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就是那個應該要到街上告訴一棵樹或者一顆石頭我的死訊的人。可是我沒辦法這麼做。」

「當我嚥下最後一口氣時,艾涅爾已經沒有人能幫我擺脫死亡,我將會是唯一一個,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知道這個消息的人。」

「此刻,她坐在爐火邊的扶手椅上,一如以往,動也不動,安安靜靜,似乎是來告訴我真正死去的不是她,而是時間。」

我將永遠不會忘記,當我讀著上述《黃雨》中一句又一句、一段又一段充滿著哀傷、詩一般的獨白時,我的心如何地緊縮、被扯痛。

我將永遠不會忘記在讀著《黃雨》的那些個日子裡,冬日蕭瑟的寒雨飄飛,萬籟俱寂,彷彿天地間僅餘自己一人,聽著自身靜靜鼓動的心,與胡利歐.亞馬薩雷斯筆下的主人翁,那名於遠方庇里牛斯山虛構的村莊艾涅爾中,孤獨地守護著家園的山區牧羊人安德列斯的深情呢喃,遙遙呼應。

我深信,我聽見他的悲愴、他的憂思,他對天地不仁的憤慨,對一個個離去的鄰人、好友,包括繼承他的名字應當留在村裡卻決意遠走高飛的兒子的失望、思念、期盼,終至斷絕他們可能再回來的念想。

隨著時間推移,村子裡原本住戶的家屋頹圯破敗,一座座傾倒的建築成為廢墟,不多時,一整座山村猶如鬼村,荒涼毫無生息。

原本留下來的老妻忍受不了無盡的孤獨選擇離世,僅存陪伴在安德列斯身邊的母狗,也在安德列斯擔心食物匱乏及身體衰敗的情況下,不得不採取最後的斷然措施。

黃色的意象由作品的起始至最後,營造出深淺錯落的氛圍,形成強烈又隱諱的象徵及隱喻。

時間點點滴滴流失,安德列斯的生命氣若游絲,體力、精神耗弱殆盡,種種幻覺變換,時而如強光照射,時而又似地衣潮濕灰敗。

瀅如會為我們如何提出他對黃色意象的解讀呢?

更多精彩內容,請收聽本集「經典也青春」,資深編輯人、書店工作者陳瀅如,領讀胡利歐.亞馬薩雷斯的《黃雨》。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