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路邊攤

電影現在已經演到了最後一幕。

在前面兩個小時的劇情中,無惡不作、毫無人性的大反派,現在正跟主角展開最後大決戰。
雖然是最新的電影,但是最後的劇情卻很俗套,在大決戰開始前,正反雙方都把武器丟在地上,赤手空拳的開始決鬥,這好像是從八○年代開始就一直延續至今的傳統情節,好像少了這種橋段,就不能稱之為動作電影了。

正反雙方打得相當激烈,演主角的是最近剛崛起的一位年輕演員,很受女孩子歡迎,是新一代的青春男神,而演反派的那位演員,相較之下就像路人般,從沒看過他演戲。

但,他卻是我的父親。

父親因為某種的原因,我很少見到他。上一次看到他本人,應該是十二年前了……而此刻在電影螢幕上看到他,感覺得到他變蒼老了,變憔悴了。但在他枯瘦無害的外表下所演出的形象,卻是一個完全相反的角色,奸詐、貪婪、狡猾、殘忍……他完美詮釋了這個反派角色。
電影院所有的觀眾,包括我,看到最後一幕,都對他恨得牙癢癢的,恨不得直接衝進電影裡殺掉他。

是的,就連我也是這麼想的。

但我心裡所想的,還有另一個問題。如果一開始可以自由選擇要當反派或主角,父親會選哪一個呢?

眼看著大決戰要落幕了。在主角持著武器猛攻之下,父親被打到右腳骨折,左手肘也被打斷了,已經無法反擊,父親拖著身體往走廊的角落爬去,而主角緊追在後,只差最後致命的一擊了。相信現在所有的觀眾都希望主角可以快點殺掉反派,迎接完美大結局吧?但我卻仍想著剛剛那個問題……

父親,如果給你選擇的權利,就算你明明知道會有這樣的下場,就算你有難以出口的苦衷,你還是會選擇反派嗎……

依照動作電影的標準公式,反派在死之前,都會有時間可以講幾句話。父親正對著鏡頭,剛剛所提的那些反派特質,此刻在父親的眼神中完全消失了。

「對不起……」父親說出他最後的台詞:「可以……原諒我嗎?」
主角則說出一句已經聽到膩的台詞:「原諒你是上帝的責任,我不是上帝。」
下一幕,主角拿起武器貫穿了父親的胸膛,父親發出哀嚎,畫面特寫著他胸膛的傷口,鮮血濺上了鏡頭,全場觀眾同時發出歡呼,因為這一幕實在是太真實了。

「好棒!果然夠真實!」

「現在看電影,就是為了要看反派死掉的畫面啊!」

坐在我旁邊的兩個陌生人開始交頭接耳。

「哇哈,多虧了《新電影法》,真的大開眼界。」

「嗯,結局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

「欸,你知道這反派犯了什麼罪嗎?其實他這樣……死得也蠻慘的耶。」

「管他的,反正都被判死刑了,管他為什麼被判死。」

是啊,《新電影法》,那是政府跟電影界所合作的新法案。
死刑犯在死刑定讞之後,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傳統的槍決,另一種則是跟電影公司合作,在嚴密的看管下接受訓練,並在電影中演出反派角色,而當這個角色死亡時,也就是真正的死期。

因為是經過政府立法同意的,所以主角殺人的行為是合法的,也算是另類的處決了犯人,而真實的死亡效果,也帶給觀眾不少娛樂,畢竟現在的觀眾胃口越來越大,已經不知道怎樣的電影才能夠滿足他們,用死刑犯來演出反派,並且真正的殺死他們,觀眾很滿意這種效果。
如果犯人選擇跟電影公司合作,演出真實死亡的反派角色,有兩個好處。

第一個是在演出跟訓練期間的生活相當優渥,完全是大明星的規格,當然警衛的看守也很嚴密。

有些犯人不想在死前一直被困在牢房裡,就算要死,也要享受過再死,於是選擇演出反派。
第二則是片酬,片酬相當豐厚,而且全數都會給予犯人的家屬。

我的父親,在電影中是真實地被主角刺穿了胸膛,依照合約,我們家可以拿到不少的片酬。
被判死刑的父親究竟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家人才選擇演出反派的呢?我已經無法問他了。

《新電影法》剛推出的時候,我年紀還小,父親當時帶我到電影院看一部動作片,片中的大反派最後被正派的角色們圍起來,用機關槍掃射了幾十發子彈才死去。

擔任大反派的犯人,他的胸膛在螢幕上被子彈貫穿、四肢關節被子彈擊碎,唯有臉孔保持完整,沒有人將槍口瞄準他的臉部。

導演會這樣安排,應該是刻意要讓觀眾看到犯人痛苦死去的表情吧,但是螢幕上呈現出來的效果卻是相反的,犯人的臉上沒有半點痛苦,他反而像是終於解脫了般,低頭看著自己滿身彈孔的身體,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走出電影院時,父親問我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想當正派還是反派?

我不經思索地馬上回答,當然要當正派,因為演反派的壞人真的會死掉,但是正派的人可以繼續活著,而且被大家當成英雄。

這應該是每個小孩的標準答案,但父親聽到我的回答後,表情很怪異,似乎想聽到我回答另一種答案似的。

「你要記住,每個反派角色都有自己的苦衷,沒有人原本就是壞人。」父親當時說:「演到讓每個觀眾都能感受到反派不得不做壞事的理由,讓觀眾同情反派,甚至開始支持反派……這樣一來,反派也有機會成為英雄的。」

一個月後,父親因為殺人而被逮捕。

對家人照顧無微不至的父親為了償還龐大的債務,在搶銀行時跟警衛發生扭打,走火的槍枝不只殺死了警衛,還打死了兩個無辜的民眾。這件事情發生後,年紀還小的我被送到親戚家,從此沒再見過父親。

而十二年後,我現在終於在電影院的螢幕上看到他了。

電影散場,觀眾陸續離席。但我還坐在座位上,深思著最後一幕──父親的台詞,跟他的眼神。

或許父親的那句台詞並不是跟主角說的,而是在跟身為觀眾的我說的。

反派也有機會成為英雄……我很想親口跟父親說,他在我心中兩者都做到了。


※ 本文摘自 《你敢不敢一起來?》,原篇名為〈反派角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