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吉田絃二郎;譯/林佩蓉、張嘉芬

八月的霧島

月光映照在霧島的山谷。明月與繁星都閃耀著我從未見過的美麗光芒;月亮那彩虹般的光暈高掛在惡魔深淵般的廣闊天空。

山腳下的原野與山谷也籠罩在一片霧海中,月光映照著那片濃霧。

我們和市來老師聊天聊到天亮,聊到中學時代住在市來老師家裡的M在歐洲航程中死去,還有T的弟弟自殺的話題。

隔天早上,市來老師下山回大隅去了。山腳下,山谷裡再度雲霧繚繞。只有山頂冒出頭來,就像群島一樣飄浮在雲海中。雲海下,老師的車正往山下開去。

下午,我們決定爬上韓國岳,它是霧島第一高峰。過了榮之尾溫泉旅社後,山路突然變得十分陡峭。一位嚮導為我們帶路,我們走過三、四人才能合抱的日本榧樹、猿猴楓與赤松等植物繁茂生長的原生林,因此我們必須步行長達一里的距離。山中雖然林木茂盛,但仍然十分明亮。不知名的小鳥一邊鳴唱,一邊在樹梢間飛來飛去。葉片光芒璀璨,讓我們看得出神,便在此短暫駐足。在那裡,就連路旁一株羊齒蕨的葉片都牢牢抓住我們的目光,炫麗奪目、清香宜人。松鴉和黃鶯的叫聲伴隨溪谷傳來的聲響,不絕於耳。倒下的樹木巨大的身軀橫躺在林間,每次跨越時我們都會用手和臉頰碰觸樹幹上的冰涼苔蘚。

霧氣在樺木林中悄然無聲地散去,我們摘了些野苺來吃。

穿過原生林後,山景突然開闊了起來,那裡柔嫩的草葉在曠野中得以盡情享受八月的陽光。

黃鶯的叫聲從杜鵑花和齒葉溲疏之間,彷彿順著草叢的光線流轉而來。「看到大浪池了!」男嚮導大喊。以韓國岳為背景,千年原生林包圍的寬大火山口凝聚了海拔五千尺的雲與霧,在碧綠的大浪池中滿溢。在周長二里、令人心生絕望的森林環繞的山頂水池,在千尺山崖下一邊輕撫著萬古的聖泉,白天棲身於深藍色天空下,懸浮在露出山頂的白雲上;夜晚大概會吞沒銀河的倒影,掩蓋明月的亮光吧!

這番景象何等神聖壯麗、何等寂寞靜謐!雲霧繚繞間,韓國岳的翠綠山頂探出頭來,白雲在大浪池裡留下銀白色倒影,接著又舔舐著高原上的嫩草,一邊往山谷飄落。

韓國岳的山影和天空的倒影交錯之處,一縷銀線將池水一分為二,水波在半片池水中發出微弱的聲響。

我從來不曾見過如此閒靜、優美的山中池水。它太過神聖,不容人類接近。

我甚至思忖著,這是神為了讓天空、繁星與白雲的倒影有個棲身之所,才創造這座池水。

我們爬下山崖,站在池邊。有隻名叫五郎的狗艱難地跟著嚮導到來,牠最先跳進池中,接下來我們在池邊大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牠就只是蹲坐在水中突出的岩石上一動也不動。我覺得非常有趣,一直觀察受到池中靈氣衝擊的五郎。

布穀鳥一邊鳴叫,在池面上輕拂而過。隔了應該有七、八百公尺的對岸,從峭壁的古林裡傳來響徹山間、有如笛聲的哀戚曲調,那是樹蛙的叫聲。不知道該說是莊重或是森嚴,這是人類難以仿效的大自然交響樂,我內心感動不已,在草叢中跳起舞來。

我們趴在岩石上喝起池水,聖泉指的大概就是這種泉水吧!

山間與池水水面都籠罩在雲層裡,我們爬下微暗的山路。

男嚮導聊起一些傳說。據說許久以前,日向一家大型酒商的美麗女孩跳進大浪池,成為這座池的主人。

那天是中秋節,夜裡的明月如水一般澄淨。我捨不得睡,便在溪谷邊漫步到半夜。我想像映照在大浪池的月色之美,眺望著天空。在這裡,明月與繁星全都在廣闊天空中探出頭來,並非平面,而是成為一個球體,在空間裡燃燒。

櫻島、加治木都在月光下描繪出淡彩色的畫。

突然有人叫住我,原來是牧園村長M先生。M先生的風采樣貌正如霧島的大自然一樣質樸平實,讓人感受到無限的溫暖。

M先生一群人在月下喝著此處特產的燒酒。

在明月高照的夜裡互相敬著燒酒,載歌載舞的平凡生活,讓我想起蘇格蘭詩人羅伯特・伯恩斯(Robert Burns)的詩中描寫的蘇格蘭人的生活。

在長者眼中擁有優良風俗且剛毅的鹿兒島男性,想來是在此處的山海之中純樸的燒酒聚會期間培養出的氣概吧!

月光映照著霧海、照耀著群山。仔細傾聽,應該會聽到我們從幽暗森林的深處、濃密霧海的底部喝著燒酒,吟唱哀傷的歌謠。

本文介紹:
和日本文豪一起來趟小旅行》。本書作者/林芙美子、島木健作、岩野泡鳴、田山花袋、島崎藤村、岡本綺堂、徳田秋聲、若杉鳥子、芥川龍之介、横光利一、北原白秋、吉田絃二郎;譯者/林佩蓉、張嘉芬;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郵輪限定 鹿兒島6小時瘋玩攻略
  2. 九州攻略完全制霸2018-鹿兒島‧宮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