你會明白上述的「恐怖」意義。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是推理小說,也是重要的時代紀錄
  2. 當年那本不合時宜的書,現在變得「很合時宜」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