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有的人看電影為的是明星,有的人為的是導演,有的人為的是特效,有的人為的是故事,還有的人為的是音樂──雖然為了音樂的數量上來說較少一點,畢竟電影的主要溝通工具是視覺圖像。

就大多數人而言,看電影為的大約什麼都有一點,就是各種目的的比例不大一樣;也因如此,大家對電影的評價常因這個「比例不大一樣」而南轅北轍。再加上時機問題(像現在因為武漢肺炎之故有一大堆片子延期或直接改到串流平台)、時代問題(有些編劇和導演的腦袋實在和他所處的時代不大合)等等一大堆有的沒的因素,有的電影在上映時賣座狀況超級好,可能還拿了一堆獎,但過了幾年就無人再提,舊觀眾忘了它、新觀眾不看它;而有的電影在上映時不管是票房還是評價都不怎麼樣,卻在錄影帶、DVD、藍光市場持續獲得觀眾的熱烈擁護,有的甚至變成經典。

影響每個人評價電影的因素實在太多,有些由於種種原因粗製濫造(但相當有趣)的電影,雖然可能成為某種「經典」,卻不大可能成為「大多數人都認可的經典」──它們可能生猛有力可能異想天開,但某些「不足」相當明顯。

真要成為「大多數人都認可的經典」、會讓人想一看再看、會讓人逐行背誦台詞、會讓人一一定格檢視光影和構圖,甚至會讓人從標題字幕出現時一路跟著哼配樂直到最後的電影,常是機運與優秀創作團隊搭配的結果。

機運和團隊素質都有不可完全掌控的變數,倘若創意和執行源頭就已經做了周全的計劃,那麼成品不出問題的機率就比較高,成為「大多數人都認可的經典」機率也比較高。

例如《寄生上流》。

寄生上流》第一次與觀眾見面的時間是2019年5月19日的坎城影展,算起來正好是一年之前;接下來它在韓國上映、向世界進軍,一再創新各種紀錄。

以上映一年的時間來看,要斷言它會不會成為「經典」可能言之過早;但以票房、評價,還有更重要的,包括劇情、畫面、寓意等等在內的「電影」整體而言,《寄生上流》的確是部傑作。

電影很多人愛看,但幕後製作的過程不見得人人有興趣;不過,《寄生上流》編導奉俊昊的劇本及分鏡相當值得一讀。因為電影的敘事節奏操控在導演手中,但閱讀的速度可由讀者自行掌握,所以,從這些文字與圖像當中,更能緩下腳步,仔細地發掘那些藏在對話及畫面裡的意義。

如此一來,不但會越來越明白這部電影好在哪裡,也會越來越明白那些「好」是怎麼出現的;同時,我們也會因此成為更好的閱聽者──我們還是可以為明星、導演、特效、故事或者音樂而喜歡或討厭一部電影,但我們也會更有解讀及領會好故事的能力。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畢竟這人超級浪漫
  2. 有讀到荒謬就對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