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鮑伯.戈夫;譯/劉如菁

【跨出下一步所需要的綠燈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多】

我花很多時間在搭飛機,真的很多。人們散布在世界各地,而我喜歡跟人聚在一起,所以飛機就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光是去年我就飛了將近五十萬英里。當地機場的工作人員稱我為「Mr. G」(編按:作者姓氏為Goff)。我進出機場的次數多到數不清,有時不免覺得自己像電影《航站情緣》裡的湯姆.漢克斯。我曾懷疑到底有誰會在機場的服飾店買衣服?現在我有點不好意思地承認,我會。

我也會開飛機,這表示有時我會自己開飛機到某些地方。如果我發現下一個需要去的地方車程很長,而開飛機則有一條橫越幾座山的捷徑時,我就決定要免除困在加州車陣的麻煩,開一架小飛機過去。我打電話給一名飛行俱樂部會員的朋友,他幫我拿到一個便宜的價格──租金一小時一百美元,比租車的價格高一點而已。可想而知,那是一架老舊飛機,但是有什麼關係呢,能飛就好,於是我租下它。

我出發前往機棚時拿到一張表,並迅速擬定一個飛行計畫。記得初次飛行時,我還搞不清楚什麼叫飛行計畫。不是很簡單嗎?飛抵目的地,然後再飛回來,途中不要撞到任何東西。後來才知道,無論什麼時候要升空,第一件事就是搞清楚在你的航線中最高的障礙,主要是為了保命。飛往棕櫚泉(Palm Springs)的航線,最高的障礙物就是一座六千英尺的山,所以我要以八千英尺的高度橫越以保安全。

棕櫚泉的活動結束之後,天色已晚,大約是晚上十點。我開車返回當地機場,準備登上小飛機起飛。

回家的航程平順,我既沒有在空中做滾翻,也沒有穿行峽谷,接近家鄉的機場時,我開始做例行的降落程序和檢查。最後的步驟之一是把操縱桿往後拉,放下起落架。控制板上有三個綠燈,讓駕駛員知道每一個輪子都完全放下、鎖定,準備著陸。當你看到儀表板上三個綠燈全亮,就知道已經做好降落準備了。

我把操縱桿往後拉,聽見輪子轉至定位的聲音,這時卻發生一件沒料到的事。眼前只有兩個綠燈亮起─後面兩個輪子都就位了,但是前起落架的綠燈沒亮。我的疲倦感頓時消除,立刻呼叫塔臺,試圖裝酷。

「塔臺,我想我沒有前輪。」

「這是塔臺,收到。請從塔臺邊飛過,我試著看一下你的起落架。」

我調整飛行路徑從塔臺「擦邊而過」,感覺像《捍衛戰士》裡的湯姆.克魯斯,只除了當時天色全黑,根本沒人看得見我。飛過塔臺後,管制員用無線電呼叫。

「這裡是塔臺,太黑了,我看不出來起落架有沒有放下來。」

等一下,你說什麼?就這樣?沒別的可說嗎?我很想透過無線電吼回去:「什麼叫做看不出來?你是不是塔臺的人啊你?怎麼可以不知道!」

一兩分鐘之後,塔臺管制員再次透過無線電告訴我,再一次飛過塔臺,於是我照做,但他還是說他看不清楚。這下麻煩了,只亮兩個綠燈該怎麼辦。

又過了漫長的幾分鐘,無線電再度傳來管制員的聲音:「你是不是要宣布緊急降落?」

我輕笑了一聲,說:「老兄,大概十五分鐘前我就貼著塔臺宣布緊急降落了。」

我的腦袋瘋狂地運算如何解決危機,我所能想到的每一個選項都不太有吸引力,如果在沒有前起落架的情形下著陸,結果不會太好。如果我繼續飛,最後燃料用盡,後果只會更慘。如果我不趕緊去上廁所,嗯,我們都知道結局如何。

我們都曾落到類似的處境,指望某件事發生但一點動靜也沒有。一份工作、一個約會、一份紅利、一個回答、一個判決。我們都曾經等著更多的訊息、更多的確認、更多的肯定,總是希望再多一些,無論什麼都好。我們想要釐清卻反而會感到困惑,想要答案卻得到更多問題。我們訂出完善的計畫卻出現非預期的事情,一件又一件,像髒衣服堆在地上。也許我們一直盼望某一扇門能開啟,或某一扇門關閉;我們希望某件事最好趕快結束,讓一切都過去,或是很希望某件事能趕快啟動,讓一切開始。當所有的徵兆都指向一個方向的時候,竟瞬間出了差錯。我們為自己擬妥的飛行計畫是從山頂上方飛過去,實際狀況卻迫使我們在山谷間低空穿越。

簡而言之,絕大多數人都想要得到比自己所需要的更多的綠燈,而且很容易忘記我們的信心、生命和經歷就是那些綠燈。這時我們需要做一件事:不要繼續在空中盤旋,而是讓飛機著陸。神容許這種事情發生,不是為了要混亂我們的思想,而是要用這些環境來雕塑我們的心靈。祂知道困難、艱苦和混沌不明都能使我們成長,因為那會提醒我們要完完全全地倚靠祂。

我不認為神使用紙牌魔術(cardtricks)抓住我們的注意力,相反的,祂賜給我們希望、夢想和願望。祂已經給我們韌性、彈性和勇氣;祂使我們在某些事上表現出色,某些事上顯得笨拙。祂把喜樂的、美麗的、有趣的人帶進我們生命中,也帶來一些難搞的人。有時候祂改變我們計畫的航道,把我們依賴的已知事物拿走,讓我們低空飛行穿越不曾經過的山谷。

不要忽視你眼前已亮起的綠燈。有什麼事會使你高興?有什麼會點燃你的想像?是什麼使你充滿了深刻的意義和目的感?又是什麼使你更親近神?哪些事物會在你和他人的生命中長存?去做那些事情吧,那些都是你的綠燈。絕大多數人其實已經獲得比實際所需還要多的綠燈了。不要只等著響應別人發起的運動,運動不過是一群人開始採取行動罷了。所以採取行動吧!找出自己的下一步要做什麼,然後為自己發起運動。

當我在飛機上需要三個綠燈全亮時,卻只亮了兩個。也許你希望擁有十個綠燈才會投入神要你冒險去做的事,但你只得到八個。有一次我聽到一位朋友說,所有的機會都伴隨著截止日期,如果你沒有抓住眼前的機會,它就會在某個時間點消失不見。讓我們這樣想吧:所有在你內心深處催促你朝向又大又美的事前進的驅動力(大到你會怕),都有可能是絕無僅有的。現在就是時候了,你的人生、你的經歷和你的信心都是你的綠燈。採取行動吧。

雖然我不知道小飛機的輪子是否都正常,也擔心我的起落架,但我知道神與我同在。塔臺跟我之間陷入了沉默,這很合理,因為該說的都說了,多說什麼也不能變出個輪子。似乎就在這種無言以對的時候,我更感受到神的同在。雖然不知道在我焦急準備降落、等著飛機在跑道爆炸或擦出火花和產生尖銳刺耳聲音的同時,塔臺管制員在忙什麼,但我知道神在做什麼──祂與我同在。

我完成進場並越過跑道上的第一道白線,是時候準備著陸了,我盡可能慢慢地將飛機降下來,同時盡可能讓機頭上揚。這時我閉眼深呼吸,呼氣睜開眼,好,就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飛機下降靠近地面,後輪著陸,當機頭也下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在倒數:三……二……一……

數到零的時候,要麼發生螺旋槳撞到水泥地,要麼就是出現輕微地彈跳,表示前輪放下且鎖定了。無論哪種情況,來到這一刻我完全是旁觀者。

我已經默數到零。

出現一個彈跳。前輪就在那裡。

我開始歡呼、大叫又大笑。

後來我搞清楚了:使我在空中有這段曲折經歷的原因,是因為一顆五分錢的燈泡燒壞了。

那晚我花太多時間盤旋在機場上空,因為我沒有獲得全數的綠燈。我想這也是許多人的人生處境。不要讓一個五分錢的燈泡阻礙你實現目的。對於我們想要獲得更多的印證,祂並不意外,祂只希望我們不會為了多等到一個印證而被困住不走。

本文介紹:
為愛做點傻事:在心很累的世界,重新發現愛的美好》。本書作者/鮑伯.戈夫;譯者/劉如菁;出版社/格子外面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你的生命,是一份美麗的禮物
  2. 女孩洗把臉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