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銳

肆 紅族

在奪取政權之前,中共強調,從來不存在一個抽象的「民族」;任何有關民族本質的討論,首先要回答「誰是民族主體」這一問題。中共指出:中華民族是由「絕對大多數的工農群眾組成」,勞苦大眾才是民族的主體,因此「只有勞動人民至上,才是民族至上、國家至上」[1]。人口最多的勞苦大眾才是民族的主體,那麼這個主體民族非漢族莫屬,中共就是漢族的救星,其角色相當於排滿運動中的黃帝。

在奪取政權之後,中共針對青海省的循化暴動,於一九五八年指示:民族問題的實質是階級問題。這一定性從此成為處理民族問題的基本方針,直到一九八○年才取消此一說法。當時,青海省委統戰部長冀春光便直截了當地說:「我們一再強調全面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強調加強宗教工作只是為了爭取信教群眾和逐步限制以至最後消滅宗教。」

趕走中華民國的中國共產黨以外國的馬克思主義作為信仰,「黃二代」中的小部分是否已經進化為「紅族」?本書不敢妄議。中共的教義就是以消滅私有制為目標的《共產黨宣言》,簡潔明了,馬恩列斯毛的道統清清楚楚,中共黨員現在已經發展到九千萬。他們是中國的領導力量,寫進了憲法,可以稱為「紅一代」,時間是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九九年。二○○○年開始,允許資本家加入共產黨,共產黨的構成發生了大變化,「紅一代」發展到「紅二代」。中國網路上,「紅一代」、「紅二代」的提法很多,說明是經過官方審查、政治合格的。平民百姓無緣進入統治階級,只好繼續當「黃二代」。

七十年間(1949–2019)「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黃二代」中的大部分進化為「黃族第三代」,簡稱「黃三代」。紅族以抵制普世價值為特徵,主張主權高於人權。黃族也認同這一點。「紅一代」打江山的時候,中國人大部分是漢族的觀念在國民黨手裡已經確立了。「紅一代」順勢將「漢族」作為榮譽分配給底層人民,一如打土豪分田地。

網路興起以後,像百度百科之類的中國網站,利用編寫、拼湊、盜版詞條的機會,給大部分古人強加民族成分,也就是漢族,這不和「中華民族」這個黑頭套很像嗎?例如百度百科「大汶口文化」詞條,說少昊氏是漢族先民首領。少昊氏是以鳥為圖騰的民族,稱為玄鳥族、鳥夷族、鳳族都可以,但是和漢族沾不上半點關係。所以中國一定要將Google、Twitter、Facebook之類的網路巨人擋在中國之外啊,不然一切都露餡了,百度、騰訊加油吧!

伍 粉紅族

當中國人走出國門的時候,時刻沒有忘記要把愛國主義帶向全世界。二○一九年二月,一名加拿大籍藏人拉莫(Chemi Lhamo)於上週得以當選多倫多大學士嘉堡分校(UTSC)的學生會會長,但卻遭受該校的中國留學生抵制,理由與她支持藏獨有關,還號召近萬名中國學生上網聯署,要求學校取消拉莫的當選資格。在拉莫當選之後,她的Instagram帳戶曾在一天的時間裡收到大約一萬條評論,許多評論包含人身攻擊、種族主義誹謗,以及其他英文和中文的粗暴的辱罵,並指責她不忠於中國這個她從未生活過的國家[2]
這樣的例子太多了。「我是台灣人」、「我是香港人」這樣的話隨時會惹禍,因為你有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險惡用心。

香港近些年經常爆發大規模抗議,如二○一四年的雨傘運動,以及正在發生的「反送中運動」。二○一九年九月四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發表電視講話,承認香港「反送中」不是暴動,可是連自己的房子都沒有完整產權的厲害國老百姓,爭先恐後喊打喊殺,巴不得把香港原住民趕走去霸占人家的房產,有的說把香港人打跑了我就可以去香港包小三了。分布在全世界的香港人,人數哪裡比得過海外如汪洋大海般的愛國群眾。

二○一九年八月十七日,在加拿大的中國留學生用豪車隊干擾民主國家合法的示威,在現場播放非常大聲的音響,結果因此違反加拿大法律,一部分豪車後來被警察吊銷了車牌。他們罵香港留學生是「窮逼」、「操你媽逼」(簡稱CNMB),視頻在網路上熱傳。有網友披露,領頭的幾個豪車車主,是山東省前部級官員們的第三代。從此,中國小年輕就以CNMB聞名世界,成為自身的標誌。可見黃族也是在不斷進化,粉紅族就是從黃族而來,似乎也可以叫「戰狼」族。

柒 萬物並育,還我民族

黃族動不動標榜五千年文明史,其實還沒有香港族資格老。香港一八四二年割讓給英國,此時清末革命黨還沒出生。香港接受了西方民主、法治、自由,普世價值成為香港人最核心的價值觀,從而與大部分中國人區別開。香港接受了中國幾百萬難民,這些人也同化到民主社會中去。一九五九年前後,中國發生大饑荒,據中國大陸及外國學者研究,餓死三千六百萬或者四千多萬人。廣東及十二個鄰近地區的大陸人最幸運,他們漫山遍野的跨境從陸路湧入香港,香港居民熱淚盈眶的帶著乾糧飲料到邊界去接濟他們,甚至引領他們到市區,還抗議警察的抓捕,而殖民地政府抓到難民遞解回大陸前,也會給他們吃一頓熱飯。亞洲首富李嘉誠,就是從廣東逃到香港的難民。沒有香港的民主機制,他永遠只能當「低端人口」,他的財富之路也是難以想像的。

二○一八年十一月五日,在四川成都「二○一八全國名師工作室聯盟年會暨第十二屆全國中小學名師工作室發展論壇」上,中共國防大學教授徐焰做了「關於南海(專題)博弈」演講,特別談到香港問題。這位少將說:香港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即香港原住民和他們的後代,三分之二的香港人是從中國逃來的,所以都對共產黨充滿蔑視,懷有刻骨仇恨。因此,他認為「香港社會基礎是中國最壞的,比台灣都壞」。他認為香港回歸後一個大失誤,就是沒有去殖民化。二○一九年,多維新聞刊登一個從中國移民香港的人為中共獻計:設立叛國罪,將大棒伸向香港,營造紅色恐怖。向麥卡錫參議員學習,在輿論中將西方勢力及意識形態汙名化、營造微妙地恐怖氣氛,讓反共人士焦慮。

無論是徐焰,還是從大陸移民到香港的中國人,內心裡都把香港人看作異族,但絕不承認有一個香港民族存在。客家人自己主動從漢族中獨立出來,難道也是大逆不道?其實,文化認同才是判定民族成分最重要的依據。中國近幾年高調批判普世價值,自己把中國與朝鮮、俄羅斯等國劃為一個陣營,即反普世價值陣營。美國等西方國家是普世價值陣營。普世價值者主張人權高於主權,反普世價值者主張主權高於人權。大陸人漢族占百分之九十二,幾乎都沒有信仰並以此自豪,幾乎都是普世價值反對者,與香港人、台灣人的腦子完全不一樣,怎麼可能是一個民族?儘管台灣人與香港人的普世價值觀一致,但香港人有自己的母語粵語,與台灣人還是不同的民族。

舊的民族死亡,新的民族誕生,本來就是很正常的現象。

註釋

[1]陳伯達,《評〈中國之命運〉》,解放社,一九四三年,頁六。陳伯達擔任毛澤東的秘書前後共達三十一年,堪稱中共之文膽。
[2]關於拉莫事件的相關英文報導,可參閱《多倫多警方已對多大分校學生會會長拉莫遭網路欺凌一事展開調查》(Toronto police investigating online abuse of student leader at U of T),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toronto-police-investigating-online-abuse-tibetan-canadian-student-chemi-lhamo-1.5038517


※ 本文摘自 《你不可能是漢族》,原篇名為〈萬物並育,還我民族〉,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