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菲莉帕.派瑞;譯/洪慧芳

一位名叫凱特的母親告訴我,她的孩子皮耶爾兩三歲時,每天都會因為有事惹他不開心,而大哭好幾次。

那些事情對我來說往往是無關緊要的小事,例如下雨或他摔了一跤,或是我告訴他,他不能在動物園和企鵝一起游泳。我試著去理解,因為我知道,對我來說微不足道的事,對幼童來說可能跟天塌下來差不多。

但他四歲時,依然如此,我開始擔心皮耶爾永遠無法培養挫折復原力,也開始覺得我可能對他太溫和了。也許我應該告訴他,他是在小題大做。但我沒有那樣做,因為我想起以前父母也會罵我胡鬧,或斥責我別再幼稚了,需要成長。

現在皮耶爾六歲,我發現他常連續好幾天不哭了。以前常讓他哭得悉哩嘩啦的問題,現在他懂得自己處理。他可能會說:「媽咪,沒關係,我們可以想辦法解決。」或「我膝蓋痛,抱我一下,應該一分鐘以後就不痛了。」那種變化是在不知不覺中逐漸發生的。我很高興我持續接納他的感受,安慰他。

儘管當時那樣做看起來非常耗時,凱特還是選擇了最合宜的方式。當我們責備孩子鬧脾氣時,我們給了孩子兩個哭泣的理由:一個是最初讓他感到難過的事。另一個想哭的原因是父母生氣了,而他們依然感到難過。你應該堅持安撫的理念,去感受孩子的情緒,而不是去處理。如果你認真看待孩子的感受,並在孩子需要時給予撫慰,他們將逐漸學會內化那種撫慰,以後就能夠自我安撫。

如果你成長的過程中,每次感到難過時,情緒都遭到否定,你很容易以同樣的模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種阻止你犯這種錯誤的方式,是像凱特那樣,回想起你以前難過的時候,大人的反應使你為自己的負面情緒感到更加難過。感到難過是人之常情。如果你因為難過而遭到斥責,而且成年後仍對此耿耿於懷,你現在遇到難過的事情而哭泣時,可能會不自覺地為自己的反應道歉。

如果你像凱特一樣,幼時的感受曾遭父母否定,你現在看到孩子表達那種情緒時,你很難接納孩子的感受,並忍住不責備孩子。你接納孩子的情緒時,感覺就像縱身躍入未知的領域一樣,其實那真的會給人那種感覺,因為你正在打破你與前面幾個世代的情感鏈。但切記,你這樣做是在為孩子的心理健康打基礎。順道一提,即使你反應不足或反應過度(尤其是後來大致導正以後),並不會永遠毀了孩子。

接納自己的情緒,才有可能好好對待孩子

不管你的情緒有多強烈,習慣自己的情緒是控制及安撫孩子情緒的關鍵。如果你認為自己的感受不重要,你就無法充分包容孩子的情緒。如果你變得歇斯底里,你連自己的情緒都無法掌控了,更遑論接納孩子的情緒。

你可能需要練習處理自己的情緒,不是去壓抑情緒或變得歇斯底里,而是承認你的感受,並想辦法安撫自己或接受周遭人的幫助,讓他們來幫你安撫自己。一種作法是定義你的感受,而不是定義你自己。你可以為孩子做同樣的事情,所以不要說:「我很難過」或「你很難過」,而是說:「我感到難過」或「你看起來好像感覺很難過」。使用這些字眼意味著你是在定義那種感覺,而不是認同它,注意這種細節可以產生很大的效果。

養成談論感受的習慣也很重要,包括你的感受和孩子的感受。隨著孩童日益成熟,大腦的邏輯思考會逐漸主導大腦的運作。這並不是說孩子會因此變得非常理性,人類永遠是感性導向的,但孩子可以學會使用圖片、繪畫、語言來談論及瞭解他的感受。透過這種方式,他們開始學會掌控情緒,而不是任憑情緒擺佈。孩子表達感受時,如果你能用文字或圖片來表達那些感受,那可以幫他理清頭緒及瞭解那些感受。

說「你似乎對那件事情感到很開心」很容易,但是要確認難過的感覺,或確認你希望孩子不要承受的感覺則比較困難。如果孩子因為你不准他在午餐前吃冰淇淋而哭泣,你確認「難過」的感受並不是指你讓他吃冰淇淋,或你放棄工作,讓孩子不必再去保母家,或屈服於孩子表達的任何不滿。那只是指你認真看待孩子的感受,你做決定時也會考慮到他的感受,你藉由確認及瞭解、而不是否認或分心來幫他抒解感受,你不會逃避及疏遠孩子。對於那些你不希望孩子抱持的感受(例如討厭兄弟姐妹或不想去探望奶奶),一開始你可能會覺得確認那些感受有風險。但是,如果孩子覺得自己獲得關注與理解,那確實會讓他少一件想抗議及哭訴的事情。

試著把痛苦表達出來

湯姆.博伊斯醫生(Tom Boyce)在二○一九年一月出版的《蘭花與蒲公英》(The Orchid and the Dandelion)一書中談到,一九八九年加州發生大地震時,他和同事收集資料以瞭解入學壓力如何影響兒童的免疫系統。起初,研究人員覺得很沮喪,因為這種額外的壓力來源動搖了他們原本的研究,但後來他們決定利用這個機會來研究地震對兒童免疫系統的影響。

他們寄給每個孩子一盒蠟筆和一些紙,請孩子「畫地震」。有些孩子畫出那場災難中快樂、愉快的畫面,有些孩子的圖畫展現出較多的悲痛,並畫出地震的可怕之處。你覺得地震後哪一組孩子的狀況比較健康?那些畫出快樂、樂觀圖片的孩子,遠比畫出恐懼、火災、死亡、災難的孩子更能夠抵抗呼吸系統的疾病。

博伊斯醫生認為,這意味著人類透過講故事、創造藝術來表達自我的方式(這是遠溯及遠古時代的人類特質),是一種勇於面對恐懼的方法,因為我們對那些事物表達得越多,漸漸地那些東西就變得沒那麼可怕了。表達悲傷雖然痛苦,但我們之所以把悲傷表達出來,是因為每次表達後,悲傷或多或少都會減少一些。

在書中,博伊斯醫生談到為什麼有些孩子特別敏感,以及環境如何對他們產生很大的影響。他稱那些孩子為蘭花,其他的孩子先天比較穩健,他稱那些孩子為蒲公英。我們無法知道你的寶寶究竟是蒲公英,還是蘭花,但蒲公英也可以從感受獲得傾聽中受益。父母敏銳地關注蘭花小孩的感覺很重要。每個人,無論是蒲公英還是蘭花,都能從感受獲得關注、認可及理解中受益──即使在相同的情況下,每個人的反應也有所不同。

※ 本文摘自《一本你希望父母讀過的書(孩子也會慶幸你讀過)》,原篇名為〈確認感受的重要〉,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