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瞿欣怡

我非常愛吃,吃對我來說,不只是吃飽這麼簡單,吃,是心靈的撫慰,是活著最大的盼望。

遇到重大挫折,得喝碗熱湯,鎮定心神;碰到鳥事,一定要來份鹹酥雞,加很多蒜頭跟胡椒,臭死這個世界;累到說不出話的時候,只有鮮奶油蛋糕可以拯救我。

鮮奶油蛋糕之於我,就像是天上飄著白雲朵的好日子,那麼地美麗、晴朗,飛起來一般的快樂。

小時候只有生日可以吃到奶油蛋糕,老派厚重的奶油蛋糕,上頭會放一朵奶油做的玫瑰花,蛋糕邊還要滾一圈用人工香精做成的粉紅色花圈。這種蛋糕已經很難買到了,現在講究養生、輕盈、細膩,哪還會有這種油膩膩又充滿人工味的奶油蛋糕。

但小孩子不怕油啊,更重要的是,生日那天終於不用爭寵,最好的都是我的,那朵玫瑰花無論如何要獨享,旁邊的櫻桃也一定要搶到手!奶油蛋糕代表的,是一年一度理直氣壯的霸道。

到台北念大學時,第一次吃到紅葉波士頓派,不起眼的蛋糕,卻充滿奶香味,蛋糕輕柔得像棉絮,我吃著吃著,心都融化了。大學生窮,只吃得起一小片,畢業後第一次領到薪水,我迫不及待去紅葉買一整個波士頓派,像個儀式,覺得自己終於長大,有錢吃得起整個蛋糕。後來我當然知道,紅葉有名的是黑森林,而波士頓派根本哪裡都有,不稀罕。可是在我這個鄉下小孩心裡,那塊波士頓派是全宇宙第一名。

漸漸地,身邊的人都知道我愛吃鮮奶油蛋糕。當我的太太因為癌症開刀時,我強打著精神去上班,同事默默地在我桌上放了法朋有名的二十二階蛋糕;花蓮的朋友來台北出差,特地在飯店買了昂貴切片蛋糕,走到我辦公室樓下,慎重地遞給我,要我好好照顧自己。我拿著蛋糕,看著朋友遠去的背影,忍不住哭了,我好想念花蓮的純樸與無拘無束。我含著眼淚,吃下朋友特別準備的蛋糕,相信一切壞的都會過去。

我吃了無數的鮮奶油蛋糕,從台灣吃到日本,從瑞安街的果果,吃到寶塚大劇院旁的經典鮮奶油蛋糕,每次舀一大匙鮮奶油放進嘴裡,都覺得也太幸福了啊!

最近我的鮮奶油蛋糕又升級了。我從德國朋友那裡得到食譜,一比一份量的鮮奶油、原味優格、馬斯卡朋起士,少許的糖或蜂蜜,用高速打發,很容易就蓬鬆,簡單得不得了。於是這個草莓季,我只要累到想哭,就鑽進廚房做一碗鮮奶油草莓,非常奢侈的滿滿的鮮奶油,再放上好多草莓,真的好奢侈!

每次當我捧著鮮奶油蛋糕時,總會有人大驚小怪:「天哪!你會胖死!精緻糖不好!不要吃甜點啊!」

拜託喔,日子已經夠苦了,快哭出來的時候,連吃塊鮮奶油蛋糕都不行,想逼死誰。


※ 本文摘自 《吃飽睡飽,人生不怕》,原篇名為〈再苦,都還有鮮奶油蛋糕啊〉,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