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約翰遜;譯/張瓊懿

南希總是乖乖吃她的蔬菜,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不管是早餐、午餐或晚餐,她無時不刻不惦記著這件事。只要發現自己今天沒有吃足食物金字塔上建議的三份蔬菜(綠色、黃色都要有)、三到四份的水果、堅果、穀類,就算已經是晚上十點半,就算電視節目再精采,她也會起身到廚房切個蘋果,或是拿一包胡蘿蔔來吃。

就像「帕斯卡的賭注論」說的那樣,如果相信上帝,但最後發現上帝不存在,並沒有任何損失,相反的,如果上帝真的存在卻不信,便會失去一切。所以說,南希這麼做沒有什麼不對。我們不也常說:有三分之二的癌症是可以預防的,其中的三分之一靠戒菸,另外三分之一靠規律的運動和健康的飲食習慣。

但事實上,飲食與癌症的關係並沒有那麼明確。我和南希常吃菠菜,因為有人說菠菜含有豐富的葉酸,不管在 DNA 雙螺旋的合成或修復上,都扮演重要角色。這個推論聽起來很有道理,但即使在直腸癌、乳癌和攝護腺癌這三種最常見的癌症上,仍然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葉酸可以降低這三種癌症的發生率。在乳癌方面,就算真的有效果,也只限於酗酒者身上。有研究甚至指出,合成的葉酸(綜合維他命常見的成分)反而會提高罹癌的機率。而且腫瘤一旦生成,葉酸反而會促進癌細胞生長,幫了倒忙。有些腫瘤甚至是利用「抗葉酸」藥物控制住的,事實上,抗葉酸藥物是最早的化療藥物之一。總之,吃菠菜最好的理由就是,它不管用蒜頭炒或拌沙拉都好吃。

維生素 C、維生素 E 之類抗氧化劑的神效也一樣可疑。大家拚命從水果、蔬菜、藥丸攝取這些維生素,甚至加在化妝品裡,期待塗抹在臉上就能青春永駐。這是希望能因此抵消自由基的作用,自由基是細胞的代謝產物,由於活性強、容易和其他物質反應,因此有可能損害細胞。問題是,沒有人知道我們的身體究竟需不需要這樣的協助。為了減少自由基(這名字聽起來像是無政府主義炸彈客)的殺傷力,細胞裡原本就有一套由分子網路組成、設計周詳的內建抗氧化機制,我們實在不宜自作聰明、從中作梗。再說,消除自由基對身體並沒有好處,它們是體內的清道夫,細胞內的毒素、廢棄物都需要它們來清除。

讓紅蘿蔔、芒果和木瓜呈現橘黃色的 β–胡蘿蔔素,就是抗氧化劑,它的抗癌能力也一直受到大力的推銷。不過,芬蘭的一項臨床試驗卻發現,服用 β–胡蘿蔔素補充劑,反而會提高吸菸者罹患肺癌的機率。在美國,一項類似的臨床試驗也因為發現β–胡蘿蔔素會增加罹癌風險,而提早結束。帕斯卡也說過:「違反適度極限,是會使人發怒的」,看來挑戰細胞的適度極限,也是會把細胞惹毛的。

現在的超市裡,食物的包裝標示之詳細,可說前所未見,其中不乏以植物性化合物為號召,來招攬客人的。這些化合物是植物中的天然物質,號稱有助於排出致癌物質、進行 DNA 修復,並防止細胞有任何不安分的行為。番茄紅素、槲皮素、白藜蘆醇、水飛薊素、蘿蔔硫素、吲哚–3–甲醇,這些化合物接續引領流行。

在實驗室的培養皿裡,這些物質或許可以干擾癌變過程中的某一個環節,但是大量攝取是不是真能預防癌症,還有待商榷。除非是嚴重的營養失調,否則沒有什麼道理相信,細胞異常是因為缺乏某種營養素造成的。你可以吞食綜合維他命來賭它有效益,但一樣沒有強力證據能證明。如果說生命真那麼脆弱,我們也不可能還在這裡討論該吃什麼了。

科學上對於分子間的作用,所知仍然很有限,或許水果與蔬菜含的物質具有某種加乘的好處,至於是基於什麼樣的基礎,還有待我們去發現。整個 1990 年代,不時有某種天然食物具有何等神奇抗癌力的新聞出現。美國國家癌症研究院也在這時候開始提倡「每日五蔬果」,宣稱只要每天吃這麼多份蔬果,癌症就會遠離。

但是這個證據的取得方式,用的多是病例對照研究法,研究人員把研究對象分為罹癌的病例組和沒有罹癌的對照組,請他們回想過去的飲食習慣。以這種方式進行流行病學研究,很容易有誤導的情況。癌症病人為了解釋所處的困境,通常會把自己對飲食的忽略加以放大,反觀沒有生病的參與者,往往高估自己的蔬菜和水果攝取量。癌症的形成可能是數十年的結果,參與者要有過人的記憶力才行。再加上那些自願參與健康對照組的人,很可能原本就比較注重健康,除了在吃的方面重視營養外,也可能比較勤於運動、比較不抽菸、少喝酒,這麼一來,調查結果的偏差又更大了。

一份好的研究會在病例組與對照組之間力求平衡,但是關於回溯性的流行病學研究,我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要求這些關聯的審查必須更嚴格。如果採用的是前瞻性的分群研究方式,每一個群組裡會先分配數量足夠的參與者,研究人員會在接下來的幾年內,定期和參與者進行訪談,試圖從中找出罹癌與沒有罹癌的參與者,是否有特定的行為模式。就算這種做法仍存在偏見,總是比回溯性的研究方式要公正多了。目前規模最大的一項前瞻性研究指出,多吃蔬果對於預防癌症的影響並不明顯;或許對預防特定癌症有些益處,但是效果遠不如大家預期。

※ 本文摘自《癌症探祕》,原篇名為〈抗氧化劑有神效?〉,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