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續寫作家/崑崙

▍她愛他愛得如此深刻,愛得全身發痛。她愛他,也愛自己如此愛他。她是這麼地愛他,愛到時時忘記自己。──瑪蒂達

薩瓦爾在十六年前的五月十六日離開,再次現身時,他已是知名作家,而瑪蒂達是優秀的德文老師,深受學生愛戴,也走出男友不告而別的噩夢。這次,兩人的相遇沒有溫情敘舊,只有針鋒相對的信件往來,揭開這十六年來的一切:刨挖彼此缺陷和人生痛楚、翻出謊言和背叛;他們也拾回交往時的習慣,互相告訴對方一個故事,像玩捉迷藏的孩子,藏匿關鍵的祕密。薩瓦爾向瑪蒂達說起祖父的故事,瑪蒂達則說起另一個故事,她說:「我」誘拐了一個男孩,並與「他」發展出危險關係──關係裡面有愛,監禁和暴力,真實程度幾乎逼瘋了薩瓦爾,因為他也有一個失蹤的孩子,叫做雅各布,至今遍尋不到下落……瑪蒂達的故事究竟藏著什麼企圖?薩瓦爾又為什麼要說祖父的故事?

在《德文女老師》中,作家寫下「角色敘說自己的故事」與他們的「真實」經歷。藉由後設筆法,讓主角處境和我們讀者相同,都只能透過「故事」和「真實」的差異,推論背後真相──這次,我們也根據這項特質,邀請到台灣懸疑小說家崑崙、原創小說家八千子試讀本書部分內容,請兩人就這對昔日戀人的故事及失蹤案,寫出他們的「男女主角結局」。

他們能逼近《德文女老師》的真相嗎?或可以從兩人面對同一個題材的分歧中找到弦外之音?無論是尚未讀故事的你、抑或讀完故事的你,這個小小的遊戲都能讓人身歷其境體驗到《德文女老師》中瑪蒂達與薩瓦爾的處境。他們都無法全知全能知道彼此人生的全貌,只能從彼此訴說中的故事尋找真相,下一次翻開本書,你也可從「虛構」和「真實」間尋找自己的「真相」!

(以下為崑崙續寫版《德文女老師》結局,非原書劇情。)

***

自從看到薩瓦爾與丹妮絲親密的合照出現在雜誌上後,瑪蒂達就陷入混亂。她無法接受竟然是以這種方式知情。

瑪蒂達對薩瓦爾僅存的幻想終於被擊潰,不管是以為他會再次現身,或默默準備了一間大房子供兩人幸福度過一生,這些幻想毫無依據且太脆弱。

瑪蒂達被迫承認都是她的一廂情願。她以為,他們有過那樣美好的曾經。可是現在回頭看,終於有了遲來的醒悟──薩瓦爾之所以願意跟她在一起,只是為了擁有安穩的生活保障與經濟上的依靠。

混亂的瑪蒂達只能盡力讓既有的生活不完全失去秩序。她的掙扎被其他老師看在眼裡,他們倍感唏噓但也能體諒,因為瑪蒂達一直以來是如此敬業,所以就算現在偶爾出些小差錯,也沒人忍心指責。

只是這次的打擊真的太重了,男朋友一聲不響消失,結果是跟富家女有一腿。這實在太羞辱人了。

這對瑪蒂達來說還只是開端而已。薩瓦爾與丹妮絲的合照總是不時浮現在她的腦海中,在睡前的輾轉時刻更是頻繁,制約般固定出現,騷擾她應有的睡眠。

為此瑪蒂達開始服用安眠藥。起初效果不錯,終於可以入睡。但一段日子之後,她常在夜裡驚醒。

這次驚擾瑪蒂達的不再是惱人的合照,而是當初與薩瓦爾說好的「協約」。她為此放棄共同作者的身份。至今遲遲沒有拿到屬於自己的那份報酬。

瑪蒂達想起那張刺眼的合照──丹妮絲的小腹如此明顯,已經懷有五個月的身孕。

瑪蒂達曾經使出各種手段試圖懷孕,都被薩瓦爾給識破。如今這個男人竟然讓別的女人有了孩子!

悔恨與憤怒驅使著瑪蒂達。

瑪蒂達依著計畫向朋友借車。儘管車程需要五個小時,對瑪蒂達來說幾乎是一下子就過去了。途中她不停想像取得報酬後的生活,那一定會相當美好。這是她從以前到現在就不斷渴望的。

瑪蒂達按著地址來到薩瓦爾現在的家。這座由丹妮絲購買的農舍隨著兩人的合照出現在雜誌上。他倆身為知名人物,這棟農舍真的不難找,在當地甚至成了知名景點般的存在。

瑪蒂達遠遠把車停好,一邊觀察一邊小心接近農舍,尋找拿取「報酬」的機會。隨著瑪蒂達走近,也聽到了水聲。她發現薩瓦爾佇立在農舍的池塘旁。

兩年沒見到薩瓦爾,瑪蒂達發現他還是那副德性,但是衣著要昂貴許多。她想衝上前與薩瓦爾對質,斥責他毀約沒有兌現,但想想作罷。她沒必要與薩瓦爾爭論了,這個男人不值得與他多說。瑪蒂達只要專心取回屬於她的報酬即可。

瑪蒂達不確定是否眼花,薩瓦爾看起來心神不寧,還一直盯著池塘看。嘩啦啦的水聲好像有小貓或小狗落入池塘裡,正在掙扎。

薩瓦爾忽然轉身就走,而且速度極快,就差沒長翅膀直接飛離池塘。這讓瑪蒂達更加起疑。等到薩瓦爾消失在視線裡,瑪蒂達立刻奔向池塘。

一看見池塘中的東西,瑪蒂達想也沒想,馬上跳進池裡。

她沒料到是以這種方式獲得報酬。

「那一天,雅各布掉進池塘。」

「你瘋了,什麼池塘?你明明說他在樹下安穩睡覺。」

「我故意順著你的描述說的。我想看這麼多年過去,你會不會懊悔,並說出實情。」

「你沒資格指責我,你綁架他!」

「我說過這不是綁架,是拿回協約中答應要給我的東西。你還記得嗎?我放棄共同作者的身份,你會讓我受孕,讓我擁有孩子。可是才一年你就逃了,你逃出我們的家,就為了攀上丹妮絲這個富家女!在雅各布出生後你甚至試圖謀殺他,你把他丟進池塘!」

「我沒有!是褓母沒顧好,雅各布自己亂爬掉進池塘!都是那個瑞典女孩的錯。」

「你看著,你就只是在旁邊看著!你甚至掉頭就走。你明明可以救雅各布,但你眼睜睜看他溺水。你見死不救,這就是謀殺!你還想否認嗎?你要不要看看雅各布?他就在地下室。說不定他會認得你,認出你這個冷血的父親。」

「我受夠你這些幻想了。瑪蒂達,你怎麼可能監禁雅各布?你不是會作出這種事的人。」

「那是因為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你永遠不可能成為一個好父親。雅各布待在我身邊對他更好!免得他變成跟你一樣差勁的人。你接近丹妮絲是因為她可以給你更好的生活。你知道我那天在池塘看到的你,雖然穿著昂貴的衣服,但內在還是跟以前一樣無可救藥,自私又愛慕虛榮。你真不配當個男人,你更像寄生蟲,只想從女人身上撈好處。」

「夠了!真的夠了!」

或許真如瑪蒂達所說的,薩瓦爾不會成為好父親。這是因為他從來就沒有成為父親的打算。會讓丹妮絲懷孕都怪那天喝多了。真的喝太多了。薩瓦爾仍然為此懊惱。

薩瓦爾不喜歡孩子,那只是哭鬧惹人厭的東西。他無法理解為什麼瑪蒂達如此渴望孩子,也不明白為什麼丹妮絲如此重視雅各布。薩瓦爾對孩子的厭惡程度,就像不願意繼承的那棟故鄉老宅。

薩瓦爾只想自由自在,享受青少年文學作家這個頭銜帶來的名聲與鎂光燈。

那天下午,薩瓦爾在寫作的休息段落出來閒晃。他發現瑞典女孩不在,無人看顧的雅各布因此掉進池塘。於是擺脫這惹人厭的東西的機會終於降臨。

但基於人類天生的憐憫本能,薩瓦爾還是湊近池塘,混亂的水聲中有雅各布的叫喊。

「只是場意外。」倉皇離去的薩瓦爾不斷強調這點,還試圖催眠自己:「我都坐在工作室裡寫作。我不在現場。我什麼都不知道!」

薩瓦爾如今回想起來,都會訝異當時竟能如此冷血。也許是寫作不順利的心煩意亂,使他對萬物都能無情以對。這是慣於筆耕的人才能理解的煩躁。

也可能是出自某種懼怕。自從孩子誕生,丹妮絲投注在薩瓦爾身上的心力少了,更多是放在雅各布身上,這讓薩瓦爾嗅到某種危機似的味道。

這只是意外。是雅各布自己貪玩掉進水中的。

「我沒有謀殺雅各布,這跟我無關。」

「去向警察說吧。看來我只能用這種方式逼你移動。」

「瑪蒂達,你冷靜一點,放下槍。不要把槍口對著我,手指離開扳機。拜託你。」

「現在跟我去自首,承認你的罪行。」

「那你的罪行呢?你真的綁架雅各布?」

「這不是綁架。我說過這是報酬!是我放棄共同作者應有的報酬。」

「這全部都說不通……瘋了。你真的瘋了。我開始相信地下室真的有……拜託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太可怕了,瑪蒂達!」

「站起來。你的車停在外面對吧?你開車,警局就在十字路口的咖啡廳附近,我會指路。你不要想逃跑,槍口會一直對著你。」

「我會自首的。完成你口中所謂的自首。我也會供出你綁架雅各布,讓警察來地下室看個仔細。怎麼了?還要去警局嗎?我沒你以為的那麼窩囊。」

「走吧,不要廢話了。」

作家簡介:

崑崙

你會喜歡我的小說。

PTT Marvel 板現象級指標作家,系列連載被推爆熱議,小說標題一度強勢攻占Marvel板板標;鏡文學平台首位坐擁「作品點擊率最高、追蹤人數最多」王位作家。《獻給殺人魔的居家清潔指南》三部曲已售出影視授權,即將登上螢幕。

清潔指南系列:

第一部:《獻給殺人魔的居家清潔指南

第二部:《不能讓老師發現的霸凌日記

第三部:《被收購商遺忘的裝屍紀錄簿

第四部:《送往待宰樂園的赦罪券

第五部:《極簡人必備的雜物虐殺手冊》(連載中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關於說故事:

  1. 史蒂芬金:如果能把第一段寫到滿意,我就知道我可以寫一整本書
  2. 「我把人物放在那樣的背景中,他們就自己跑活了起來」——專訪《五神傳說》作者洛伊絲.莫瑪絲特.布約德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