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愛麗絲

愛麗絲

愛麗絲,沒有掉進仙境的那位,a.k.a雷文克勞榮譽校友,文字就是魔法。

文/愛麗絲

「這本書有很多亮點一定要先讓大家知道,其中一個就是——夫夫之道推薦啦!」阿凱與里歐這對同性伴侶YouTuber,在共同創立的頻道「夫夫之道」上,講述閱讀《在我遇到老公之前》的心得。該書作者七崎良輔,在書中寫下自己從小到大,因為性傾向所面臨的自我懷疑、霸凌歧視及情感經歷;如今,七崎良輔已經與亮介成為日本第一對舉辦婚禮的同志伴侶,一路走來多麼艱辛,全濃縮在字裡行間。令人難過的是,每對同性伴侶不論身處何地,或多或少都碰過類似經歷,儘管台灣是亞洲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優等生,也無法倖免。

求學階段,七崎良輔因為走路姿勢被罵娘娘腔、人妖,當旁人對他天生的習慣動作、性別氣質投以異樣眼光時,師長採取的錯誤方式反倒越幫越忙,「老師把七崎良輔叫到台前,問全班:『你們覺得七崎良輔是人妖嗎?他是正常的男孩子嗎?』老師可能是想幫助他,但他用錯方法了。」阿凱描述書中內容,一旁的里歐感同身受,「不就跟我一樣嗎?可是我天生就是這樣啊!」

天生如此,卻被狹隘的社會目光認為「不正常」並加以排擠。究竟什麼是「正常」與「不正常」?社會用惡意輕易將那些略為與眾不同的個體區隔出來時,常常並未深入思考。「甚至不一定跟同志身份有關,有時只是性別氣質的表現而已,」家中篤信佛教的阿凱,手上長年戴著佛珠手鍊,從小喜歡閱讀、繪製少女漫畫,不同於大眾定義的男性形象,就曾讓他面臨質疑,「甚至老師會直接說我怎麼這麼娘娘腔?說畫漫畫是女生做的事,」阿凱自幼就具高度自主意識,倒也不真的受此影響。「反正我就比較叛逆,也不太管他們怎麼說啦!」

但對里歐而言,那卻不是能說不管就不管的經歷。

「你沒有小雞雞吧?憑什麼上男廁?」

「我那時候聲音比一般男生高、走路習慣內八、體型比較胖、流汗會臭,」里歐從國小開始,就因行為舉止長期遭霸凌排擠,甚至遇上與玫瑰少年葉永鋕一樣的對待。「我不敢下課時間去上廁所,因為同學會把我從小便斗拽出來,說你沒有小雞雞吧?憑什麼上男廁?」里歐因此躲進馬桶隔間,卻有同學從上方潑下一整桶水。

Photo Credit: 春光出版提供

「後來我只敢上課時間去,老師卻認為我特別難搞,」里歐也曾試著向老師說明、求助,最後卻被欺負得更慘,「老師只是把欺負我的人記過,這樣根本沒有用啊!他們會說我告密,然後也跟著我上課時間去廁所。」為了躲開霸凌者,里歐開始逃課、躲進美術教室、保健室,媽媽發現後卻要里歐改善走路方式、降低音頻——當然只是徒然。當年留下的傷痕,即便可能隨時間淡去,卻永遠是里歐心上的一道疤,幽微地在人生裡滲血。「直到現在,只要在外面公廁、旁邊有人,我就上不出來。」里歐直言,這種霸凌的手段,十年來幾乎都沒有變過,「死娘娘腔、死Gay泡、死人妖──,可不可以進步點,十年前罵這個,十年後還是罵這個?」

「我國中開始有輕度憂鬱症傾向,是後來投入社團、畫畫、演講比賽,做喜歡的事,才慢慢找回自己。」里歐表示,,直到現在,仍會有遭遇類似經歷的粉絲詢問他們:自己是不是該改變什麼?「我會告訴他們,除非健康檢查結果出現紅字,你才需要改變什麼,否則不論是你的個性、外貌、興趣,沒有人能逼迫你改變什麼。我們自己受過同樣的傷,會更希望大家不要步上我們的後塵。」

鼓勵粉絲忠於內心,活出自己,但真實的自我,是否能被最親密的家人接受?

「我喜歡男生,但我永遠是你的兒子。」

Photo Credit: 春光出版提供

阿凱與里歐都出身自篤信佛教的家庭、爸爸同樣早逝,但兩人的家庭氛圍卻截然不同。阿凱和媽媽、弟弟聊天時從不談心裡話,沒同媽媽提過性傾向,就直接把男友帶回家了,相當爆炸性。「媽媽曾經在電話裡說:『反正你現在長大了,弟弟有女朋友,你也有里歐了,那我可以去死了。』」

而儘管里歐和媽媽間幾乎沒有秘密,「但出櫃這件事,我也一直沒說,」直到他在社群軟體上的照片,輾轉出現在媽媽眼前,「媽媽打電話來哭著說我怎麼能這樣對她?我告訴她:『從小我很努力去比賽、我當志工得獎上地方報紙,讓你很驕傲、從沒讓你擔心過。我喜歡男生,但我永遠是你的兒子。』」而後里歐展開與媽媽長期溝通,「我回家一邊煎魚,媽媽在旁邊冷不防問我:『啊你有沒有愛滋病?電視說同性戀都有愛滋病啊!』」從一邊煎魚、一邊重新幫媽媽衛教開始,兩個世代逐漸從拉扯走向和解。

「兩個媽媽都說過一樣的話,要我們不要覺得自己很辛苦,其實長輩們也很辛苦,她們都是四、五年級生,接受上一輩傳統黨國教育,還要面對新世代的價值觀拉扯,我們不能逼迫她們馬上接受。」里歐正色地說,這一切絕不只是性傾向認同的碰撞。「我後來才知道,出櫃後親戚看到影片都會跑去問媽媽,她們其實都扛住這些壓力。」阿凱敘述起媽媽從未主動告訴他們的紛紛擾擾、原來都代表著媽媽們的堅毅與勇敢。

「現在會覺得也要照顧家人的心情、不能只是責備,要有長時間的陪伴和溝通,」「兩邊其實都沒有錯,只是需要讓兩個世代去消化、互相理解、和解。」阿凱與里歐透過長期的溝通,讓媽媽們從激烈反對、否認到逐漸理解與接受。

去年瞿友寧導演與柳廣輝導演執導的《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電影舉辦母親節企劃,邀請阿凱與里歐至阿凱家過母親節,阿凱與里歐各自唸出想對阿凱媽媽說的話,阿凱媽媽也在鏡頭前說出內心話:「其實我很幸福,真的。每個人都有他們想要的那一份愛,不是我們說不要就不要,啊既然已經遇到了,我們就要去面對,不管結果是怎樣,可是至少,我們都愛過。」語畢,阿凱抱著媽媽、而一旁的里歐早已泣不成聲。

「啊現在我們要處理的都是婆媳、妯娌問題了啦,」阿凱與里歐兩家人開始共同出遊、參加佛光山法會、甚至一起體驗短期出家,「真是沒想到談個戀愛還要一起出家啊!」兩人逐漸走進彼此家庭,母子關係也在溝通過程中更加緊密。「以前會覺得他們是豬隊友,但現在覺得他們是最強而有力的靠山,」里歐若有所思地說,而阿凱則認為,許多父母對孩子是同性戀的負面反應,其實也是他們在乎的表現,「因為擔心自己再也不能成為孩子生命中的一部份,」阿凱與里歐藉由溝通、陪伴,讓媽媽們理解並接受,「我們的感情也讓媽媽感受到孩子真的有在珍惜、在意她。」

夫夫之道,是讓媽媽與觀眾們理解同志生活與內心想法的媒介之一,而這也是兩人持續經營頻道的原因。

屬於這個時代的同志日常

夫夫之道原本是為系上作業創立的YouTube頻道,師長鼓勵、加上當時因藝人、新聞媒體轉貼分享人氣飆升,阿凱與里歐決定和朋友繼續經營頻道,希望讓大眾看到同志的日常生活,並不只是刻板印象中的吸毒、約炮,「一定有部分人是這樣,我不否認,但不是整個世代都這樣,我們想讓大家看到這個時代的同志樣貌。」

定位鮮明、深度溝通議題的需求,讓兩人對閱讀的重要感同身受。

阿凱和里歐從小皆偏好閱讀小說,如今更常涉獵歷史、時事、人權、同志議題等相關書籍。「我們在做的事會影響到我們的閱讀、選書,有很多書都能幫助我們了解同志在不同時空面臨的狀況、他們經歷過什麼?有哪些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兩人提起美國同婚發展史紀錄《愛的勝利》、陳雪的《同婚十年》與七崎良輔的《在我遇到老公之前》,都像不同時空下同婚發展史的縮影,更和夫夫之道的目標不謀而合。

透過閱讀,阿凱與里歐能借鏡歷史、發想素材,也讓兩人慢下腳步。

「經營頻道是分秒必爭的,我們必須跟上時事、走在最前面。雖然是開心的工作,但有時候會吞噬我的靈魂,但閱讀可以讓我們放慢腳步,讀完書感覺我的靈魂又回歸原位了,」里歐提及兩人這次開設《阿凱說書》新單元、分享《在我遇到老公之前》是在挑戰觀眾的習慣與耐性,「現在的東西太速食了,認真的、長時間的東西沒有人要看,做說書影片觀看數肯定沒有過往好。但如果只在乎觀看數,我們去做腥羶色就好啦,何必做人權、性平教育的推廣呢?」阿凱與里歐再次重複夫夫之道的初衷,也確保他們始終走在希望的道路上。

我們要走的路還很長

「經營頻道有趣的地方,就是能和觀眾一起往前走。」夫夫之道觀眾年齡層極廣,除了年輕族群,45歲以上佔了20%,儼然是不同世代間共有的溝通媒介,而世代間相互理解的過程,正像台灣婚姻平權發展的漫慢長路,現在也許還只是起點。

同志婚姻平權,並不是在2019年5月17日《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三讀通過、5月24日生效後就大功告成,「我們當然是希望能入民法,專法還是有很多東西不一樣。照尤美女立委的版本,只要把民法中男女二人改成雙方,整部民法就適用。有人說德國立專法為什麼我們不行?那是因為德國憲法明文規定一男一女,我們並沒有,如果能夠一步登天,我們為什麼要走那麼多坎坷的路?為什麼要立專法、再補東補西、告來告去呢?」

儘管同婚合法化,兩人認為仍有很多部分需要落實與補足,包括跨國婚姻、性平教育等。「同婚過了,有許多相關團體發現募資不好募了、遊行人數減少了,但其實我們要走的路還很長啊!」里歐和阿凱的身邊仍有生命為此逝去,兩人將秉持初衷繼續往前走,一如日前兩人騎車環島時,背包上掛的「夫夫愛台灣」及彩虹旗將一路飄揚,希望有一天,玫瑰少年的悲劇不再重演,愛的多種樣貌能百花齊放,滿園芬芳。

那條路還很漫長:

  1. 結婚第四年的同性伴侶分房睡?──七崎良輔與亮介的夫夫對談
  2. 媽媽,我是個正正經經的小孩,只是我喜歡的是同性而已
  3. 同志婚姻合法化,對我們來說,不只是口號,是每一日的生活
  4.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你不見得要站在同志這邊,但應該站在護家盟的對立面
  5. 【一週E書】如果你的兒子/女兒是同志怎麼辦?
  6. 「他們就是喜歡用迂迴的方式告訴你,他們很愛你」——專訪《我娘》作者又仁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