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每年吸引許多遊客的瓦茨拉夫廣場長達750公尺,在20世紀的捷克史上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蘇聯以戰車鎮壓「布拉格之春」而引起的民眾抗爭也曾在這裡上演。Photo Credit:柿子文化

遭到鎮壓的溫柔革命──布拉格之春

文/高嵩明

1946年,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的大選,共產黨一舉囊括38%的選票而成為第一大黨。之後,歷經崇尚自由與民主的外交部長楊‧馬薩里墜樓身亡(1948年3月10日)、改國號為「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民主共和國」(1960年宣布),捷克斯洛伐克全面「蘇聯化」,對經濟民生造成嚴重影響,在1960年代幾乎面臨崩盤的危機,人民不滿的呼聲愈來愈高。

因應這樣的狀況,捷共黨內也出現了改革的呼聲。1868年,捷共第一書記──杜布契克,要求捷共黨政分家,並且提出了「帶有人性化面孔的社會主義」的改革主張,包含讓斯洛伐克自治、農工業改革、放寬書報檢查、提高言論自由與公民的參政權利等政策。

這是捷克斯洛伐克首次探索「社會主義新道路」的運動,一時之間全國洋溢著改革的活力與氣息,史稱「布拉格之春」。

然而,蘇聯將「布拉格之春」視為對其領導地位的挑戰,也是對於華沙公約組織的一種威脅, 在1968年8月20日晚上11點以一架民航機「機械故障,要求迫降」為理由,強行降落在布拉格機場,隨即,由民航機內衝出的蘇聯軍隊迅速攻佔控制了機場。

8月21日,蘇聯主導率領華沙公約組織的20萬軍隊和5千輛戰車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展開了鎮壓。

之後,杜布契克也被強抓到莫斯科。雖然在逼迫杜布契克不成又擔心擴大民怨的狀況下,蘇聯最終還是釋放了杜布契克,但他被解職且只能在伐木場工作,並被秘密警察嚴密監控。1969年4月,古斯塔夫‧胡薩克接替杜布切克擔任第一書記,「布拉格之春」改革運動至此正式結束。

「布拉格之春」鎮壓事件後,許多科學家、作家、音樂家、新聞從業人員、學者教授等人士都失業,只能從事低微的工作賴以糊口,或者流亡國外另謀生計,著名的作家米蘭‧昆德拉於1975年流亡法國,並在1984年發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描述捷克人民在布拉格之春改革運動被武力鎮壓之後如何再度面對巨變以及生活上的種種困境,1988年這部小說也被翻拍成電影,獲得國際影壇的佳評如潮。

和許多反抗蘇聯政權的行動不同的是──「布拉格之春」並非想要推翻共產主義政權,而是試圖改變它,雖然最終仍然遭到蘇聯派兵鎮壓而失敗了,卻也為20年後和平轉移政權的「天鵝絨革命」埋下了伏筆。

本文介紹:
捷克經典:5星級的捷克文化深度導遊》。本書作者/高嵩明;出版社/柿子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捷克.匈牙利
  2. 布拉格HOLI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