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安德魯.雷伊;譯/向淑容

坎培拉郊區有一棟房屋成了連續竊盜的目標。這戶人家第六度被人從窗戶闖入,偷走家中九歲兒子房間裡的物品。[1]不過這次小偷被逮個正著,是隔壁人家的九歲男孩──當時他拿著一個枕頭套,裡面裝滿樂高積木。

員警拉莫斯(Rudi Lammers)獲報到現場時,決定不要只按照平常處理少年犯的程序辦案。反之,他和兩個九歲男孩坐下來,然後問受害者:「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做?」

答案令他很驚訝。受害者從枕頭套裡倒出一半的樂高積木,把剩下的給了小偷。然後他說:「只要你想玩樂高,就過來玩吧。可是你能不能從前門進來?因為每次你從窗戶進來,我爸都很生氣。」

數十年後,拉莫斯在坎培拉的一家俱樂部遇到一個男人上前在他耳邊低語:「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那個樂高男孩。那次的事改變了我的人生。」先前那個小小偷從那次之後便不再偷竊,現在經營一家建設公司。

當時拉莫斯是以非正規的方式實行「修復式司法協商」──將犯案者與被害人集合起來,討論犯案者該如何修補自己造成的傷害。修復式司法在傳統社會相當常見,包括紐西蘭的毛利人,以及美洲和澳洲的原住民社會。從一九八○年代開始,犯罪學家便主張修復式司法會引發羞愧感與補償心態,可能比罰金或刑期更能遏制犯罪。但是修復式司法剛開始實施時,許多人認為它很愚蠢,或者太溫和。

修復式司法

一九九○年代後期開始,印第安納波利斯、倫敦與坎培拉這些特質各異的地方都在進行實驗,把罪犯隨機送入修復式司法或傳統司法程序。某些案件種類──例如家暴或詐欺──不適用修復式司法,不過這些實驗涵蓋其他罪行,範圍相當廣,包括侵犯人身、強盜與汽車偷竊。

研究者整合來自世界各地的十個修復式司法實驗結果(這個處理方式稱為後設分析),結論認為修復式司法確實能減少犯罪。[2]經歷過修復式司法程序的罪犯,在接下來兩年中再度犯罪的比例明顯較低。社會因此得到的好處多於付出的成本。在倫敦的實驗裡,因犯罪減少而得到的收益,價值比實施修復性司法的成本高了十四倍。在一項令部分理論家感到意外的結果中,修復式司法似乎對遏制暴力犯罪特別有效。

坎培拉的實驗結果顯示,修復式司法也幫助了被害人。相較於那些被隨機分配由法庭審理的案件,透過修復式司法處理案件的暴力犯罪受害者比較不擔心加害者會再度傷害他們。在修復式司法之下,受害者得到誠心道歉的機會也多了五倍。受害者也被問到如果他們有機會,是否會傷害加害者。在上法庭的案件中,將近半數的受害者後來說他們仍然想要報復;相較之下,以修復式司法處理的案件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受害者這樣說。許多犯罪行為的動機就是報復,所以這個結果意味修復式司法也許能幫助避免一報還一報的暴力循環。[3]

在刑事司法中,直覺想到的解決方式不一定能產出最好的結果。美國的暴力犯罪率自一九九○年代初期至今下降了一半。[4]與此同時,入獄率卻幾乎翻倍,有將近百分之一的美國成年人在獄中服刑。[5]未完成高中學業的黑人一生中會入獄的機率是三分之二。[6]參議員布克(Cory Booker)曾在二○一五年指出:「目前受到刑事管束的非裔美國人,比一八五○年的奴隸總數還多。」

隨機試驗能否同時促進降低犯罪率和入獄率?在本章裡,我要探討四種刑事司法實驗:防治、管制、懲戒、監獄。要創造一個犯罪和懲戒較少的社會,這些步驟每一個都必須做得正確。隨機試驗能幫我們達到目標嗎?

註釋
[1] Ross Peake, ‘ACT police chief learnt a valuable restorative justice lesson early on’, Canberra Times, 20 July 2015.
[2] Heather Strang, Lawrence W. Sherman, Evan Mayo-Wilson et al., Restorative Justice Conferencing (RJC) Using Face-to-Face Meetings of Offenders and Victims: Effects on Offender Recidivism and Victim Satisfac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Campbell Systematic Reviews 2013:12, Oslo: Campbell Collaboration, 2013.
[3] 舉例來說,澳洲的凶殺案件中,有四%的動機是報復:Willow Bryant & Tracy Cussen, ‘Homicide in Australia: 2010–11 to 2011–12’, National Homicide Monitoring Program report no. 23, Canberra: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Criminology, 2015.
[4] 根據聯邦調查局的統一犯罪報告計畫,暴力犯罪率在一九九一年與一九九二年是每十萬人超過七百五十件,但是二○一三、二○一四及二○一五年則下降到每十萬人少於三百七十五件。
[5] 二○一五年,有一百五十二萬六千八百人被關押在聯邦與州立監獄 (E. Ann Carson and Elizabeth Anderson, ‘Prisoners in 2015’, Bureau of Justice Statistics,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NCJ 250229, 2016) 另有七十二萬一千三百人關在地方監獄 (Todd D. Minton and Zhen Zeng, ‘Jail inmates in 2015’, Bureau of Justice Statistics,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NCJ 250394, 2016).根據美國普查局,二○一五年的十八歲以上居住人口為二億四千七百萬人,所以成年人的監禁率是○.九%。歷史趨勢可參考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The Growth of Incarcer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Exploring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Washington, DC: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014.
[6] Bruce Western & Becky Pettit, ‘Incarceration & social inequality’, Dædalus, Summer 2010, pp. 8–19.

※ 本文摘自《隨機試驗》,原篇名為〈控制犯罪〉,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