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邱建一

兩岸故宮都一樣,書畫作品上蓋的皇帝印章,不是皇帝的「玉璽」,而是閒章,是平常拿來蓋好玩的。因為真正的皇帝玉璽,不可能出現在書畫作品上。

先來說「璽」。「璽」代表國家的身分,最早出現在秦代,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刻了「六璽」,用以代表皇帝的身分,是頒發詔書等公文書時的正式官方用印。到了唐代武則天時改稱「璽」為「寶」,而原本秦代的六顆玉璽,隨著時代的推延,為因應不同場合,需要用上不同的印章,玉璽也就越來越多,到了清代總數量已經有二十五顆,都是用在正式的公文書上,成了乾隆最重視的「二十五寶」。

而清代正式的玉璽,一定是「左滿右漢」,即蓋出的印文,左邊是滿文,右邊是漢文,滿漢對照,是乾隆時定下的規矩。而玉璽存放的地點,則是在紫禁城的交泰殿。交泰者,取自「陰陽交泰」,一印一房,一顆印章放在一個房間內,有專責的太監管理;所以二十五顆印章,交泰殿應該就有二十五個房間。

而這二十五顆印章中,最重要的便是「皇帝之寶」。但實際上「皇帝之寶」有兩顆印,一顆不太使用,一顆很常用:不太常用的是清兵入關前,皇太極所刻的章,材質為青玉,唯一老滿文篆書,以布詔赦;而清代最常用的「皇帝之寶」璽印,則是檀木刻的,寬約十五公分,用於正式的公文書上,它從來沒出現在故宮的書畫收藏品上。

「二十五寶」內還有一顆「皇帝親親之寶」,是白玉刻成的,用於滿清皇族、宗室的內部家書往來等,宗族相關事務時所用的印,因為是跟宗室、宗族,或盟友彼此往來時使用,稱「以展宗盟」,故自然也不會出現在故宮的書畫收藏上。

故宮藏品上蓋的清代皇帝印章,一般我們認為是皇帝的閒章。所謂閒章,就是皇帝沒事拿來蓋著好玩的東西。但畢竟是皇帝,就算是賞玩時拿來蓋印,也是有一定的規則和方法的。就以清代的皇室來說,有一本印譜,把皇帝所有使用的印章,彙整蓋在上面,編成一本書,稱「寶藪」。

朕就是喜歡這麼多印章,怎樣?你咬我啊!

清代的歷任皇帝,人人都有一大堆印章啊!曾有人統計清代皇帝用過的私人閒章:順治有二十多顆;康熙一百二十多顆;雍正二百零四顆(乾隆清點過);乾隆則暴增到一千八百多顆,到了嘉慶剩五百多顆(部分沿用乾隆的),道光一百多顆(部分沿用),咸豐三十多顆,同治二十多顆,光緒八十多顆,宣統五十顆左右。從以上數據可知,約一半的清代皇帝,私章數目不超過百顆。僅康熙、雍正、乾隆,到嘉慶,印章之多真是嚇死人,此時也正是清代國勢較強大的時期。

清代皇室收藏,只有乾隆是在收藏及鑑賞中蓋的印,嘉慶則是對於皇帝老爸的收藏不太有興趣,等到當家作主之後就通通收進倉庫,在進倉庫前蓋個章。而宣統(溥儀),則是在搬離紫禁城前,打開倉庫,揭開了當年嘉慶的封條,變賣東西換現金之前蓋的章,這是最常往書畫作品上蓋印的三位清代皇帝。而道光、同治、咸豐這三位皇帝,幾乎沒在作品上看過他們的章。

乾隆皇帝熱愛蒐藏書畫,並習慣要題跋、寫詩,最後還要蓋章,所以需要各式印章來滿足需求。乾隆的印章,很多是別人送給他的,如大臣和珅就送過一套印章給乾隆。乾隆的一千八百多顆印章中,有使用過的約一千顆,其中比較常用的大概有五百顆。據說現今約有七百餘顆流散至世界各地,西元二○一六年十二月,法國就曾拍賣一顆乾隆的「九龍壽山石」印章,蓋出的印文為「乾隆御筆之寶」,成交價二千一百萬歐元,約七億多台幣,但這顆章還算不上乾隆的愛章,排不進乾隆爺「常用印前五百名排行榜」呢,其餘印章目前大多藏於北京故宮。

誰說我不懂鑑賞的?蓋越多越好啦

乾隆愛用且常用的章有,「乾隆御覽」、「三希堂」、「宜子孫」、「乾卦印」、「古稀天子」、「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寶」、「八徵耄念之寶」、「天恩八旬」……等,雖然章很多,但乾隆並非漫無目的亂蓋,而是有一套自己的標準:即「三璽」、「五璽」的等級之分。「三璽」、「五璽」約略可算是乾隆認定作品好壞的標準,只要是他認為好一點的作品,有五顆印章是一定要蓋上去的,稍次的作品,可能就只蓋三顆印章;這就像是學校裡老師蓋的「再加油啦」、「再加強啦」、「再努力啦」之類的意思。

「三璽」對於乾隆來說,是基礎的三顆印章,可說乾隆把東西收進來時,就奠定了等級分類的基礎:第一顆是「乾隆鑑賞之寶」(意思是,我看過了,朕知道了),下一顆印章是「石渠寶笈」或是「寶笈重編」等目錄章(我把這東西編進目錄了噢),第三顆則為「收藏地點章」(這件東西要放哪裡?乾清宮、御書房、重華宮……),所以故宮裡的清代皇室收藏,我們都很確定知道原本東西收哪裡,就是因為上面都有「收藏地點章」。「三璽」之上還有「五璽」,甚至聽說還有「七璽」、「九璽」,但這應該只是傳說,總之基本上就是蓋越多越好的意思。

現在故宮的書畫收藏作品上蓋有大量印章的,除了乾隆外,不惶多讓的就是明代大收藏家項元汴,舉例來說,馮承素的神龍本〈蘭亭集序〉上,就蓋了五十多顆項元汴的印章;北京故宮的〈中秋帖〉,原本王獻之只寫了三十多字,但蓋章狂乾隆卻蓋了八十多顆印章。適度蓋印,可以是一種美,但蓋太多,就太花俏不好看了。

至於項元汴為何要這樣大量蓋印章呢?其實中國歷代書畫輾轉流傳的過程中,會因為題跋的關係需要不斷的補紙,若作品是手卷就會越來越長,若是掛軸則越來越大張,但從前因為技術的關係,裝裱很脆弱,有時候讓蟲啃了,有時候因為濕氣而受潮,有時是髒污破損了……,因此一段時間之後,常需要重新裝裱,在裝裱的過程中,某些裝裱店的老闆或是藏家本人,看某些人不順眼,便會刻意在裝裱時,將原本上面的題跋或是印章挖掉、修掉,所以或許項元汴等藏家要蓋這麼多章在作品上,是要確保自己蓋在作品上的印章不會被挖光光。

清代皇帝的鑒藏章(閒章):

乾隆御覽之寶
嘉慶御覽之寶
宣統御覽之寶
宣統鑑賞、無逸齋精鑑璽

但「在美人臉上刺字」漫天蓋印的壞習慣,我們必須理解其中的道理;因為清代的皇室收藏章,原則上有個大重點,我常開玩笑,如果哪天走在路上,有人向你兜售說:「這是清宮流出的寶貝,是我祖傳的珍藏寶貝,要不是因為家裡急需用錢,才忍痛讓出,錯過可惜啊!」這時你打開一看,若上面是「道光御覽之寶」、「同治御覽之寶」,十之八九這玩意兒應該是假貨,還記得前面說過的,只有乾隆、嘉慶、宣統愛往作品上蓋章呀。

皇帝往作品上蓋收藏章,並不是乾隆起的頭,據說從唐代開始,歷代皇帝都有自己的收藏章,較早期的有唐太宗的「貞觀印」和唐玄宗的「開元印」,但這兩印的真偽討論也沸沸揚揚,而且主張有問題的占了多數。目前公認比較可能是真的皇帝收藏章,則是唐中宗的「神龍印」(王羲之〈蘭亭集序〉的神龍本上,便蓋有這顆印),但還是有人質疑它的真偽。

唐代的這些收藏印章為何真實性都存疑?其實和中國人用印的習慣有關,印章並不是單獨的存在,要沾染印泥後,才能蓋出印文,雖然秦代就有印章了,但還沒製作出現代的印泥。

直到魏晉南北朝,都在使用「封泥」(那時候尚未有紙張,是使用竹簡,因此拿條布繩子將一卷竹簡綁起來,但又為了怕被打開偷窺內容,便會在打結的地方,塞上一塊泥土,用印章一蓋,這有點類似封蠟的作用)。宋之前,是使用「蜜印」(硃砂加一些蜂蜜,蓋出來的印在書畫作品上會糊糊的,不好看),或是「墨印」(印章直接沾墨汁蓋印),直到宋代以後,製作印泥的技術才漸臻成熟,蓋出的印文才精美,印章也是在此時才開始被大量使用。北宋徽宗和南宋高宗都有自己的收藏章,宋徽宗常見的有「宣和印」、「政和印」等,宋高宗常用的則有「紹興印」、「內府書印」、「內府圖書印」等。

※ 本文摘自《知道了!故宮:國寶,原來如此》,原篇名為〈文青速成術:讚越多,作品越棒棒!不要再亂蓋章了!——關於乾隆的印章以及其他〉,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