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栗原甚;譯/李友君

根據傳聞指出,某間女裝俱樂部是公司經營者和精英上班族頻繁出入的熱門場所。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我相信任誰都會對這個題材感興趣。果不其然,這個提案順利的通過了。電視臺決定要把這個提案當成特別節目單元,在黃金時段播放。

說到「扮女裝」給人的印象,就是男性透過郵購或其他管道購買女性的衣服,偷偷穿上,屬於個人消遣的嗜好。

「女裝俱樂部就像是社團一樣,會聚集一群喜歡穿女裝的人吧?」我邊想邊開始調查。

女裝俱樂部鮮為世人所知是有理由的。為了保護隱私,俱樂部採取「完全會員制」。據說,就像申請信用卡一樣,要滿足一定條件才能成為會員。

我得知這件事之後,變得更想採訪俱樂部了。

我開始打電話交涉採訪事宜。但對方以保護會員隱私為由拒絕我。

由於女裝俱樂部嚴格的保守祕密,俱樂部的地點只有會員才知道,所以我聯繫俱樂部的方法只有電話而已。而現況是不論我怎麼打電話拜託對方,也很難拿到採訪許可。

再這樣下去播映檔期就要開天窗了,於是我又打電話問:「或者,能不能麻煩您介紹願意接受電視採訪的會員呢?」即使我這樣問,仍吃了閉門羹。

現在想想,我會被拒絕也是理所當然的。男扮女裝是會員的私密嗜好,再加上會員個個都是社會地位很高的人,一般來說,不會有人想暴露自己的祕密。所以拜託店家問會員「能不能接受採訪」,本身就很奇怪了。再說,這麼做對店家也沒有好處。

但我就是想要採訪,我無論如何都想看到這群人到底是什麼樣子。於是我開始編纂準備筆記,重新擬定策略。

要製作這次的策略圖相當困難,需要精心的準備。我將交涉對象的資訊一一記下,以看出攻略重點是什麼。

我思索著,該怎麼做才能讓會員接受採訪?要如何才能跟會員接觸?是否得找人介紹俱樂部會員給我?是否有朋友是女裝俱樂部的會員?或身邊其他人是會員之一……。

只要能遇到當事人,準備筆記這項技巧就能發揮效用。但若遇不到對方,就會處處碰壁。

用什麼方法可以跟「會員」接觸?

我每天都在想該怎麼樣才能夠採訪會員。

就像登山家查看地形圖,琢磨出好幾條山岳路線一樣,我盯著策略圖,試圖找出可行的策略。

然後我想到:「對了!那我就成為會員吧!

就像日本鐵路公司JR東海的一句廣告詞:「對了,就去京都吧!」吸引旅客實際到京都旅行一樣,只要我自己成為會員,不就可以潛入俱樂部了嗎?

雖然我對女裝沒有興趣,實際上是以採訪為目的,但只要我以個人身分加入俱樂部,應該就沒問題了。

為什麼之前沒有注意到這種事呢?

隔天,我打電話詢問經理:「只要我成為會員就沒問題了吧?」接著說明自己的構想。

經理回答:「每位會員只要不在本俱樂部內造成彼此的困擾,無論聊什麼都可以。會員之間本來就會往來,有的會員甚至成為朋友而互動頻繁。因此,栗原先生成為本俱樂部的會員,就可以跟其他會員交流,哪怕是交涉電視採訪事宜,也完全沒有問題。」

經理一說完,我馬上決定加入女裝俱樂部了,我的策略是:潛入女裝俱樂部接觸會員 → 有機會跟會員交談,也就可以交涉採訪事宜 → 順利的話,就可以拍攝訪談。

不過,其實接下來才是考驗。因為這間女裝俱樂部的規定,是「本俱樂部只允許女裝會員和女性存在」。換句話說,假如我不扮女裝,就不能跟會員接觸。

我本來以為只要加入女裝俱樂部就好了,所以也不打算扮女裝。但按照規定,我也只能乖乖照做了。

不知道讀者對扮女裝有什麼想像,不過對我來說,這間女裝俱樂部是遠遠超乎我意料的異世界。

「成為」變裝對象,實際體會他的感受

入會當天,我站在街上某棟人來人往的大樓前。

從這棟大樓的外觀來看,我完全想像不出來那間女裝俱樂部就在裡頭,即使有穿著西裝的上班族進出這棟大樓,但看在路人眼裡,應該就只是業務正要走進哪間公司。

我完全無法想像來到這裡的人,究竟是什麼樣子?

當我走進大樓的某個房間後,看見成排的置物櫃擺在那裡,感覺就像高爾夫球場的更衣室。會員各自帶來的行李和穿來的衣服,統統得放進置物櫃裡。

這裡讓我嚇了一跳。

我以為男扮女裝就只是穿上女裝服飾而已,沒想到我的想法太天真了──脫到只剩一條內褲之後,就要帶著自己要穿的女用內衣,移動到另一個房間。如果沒有女用內衣,也可以在另一個房間購買。我沒有女用內衣,所以就在這裡買了一件。

之後再移動到更衣間,穿上女用內衣和衣物。

若沒有帶替換的衣服,也不用擔心,因為這個俱樂部有提供租借服飾的服務。沒有準備女性衣物的我,便租了一套來穿。附帶一提,據說幾乎所有會員都會購買喜歡的內衣和服飾,放在自己專屬的置物櫃裡。

我身高一百八十二公分,體重九十公斤,體格相當魁梧。我最初以為,女性服裝應該沒有適合我這種體型的尺寸……我才這樣想,馬上就發現我錯了。

不只是有,簡直是多得不得了!

俱樂部的服裝室竟然準備了所有種類的女性服飾。從制服、套裝、和服,到社交界才看得到的華麗洋裝,齊全程度不輸電視臺的服裝室。

不只衣物種類壯觀,衣服尺寸也很齊全,從瘦子到胖子,無論什麼體型的人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衣服。

工作人員建議我選擇大膽開衩的旗袍,理由是「你長得很高,看起來很適合」。題外話,這裡統統都是由女性工作人員應答和協助挑選服裝。

剛開始,待在這個不可思議的空間,讓我感到非常的難為情、彆扭。

然而,工作人員拚命幫助我,讓我知道自己看起來多漂亮。結果,不到十分鐘後,我已經跟這些女性開心暢談了。等我回過神來,還發現自己居然主動要求:「這件比較好……。」

最後我選擇的是以酒紅色當底色的旗袍,表面以金色、水藍色和其他各種顏色的線,繡上精緻的刺繡。看著旗袍,我不禁想:「搞不好很適合……。」

細節也不放過的模仿

然而,這裡又出現一個問題。

穿旗袍,開衩處會露出腿毛,看起來就不美了。不美麗的人──也就是扮女裝不完全的人──就不能化妝。除此之外,為了穿上絲襪,也得剃掉腿毛。

我在這時候體驗人生第一次剃腿毛的滋味,變得光溜溜的腿,套進絲襪的瞬間,讓我受到了衝擊。

其實,我對女性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天氣這麼熱,還要穿絲襪呢?天氣熱的話,不穿不是更好嗎?」而這個疑問在我穿上絲襪後得到了解答,我驚訝的發現,穿絲襪的感覺非常舒服,而且比打赤腳還涼快。我心想:「凡事真的都要經歷過,才會懂。」

之後,我到另一個房間設計髮型。這裡備齊了形形色色的實用假髮和時尚假髮,數量多到讓人不知該從何挑起。還好,這裡也有工作人員根據衣物造型,幫我挑選、試戴幾頂假髮。

我的頭很大,連 NEW ERA 棒球帽都要選購六十二.五公分(比一般男人的頭還大)。即使如此,俱樂部裡的假髮尺寸十分齊全,無論什麼樣的男士都能套用。這間女裝俱樂部準備得十分完備,讓我佩服不已。

最後一步是化妝。令人意外的是,那裡常駐的化妝師竟然是專業人士,還曾經在電影和電視劇拍攝現場做過化妝的工作。憑藉專業美髮師和專業化妝師的手藝,只要花一到兩個小時,中年上班族就可以改頭換面。

當然,在俱樂部穿女裝的所有人,並非像宴會表演那種玩鬧性質的穿上女性衣服,而是非常認真的打扮自己,連化妝都十分講究。

為了上妝,我剃掉了鬍子。這時要將自己想要的形象告訴專業化妝師,再由對方提供建議。決定要化成什麼樣子後,需要靠相當多的化妝工具來改變臉型等。我則是統統交給化妝師打理。

剛開始,看著巨大的鏡子映照出自己的臉時,總覺得有些害羞。不過,沒多久就沒有這種感覺了。反而陷入錯覺,自己宛如變成當紅女演員。

儘管我是男的,然而,在上妝之後,總覺得自己比起在旁邊的女人更美。我看著鏡子,突然發現一件事:「我看起來好像某個人。」對了!是媽媽。兒子長得跟母親完全一模一樣,不知道母親看到我這副模樣,會說什麼呢?

經過兩個小時,終於化好妝了。我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站在巨大的穿衣鏡前。我的眼睛本來就不算小,戴上假睫毛後,眼睛顯得更大了。我的嘴脣塗上鮮紅色的口紅,鮮豔的程度完全不輸旗袍的酒紅色。我穿上白色高跟鞋之後,身高超過一百九十公分。

我現在的模樣,怎麼看都是女演員。我模仿好萊塢女演員走在奧斯卡金像獎的紅毯上,試著擺出優雅的姿勢,化身為不遜色於安潔莉娜.裘莉的美女。

演什麼就得「成為」什麼,不只是「像」

經過完美打扮的我,終於要在女裝俱樂部亮相了。

寬敞的大廳中有兩個女人……不,應該是穿女裝的男人(但我怎麼看,都覺得是女性)。

接著經過照相館。這裡有專業的攝影師會幫忙拍攝照片。我偷瞄一下,館內正好在拍照。這裡也有兩個女人……不,仔細一看,是扮得很可愛的男人。他們看起來就像秋葉原的女僕咖啡廳裡的女僕。這兩個男人穿著輕飄飄的衣服,聽從攝影師的指示,如偶像一般擺出各種姿勢。

看著他們開心的模樣,我猜想:「那兩個人是朋友嗎?還是在這裡才認識彼此的呢?」

再往深處走是酒吧餐廳。氣氛宛如位在飯店和機場的酒廊。那裡只有一個女人……正確來說,是穿女裝的男人坐在那裡看書。他就像在丸之內(按:位在東京的商業重鎮)工作的女性上班族,看起來是個能幹的美人,而非像搞笑藝人知惠美千惠巳一樣,打扮成有點發福的職業婦女。

從我來到俱樂部後,有好幾個小時沒喝東西,於是我坐到吧檯並點了一杯烏龍茶,同時猶豫著要不要找那位正在看書的人攀談。

酒保將烏龍茶遞給我,還附上吸管,我卻一反常態沒有使用。我直接拿起杯子,將烏龍茶一飲而盡。

一見玻璃杯的邊緣因此印上鮮紅色脣印,我立刻拿起衛生紙擦拭玻璃杯的邊緣。這時,我突然驚覺:「啊!我現在的舉止,簡直就是個女人!」

在穿女裝跟化妝之後,我的舉止和動作充滿女人味。或許是穿旗袍的關係,我的姿勢也比平常還要端正。再加上旗袍有開衩,等我回過神來,雙腿也像模特兒一樣整齊靠攏。

男人在這裡享受女裝的樂趣,也一樣在學習像個女人。或許正是這個原因,所以我在這裡看到的男人,怎麼看都像女人。

不只想法要站在對方立場思考,連外表也得配合他

之後,我跟兩個穿女裝的男人接觸,向他們請教事情。其中一個人是某家工作的經營者,另一個人則是東京證交所一部(按:為東京證券交易所的主板,其上市企業以經營穩定、營收能力強的大型成熟企業為主)上市企業的部長。他們都已經結婚了,也有小孩。

我問道:「為什麼會來這裡?」

這兩人都說是因為興趣和抒發壓力。跟有些人下班後會在居酒屋喝酒,或是去卡拉OK和小酒館一樣。自己會在這間會員制女裝俱樂部扮女裝,再喝酒或唱卡拉OK。

他們不是人妖(按:生理男跨女的跨性別者)或男大姐。男扮女裝只不過是興趣,他們說話方式不嗲聲嗲氣,也沒有想當女人到要變性的地步。

他們小時候曾用母親的化妝用品鬧著玩,由於忘不了當時的快感,所以偶爾會來到這間女裝俱樂部,請店家幫忙化妝,然後請攝影師幫忙拍照,或是在酒廊看書。

他們似乎很享受在俱樂部的這段時光。對他們來說,這間會員制的女裝俱樂部,實現了他們的願望。

其中一個人將扮女裝的興趣告訴妻子,另一個人則向家人保密,他說這是祕密的興趣。我繼續提問,這兩個男人仔細的回答。這兩人還說他們每個星期的某天會來這裡一次。

與他們對談的過程中,我深深感受到現實比小說還離奇,社會上還有很多沒經實地取材,就不知道的事情。

我決定這次先回去,沒有找這兩人交涉上節目的事宜。

過了一星期,我又來到女裝俱樂部。這次我花了三個小時以上,努力打扮成宛如好萊塢女演員的樣子。這是為了拜託之前有接觸的那兩人,在攝影機前接受採訪所做的準備。

剛開始他們抗拒電視採訪,沒有允許我拍攝。然而在我熱烈的說服下,他們最後答應接受採訪。答應的理由有兩個。

第一個是,我說的這番話刺中了兩人的心:「這個社會上,或許還有很多男人有相同的煩惱,說不定採訪可以給這樣的人一些建議,能不能請你們上節目呢?」於是他們答應上電視了。

另一個理由,是我花了超過三個小時澈底扮成女人,他們才決定答應採訪。假如我沒有這番打扮,純粹為了好奇,直接以男人的模樣交涉採訪事宜,大概會遭到拒絕吧。

※ 本文摘自《「好厲害!」準備的技術》,原篇名為〈想說服他,就跟他做一樣的事〉,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