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Waiting

Waiting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Waiting,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於部分媒體撰寫電影相關文章。個人FB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

由望月諒子撰寫的《人蟻之家》(蟻の棲み家),是一本讓人打從開始便難以釋卷的小說,透過一名母親是性工作者的孩子的故事,讓人看見社經階級的難以跨越,以及他一次次眼見平凡的夢想即將成真,卻又一次次破滅的痛苦循環。

然後,正當你以為故事會這樣平舖直敘的發展下去時,敘事角度的更換,以及突如其來的社會案件,則為這本小說帶來了全新視角,也讓故事更加錯綜複雜,使讀者在不知不覺間步進了一座由幽微人性打造的推理迷宮。

人蟻之家》的情節,描述兩名女子在東京中野區遭到槍殺,經過警方調查後,發現兩名死者均為性工作者,並且都是未婚媽媽。另一方面,一間便當工廠長期遭到恐嚇,但負責人卻始終並未報警,只是默默賠錢了事,使對方的要求越來越過分,甚至還引發了一起莫名其妙,沒人說得出受害者是誰的綁架勒贖案。同時追蹤這兩起事件的自由記者美智子,意外發現了槍殺案與綁架案間的密切聯繫。但在看似日益明確的案情中,卻似乎隱藏著什麼不對勁之處,讓人難以分辨真正的兇手究竟是誰,動機又是為何⋯⋯

這本小說的巧妙之處,在於透過主角美智子的調查過程,以及犯罪團伙觀點的交錯描述,使兩者形成明顯對照,更進一步地將小說觸及的議題給拓展開來。

那些通常會被大眾分開看待的社會事件,像是食安、勞權、犯罪與家暴等等,均在書中被牽起了巧妙聯繫,彼此環環相扣。這些事情以幾乎細不可見的絲線糾纏在一起,讓深陷其中的人因此難以脫逃,縱使身而為人,卻又命如螻蟻,受困於那座棲立在社會角落中,彷彿隱形一般的人蟻之家中。

在望月諒子的巧妙安排下,我們會發現書中所描繪的罪案,絕非是找出犯罪者並予以懲處就能徹底解決的事。在犯罪的背後,仍有盤根錯節的諸多問題存在。許多時候,問題的核心並非個人,而是社會結構惡性循環所引發的後果。而在《人蟻之家》中,望月諒子則將故事給扣在「人」身上,以身陷其中與置身於外的各種不同角度,讓書頁中展現的結構問題因而更顯立體,並於最後透過推理小說的解謎過程,於揭曉謎底後向讀者另行探問,讓我們忍不住去深思善惡的分野為何,怎樣算是情有可原的惡,正義又是否非得潔白無瑕等複雜問題。

更重要的是,這本小說在展現這些問題的同時,也確實以優秀的敘事技巧勾住讀者,讓人彷彿親身走進了這個複雜無比的故事中,時而與角色一同困惑、憤怒、哀傷、後悔──

然後深深嘆息。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底層少年沒有依靠、易感易怒,「公司」成為另類靠山
  2. 我身在社會底層,我瘦不了──肥胖作為一種階級語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