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鮑伯.戈夫;譯/劉如菁

【為你的水桶注入什麼,你就會成為什麼。】

我常常被問到,我覺得自己的人生過得好嗎?這大概是個好問題吧,起碼不是閒扯淡,我的朋友是真的想知道我過得如何。但我覺得還有一個更好的問題:你的人生有讓周圍的人過得好嗎?因為如果周圍的人過得不怎麼樣,那我們也就好不到哪裡去。

你的人生有讓最親近的人過得好嗎?

我總是匆匆忙忙的,所以會同時幫兩隻腳套上襪子,或者邊走邊綁鞋帶以節省幾分鐘時間。我在餐廳點壽司,是因為我認為等魚煮熟太慢了──但我並不喜歡吃壽司。當我不趕時間的時候,卻會花時間在不耐煩,說來誇張,有時候我甚至連喝咖啡的時間也在趕。

這樣的生活對我而言雖然很不錯,但我不免懷疑對周圍的人好嗎?於是我問身旁的朋友。你知道怎樣嗎?我的沒耐性快把他們逼瘋了。

在問了那個問題的幾星期後,我發現一本美麗的童書,它使我完全改變了。那本書在講水桶,概念很簡單:給我們的水桶注入什麼,我們就成為什麼。我知道我需要為我的水桶注入耐心。

我決定實驗這本書中所說的,於是去五金行買了一個金屬製的水桶。我要連續三週隨身帶著它,然後看看實驗結果如何。這是鍍鋅的鋁桶,手柄是金屬線,提著它讓我看起來像一位酪農。我把我的桶子放在車子裡、放在船上、提著搭地鐵

到哪裡都帶著。飛機上的乘客問我是不是有尿失禁的問題,我開玩笑的回答:「其實是有,」我接著說:「我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我很沒耐心。」我讓他們知道我用水桶提醒自己,每天都要讓自己充滿耐心。

如果拿一堆交易裝滿水桶,我們就會變成生意人;如果裝滿辯論,我們就成了律師;如果裝滿批評論斷,就成了憤世嫉俗者;如果裝滿喜樂,就會經歷幸福快樂。我實在太相信水桶背後的概念了,以致有一天我在裡面放了好幾個甜甜圈,想看看我會變成什麼。

我有個朋友叫藍迪.菲利普斯,他是一個活得很精采的人,他牧養的奧斯汀生命教會(LifeAustin)更加精采。藍迪邀請我到他的教會去演講,而且差不多提早一年就跟我敲時間。我二話不說就接下這個與藍迪一同服事的機會,直到接近那個週末時我才發現,我要演講的那天竟然是「超級盃星期天」。通常我不在賽季期間觀賞球賽──我實在沒耐性。但是我很喜歡看超級盃,老實說,我愛的是跟我老婆窩在一起吃烤起司辣味玉米片。

一年中,我和老婆沒有一起過夜的天數不多,偶爾到國外出差才會分隔兩地。一般出差時她會在清早五點半載我到機場,她從來不問我去哪裡,我也沒想過要告訴她。我通常早上出門到某地,然後飛回家吃很晚的晚餐。要是有人問她我去哪裡,她總是回答:「他在回家的路上。」因為我一直是這樣。當然也會遇到幾次晚上真的趕不回家,但我們不覺得這有什麼好難過的,只是盡量減少這種情況就是了。

我算是精力充沛的人,所以經常遠行、跟一大群人碰面,我覺得這種生活還不錯。然而,如果問我老婆怎樣才好,她當然是希望我待在家裡。我覺得待在家裡也不錯,因為她也在的緣故。所以我從不去想有什麼理由不回家,我總是會回到家。我會為了回家吃晚餐而從亞特蘭大飛回聖地牙哥,然後隔天一早又飛到東岸,多年來都是如此。我花了超過二十年每天早上通勤,從聖地牙哥到西雅圖,而且總是回家吃晚餐。我們的孩子一直到上國中才知道真相,他們說:「爸,你說你在市中心上班的。」

「我是啊。」我露齒而笑。誰叫他們不問我是在哪個城市上班。

我並非試圖用有效能的方式愛妻子和兒女,只是盡量不缺席而已。

我在藍迪的教會講完最後一堂主日聚會,立刻跳上租來的汽車直奔機場,想要趕回家看超級盃比賽。一如往常,我的時間很緊迫。抵達還車地點時,有幾條車道前面有服務員,於是我選了車道開始排隊。過了幾分鐘毫無動靜,於是我把頭伸出車窗外,想看看被什麼事耽擱了。在這條車道前的服務員,兩眼凝視空中,彷彿在回想某一首老歌怎麼唱。我不耐煩的踩著煞車,用手指敲儀表板。過了五分鐘,我嘆了一大口氣,對著無乘客的車廂說:「真是的!」就在這個時候,隔壁車道動了起來,一部一部順利通行。這下我可惱火了,我不否認我真的很火大,飛機是趕不上了,都是「那傢伙」害的。

你知道我在講誰。他好像只有減速、停止和倒退這三檔而已。我坐在租來的車裡,手指頭不停地敲擊方向盤,等待他恢復意識。我前面那部車移動了一寸,然後又是等。等到球季都過了,我才終於向前移動。我的不滿情緒已經高到不能再高,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放在副駕駛座上的水桶,我竟然把它給忘了!

「用耐心裝滿它。」我反覆地對自己說:「用耐心裝滿它。」終於,服務員慢吞吞的朝我走過來,我看冰河移動速度都比他快。他緩緩打開車門,然後問:「請問這次租車的經驗如何?」

要是以前,我會用我的桶子堵他,或是酸他一句,讓他知道他做得太爛了,害我錯過班機。

但這次我內心起了一些變化,因為我用了二十五分鐘盡力讓水桶裝滿耐心。這次,我沒有一時衝動臭罵他一頓,反而一邊下車一邊對那個人說:「很愉快的經驗。這部車很棒,你很棒,飛機很棒,人生很棒。希望你今天過得很棒。」我都不認得自己是誰了。就像有個會說腹語的人,將他的手放在我背後操縱我的嘴巴,替我說出這些話。舊版的鮑伯並不像是說這種話的人。你知道嗎,那的確不是舊版本的我,而是裝滿耐心的桶子在說話。

我錯過了班機──它早就飛走了。我提著我的桶子下車,朝航廈走去,準備重訂機票。停車場才走到一半,就有人從後面跑來搭我的肩,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嘿,我只想讓你知道──」他停下腳步喘口氣,接著說:「今天你在教會的演講,講得真好。」

你在場?我心想,驚訝得倒吸一口氣。

真是好險啊,假如他知道剛才我在排隊時在想些什麼,就是突然想起擱在乘客座位上的桶子之前,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儘管在舞臺、講臺、專業領域、工作職場,或在信仰群體裡,我們裝出一副很行的樣子,但是我們跟耶穌的關係有多深,其實從我們怎麼對待租車服務員、超市結帳櫃檯的裝袋員,或是銀行櫃員、換輪胎的工人,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雖然我做不到的時候還是比較多,但幸虧那天我桶子裡的東西裝對了,否則我裡面潑灑出來的情緒和言語,一定會讓那個人大受打擊,也會顯出我是一個沒耐心又自私的傢伙。

別人會從我們實際做的事了解到我們真正相信的。每個人都有一套計畫,但是神要找的是知道自己所為何來的人。絕大多數時候我做每件事都是以自我為重,儘管我盡量不讓別人看出來。我做什麼安排都是根據我的行程表和我的時間,我的感受和我有多趕時間才是最重要的。

雖然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我開始以愛神和愛周圍的人為人生目的,效法耶穌愛人的方式,實際去愛我周圍的人。儘管我很想把事情搞得複雜一點,步驟多一點,以掩飾我的無所作為,但其實就是這麼簡單:愛我的鄰舍,即使我的鄰舍是負責處理還車、做事慢吞吞的服務員。這意味著我必須換個方式來面對他們,我得拿出不合理的大量耐心、和善與體諒,才是做到愛鄰舍。

困難在所難免,從遭遇困難時的反應可以看出我們的為人。當我困惑迷惘時,當我感覺受傷時,或是當我精疲力竭、挫折灰心時,我要學習如何用愛裝滿我的桶子。人不是在被栽培的地方成長,而是在被愛的地方成長。

假如我跟著自己的感覺朝租車服務員發洩情緒,或許可以暫時消氣好過一點,但那些話對他而言並不好受。那天我對他說的話,是我應該說的,因為我用耐心裝滿我的桶子。結果,許多恩典被釋出到世上,這是個既簡單又困難的舉動。那個站在教會講臺的人,跟排在辦理還車手續隊伍的人,需要是同一個人。如果你做不到,要麼別再開車、要麼別再站在講臺。要把這兩個不同的人變成同一人,得花費一生的時間──再加上一個大桶子。

本文介紹:
為愛做點傻事:在心很累的世界,重新發現愛的美好》。本書作者/鮑伯.戈夫;譯者/劉如菁;出版社/格子外面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給內心總是很累的你
  2. 內在驅動心理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