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林美希;譯/呂丹芸

「為什麼你要懷孕?」

「本來不應該這樣的,我只是不自覺地就打下去了。」

野村多惠(四十一歲)垂著肩膀淚流不止地說。當時她的小孩分別是四歲和一歲。

多惠在超級就業冰河期從大學畢業,當時就業率不到六○%,所以她一直找不到工作,只好以派遣員工的身分開始社會新鮮人之路。她擔任一般行政職的派遣,在食品工廠做了一年。由於她認為「就算是派遣還是要有一技之長才能生存」,所以想去考簿記考試,開始學會計。

那時她被派遣到IT(資訊技術)相關公司的會計部門,並在二十五歲時跟男友結婚。對方在連鎖居酒屋當正職。多惠的年收約三百萬日圓,而丈夫則是約四百萬,她當時相信「兩個人的薪水就很夠過生活了」。

派遣到第三家公司的第二年,上司對她說:「之後你應該可以轉成正職。」可是隔年多惠懷孕後,一切就都變了。多惠想著:「我差不多在要生的時候會轉正,所以我要早一點告訴公司這件事,這樣才不會給公司帶來麻煩,我也可以照自己的計畫工作。」因此一知道懷孕後,她就笑咪咪地跟主管報告自己懷孕了。

「我懷孕了,但是我會一直努力工作到快要生的時候,今後也請多關照了。」

本來以為上司會恭喜她,沒想到上司講出完全出人意料之外的話。

「我明明說過你可以轉正,為什麼你還要懷孕?」

多惠聽到這句話的瞬間,便有不好的預感,上司繼續說:「我會再跟派遣公司談一談。」

從那之後,上司一直避著她。多惠很擔心自己的未來,所以問了人力公司的負責人,結果對方說:「我這裡沒有聽說任何事。」而且很困擾地加了一句:「懷孕這件事,你應該先跟我們講才對啊。」

生產、育兒的再次解雇

三星期之後,也是下次合約更新的時間,人力公司告知多惠:「要派公司說接下來不更新合約了。」多惠下定決心跑去找那位上司理論,但上司卻說:「在懷孕這種重要的時刻,你成為正職讓工作增加對生產不好吧,為了身體著想,你還是好好休息吧。」推得一乾二淨。

這就是典型的「懷孕解雇」,跟多惠理解的派遣法有著本質上的差異,公司在即將滿三年時中止合約,停止雇用她──但事實上這算合法的解雇。

之前已經提過,在勞動基準法中有產假制度(產前六週、產後八週),無論是正職或非正職的雇用型態,都適用於全體女性。雖然在二○○五年時育兒照護休假法修正為有條件的適用,但定期合約的勞工也在此時取得了育嬰假在法律上的認可。然而實際上想請育嬰假相當困難,非正職員工中能請育嬰假的,只有一萬人左右。

多惠懷孕當時的育兒照護休假法規定,非正職員工(非日領工作者)「受同一事業主持續雇用期間達一年以上」,並且「當孩子超過一歲時仍預計持續雇用」,就可以請育嬰假。因此多惠原本是可以請產假及產後育嬰假的。

被開除的多惠受到很大的打擊,非常不能諒解公司;好在收入減半雖然很辛苦,但女兒平安誕生給了她不少安慰。

只不過原本就很喜歡工作的多惠還是很想趕快上班。雖然想要找工作,但因為有年幼的孩子沒法去面試,就這樣過了兩年。好不容易多惠終於在地方工廠找到會計的工作,而且還是她的第一份正職,月薪雖然只有十六萬日圓,但是她躍躍欲試:「我會非常努力把事情做好。」

然而當多惠開始工作之後,在托兒所的女兒卻生病了,大概是察覺到媽媽的狀況有所變化,而自己卻跟不上變化的關係。

托兒所通知小孩發燒時,多惠就必須去接她,工作到半夜的先生完全沒辦法幫忙。當多惠遲到早退的情況變多,在職場上待得有點辛苦時,她發現自己懷了第二胎。

由於孕吐嚴重,她遲到早退的情況變得更加頻繁,社長也不顧情面地對她說:

「才剛錄取你就這樣我們也很困擾……我們這裡也是很忙的,不好意思,如果你真的想認真工作的話,能不能每天至少都好好來上班呢?」

多惠雖然強忍不適的感覺去上班,但還是會一直跑到廁所去吐,當她因為很難受而蹲在地上時,社長拍了拍她的肩膀說:「你不用再逞強了。」

社長直接要她離職。

受不了而舉起手的那一天

「有小孩以後,我反而成為別人的負擔嗎?」

這麼一想,多惠再也無法認為懷孕生子是值得高興的事。接著兒子出生了,他跟姊姊不一樣,是個愛哭的小孩。多惠本來以為自己對帶小孩已經得心應手,但是再怎麼哄兒子,他還是一直哭。

深夜先生回到家疲憊得想睡覺時,兒子開始嚎啕大哭,先生的不滿就直接掃到多惠身上。那時先生剛當上店長,所以壓力也很大,多惠過著沒辦法找人商量、白天把自己跟兩個小孩關在家的生活。

在家計上也很辛苦。先生雖說是店長,但店長津貼一個月才兩萬日圓左右,而且因為是主管所以完全沒有加班費,年薪幾乎跟以前一樣。只靠「徒有店長虛名」的先生的收入,手頭並不是想花錢就能花錢的寬鬆,多惠因而每天悶悶不樂。

儘管如此,多惠還是繼續找工作,只是在電話另一端的公司聽到小孩的聲音時,就會婉拒說:「如果孩子還小的話,可能會比較困難……。」偏偏在這時候,女兒也會突然變得很任性,吵著撒嬌。

當沒辦法安撫女兒的時候,多惠就會打女兒:「你可不可以安靜一點!」一開始是打屁股,後來連臉跟頭都會打。面對老是哭不停的兒子,多惠甚至曾經拿枕頭蓋住他的臉。

當多惠回過神後,抱住女兒和兒子向他們道歉。女兒不久也學會了看媽媽臉色,每天戰戰兢兢地過日子。


※ 本文摘自 《中年打工族》,原篇名為〈從「懷孕解雇」轉向兒童虐待──多惠(41)的案例〉,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