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陳乃雄

就在某個百花盛開的春日夜晚,牡丹出嫁了。

男方送來的吉時訂在深夜,在人們熟睡之時。沒有鞭炮與爆竹,一切極其安靜地進行著。牡丹吃完與家人的最後一餐飯後,便進入房間梳妝打扮,這天,照子與春嬌嬸都來到牡丹房裡,同時還有春嬌嬸的母親來充當「好命人」。大家忙進忙出地幫著牡丹祖母一同替她穿上新娘的紅袍。那件繡工精緻的禮服,上身是紅色為主的網襖,在領子的部分刺著相當細緻的花草風景及人物圖像,下身則是以金銀色線繡著龍鳳的劍帶裙,肩上則還有同樣有著細膩刺繡的披肩。照子輕輕地替牡丹敷了粉,塗上胭脂,在夜晚的火光中牡丹的容顏格外豔光四射。看著牡丹的容顏,像極了早逝的媳婦春英,牡丹祖母忍不住別過身擦了擦眼淚。

「要是今天是我阿母來,更不知道要哭成什麼樣子呢。」照子像是了解牡丹祖母的心思,打趣似地說。

「花無錯開,姻緣無錯對,免擔心,牡丹這麼好的孩子,她阿母會在天上保佑她的。」春嬌嬸安慰著牡丹祖母,也安慰著牡丹。

牡丹看著鏡中身穿紅色禮服的自己,淒然地笑了笑。

「牡丹,從今以後,要好好保重自己。」祖母正色地對牡丹說著,牡丹點了點頭,淚滴滴在禮服上,形成了一個深紅色的點,祖孫倆人閃著淚光望著對方,一切盡在不言之中。半晌,祖母將鑲著珠寶鳳冠戴在牡丹梳得整齊不苟的烏黑髮絲上,帶著照子及春嬌嬸走出牡丹房間,坐在客廳等待迎娶隊伍。

牡丹頭戴著沉甸甸的鳳冠,獨自一人坐在只有燭火閃爍的房間。她低著頭望著這身紅衣與自己的雙手,那雙染著鳳仙花的指甲,自己從來沒有這麼美麗過,就像那天元宵與照子一起看的煙火般,自己很快也會像那煙火,美麗地綻放後,消失在夜空了吧?她也想起那個借自己傘的奇怪男子,自己應該也無緣再與他見面了吧。

就在這個乍暖還寒的春夜裡,牡丹將自己交給命運。

過了不久,迎親的隊伍很快就到了,四輛黑色汽車停在了牡丹家門口。

新郎從最後一台車上走下,而金發連忙上前迎接,他心中有無數的疑問得不到解答。

春生帶著笑意,恭恭敬敬地對著金發作了個揖,自顧自地走進內堂,金發見狀連忙跟著跑進屋子,春生繞過廳堂的右側再作一揖,然後對著神明跪在地上,拜了兩拜。

「吾承父命,舉行嘉禮,謹遵鈞命。」春生不疾不徐地盯著金發的眼睛說著。

金發腦中一片混亂,當看見媒人送來的文定禮上面寫著是後山的林家時,他心中便有無數個疑問,畢竟這個人與傳說中林少爺的形象……回過神來,所有人都看著自己,他這才想起自己該說的台詞。

「吾……亦從命照辦。」金發結結巴巴勉強地說完。

金發語畢,春生像是認可般對著金發微笑,又再次跪拜。

接著,張家老太太領著牡丹走出客廳,金發領著牡丹面對著祖先,這對已經許久沒有對話的父女,就這麼沉默地一前一後站在神桌前開始進行著跪拜禮。禮成後,金發愧疚地看著牡丹,本來正要勸誡出嫁女兒的話他一句也說不出口。

「牡丹,阿爸對不起妳。」金發流著淚對著滿頭珠翠,身穿紅袍的牡丹說,「妳阿母走後我沒有好好照顧妳,阿爸……阿爸對不起妳。」

牡丹捧著酒杯,看著自己的父親那不成樣子的道歉,咬著牙忍著眼淚跪下,「是。」語畢,便將手上的酒一飲而盡,再對著四方跪拜一輪後站了起身。

金發邊掉著淚邊拿起紫色的烏巾蓋在牡丹的頭上,並拿著畫著八卦及太極圖的米篩蓋在烏巾之上。烏巾之下的牡丹眼淚不停地滴落,不捨祖母及年幼的弟弟,還有最後父親自私的告解,聽見那番話,她也無法繼續憎恨父親,一直以來總是這樣,她總是對父親的道歉心軟,而也就是那份心軟,才造成今天的局面,牡丹不禁想著,這也是所謂宿命吧。

就這樣,牡丹在好命人的攙扶下,帶著淚走出家門,坐上男方的汽車,邁向她那充滿迷惘無奈的宿命。在迎娶的汽車開始行駛後,車窗丟出了一把扇子。

那把丟出的扇子從此切割出了一個女人與生養家庭之間的界線,那把扇子包含了她前半生的歲月,也象徵著她孤獨的離開,孤身一人前往下一個人生的戰場奮鬥,那是她的人生,也即將變成不是她的人生。

說起後山林家流傳著鬼屋的傳說,在這個村庄是不再被提起,一件發生於十餘年前的慘案。清代開始,林家以米郊貿易興起,在日本人來了之後,由於林家與仕紳認為抗日將會造成更多傷亡,於是決定開城門迎接日本政權進入村子裡,此舉更使林家獲得日本政府的信任,以茶葉的越洋貿易事業積蓄了大量財富,在台灣島也是數一數二的豪商人家。

當時的林老爺將唯一的兒子與台北某間茶行陳家的女兒定親,約定好留學日本的林少爺從日本學成返台後,兩人便舉行婚禮。

但不知是林家樹大招風或是從商得罪了不少人,某天林家闖入強盜,將林家洗劫一空並滅口,除了到外地幫林老爺做事的林家管家阿福之外,林家人連同奴僕十幾口人全遭滅門。當時放暑假回到台灣的林少爺也不例外,當時他逃出了林家,但歹徒卻並未放過他,拿著槍在山林中追殺他。他就這麼被追殺到山下的一條河邊,最後不知生死。而管家阿福在受到如此打擊後,一度傳言他已輕生,也有人說他每天照樣買菜、操持著林家家務,像是林家還有人般。而那名可憐的林家少爺也有許多傳聞,看過他的人聲稱,他只是精神失常,甚至有些可怕的傳聞,說曾看過林少爺吸著動物的血,變成會吸血的妖怪,偶爾出沒在後山。而林家大宅鬧鬼的傳聞也頻頻在村民口中流傳著。於是那棟偌大的宅院就只剩下阿福與不知生死的林少爺居住在裡面。

牡丹所知的林家傳說也僅止於村民的傳說,小的時候人人都說,林少爺是鬼,所以白日總是撐著傘出門,小孩子遇見了他千萬不能與他說話,不然靈魂會被吸走。這件事情隨著牡丹長大漸漸也覺得只是類似虎姑婆般的無稽之談,但當她真正見到林少爺,觸摸過他異於常人那冰冷的手、見到他淺褐色的眼珠時,又想起了當年的那則傳說。


※ 本文摘自 《牡丹》,原篇名為〈鬼宅新娘〉,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