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李蓏昀;譯/曾晏詩

有一陣子我負責肝臟移植的病人,或許是因為說話對象只有病人的緣故,每次只要進了隔離房,都覺得自己好像也被隔離了。有一位肝臟移植的病人,看起來跟我爸爸的年紀差不多,平常很嚴肅,但只要看到女兒,神色就變得開朗,話也會變多,會問她很多「今天怎麼這麼快就放學?」、「吃飯了嗎?」這類的問題。但是當太太問他「你還好嗎?」的時候,他卻避而不答,只顧著和女兒說話。

雖然我不清楚夫妻倆的感情如何,但畢竟是太太生下這麼漂亮的女兒,而且當他臥病在床,最擔憂的人、第一個跑來的人也是太太。我不禁思索,為什麼先生本人就是看不到她珍貴的一面呢?

做著輪三班的工作,睡覺時間真的太寶貴了,可是因為每天睡覺時間都不固定,總是難以入眠,失眠嚴重時,甚至躺了六小時還睡不著,接著又得去上班。有一次,我正在睡覺,感覺到手機震動而醒來,是媽媽打來的。在睡夢中接起電話的我發了脾氣,因為好不容易入睡卻被吵醒,瞬間壓不住怒火,便對媽媽說:「幹麼打來?你要講什麼?如果你有事情要我做,傳訊息給我。」我的口氣充斥著不耐煩。但媽媽只是說:「女兒,我不知道你在睡覺,抱歉吵醒你了。睡醒再打給我。」說完便急急忙忙掛了電話。

起床後我仔細一想,覺得自己好像太過分了。因為作息和一般人相反,我平常也不太打給媽媽,而且晚上下班後,也怕打電話會吵醒媽媽,就索性不打了。媽媽也是一樣的,想打給我卻不能打。媽媽是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存在,是我努力生活的原動力,但我只剩張嘴,只會說這段關係有多麼珍貴,卻沒有用行動細心灌溉。這樣轉念一想之下,我趕快打給媽媽,跟她說聲對不起。

後來有次,媽媽對我說:「女兒,你可以把你的排班表傳給我嗎?」但是我覺得都長這麼大了,這樣好像在干涉我的私生活一樣,便回答她:「你要幹什麼!」媽媽一聽,便不開心地說:「我是因為不想在你睡覺的時候打給你,我才不會干涉你的私生活。」

不過,就算媽媽干涉一點女兒的私生活又何妨呢?人總是在心裡想著要對身邊的人好一點,但實際上總是對和自己一起生活的家人很差勁。我們都希望,就算不說出口對方也能懂,或者當自己把話說得太重,也不曾好好道歉,自以為對方能諒解,就此蒙混過關。可是,你不說,對方又怎麼會知道呢?有句話是這麼說的:「最熟悉的才是最珍貴的。」這句話的涵義,任誰都再明白不過了吧?我想,這句話之所以發人深省,就是因為它訴說了一件十分重要,我們卻時常忘記的事實。我希望自己不要因為工作和生活纏身,就失去了熟悉中最珍貴的事物。

我們的人生,就是不斷在「生」與「死」之間徘徊,活著的每一瞬間都是奇蹟。在你身旁,對你投以溫暖的眼神、擔心你的安危的人,不也是奇蹟嗎?即使他們每天面對同一張臉孔,念著相同的嘮叨,仍然不會對我厭煩,仍然繼續待在我的身邊,這不也是一種奇蹟嗎?

我們日復一日,每天過著差不多的日程,但是當上天真的賦予了特殊的一天,我們卻不懂得珍惜。我們畢竟不是神,難道能確定「明天」還會再來嗎?我活在一個生死共存的地方,雖然比任何人的感受都還深切,但畢竟我也是人,也會有感到麻木的時候。

更何況,現在在你身邊的那些人,就是你最珍貴的人,不是嗎?每天和你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聊著一天所發生的事。或許你該想一想,為什麼要將他們從你心中的優先順位中剔除呢?又為什麼,你這麼確定,在你活著的日子裡他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呢?

希望我們活著的時候不要忘記,每一瞬間都是奇蹟,每分每秒都是禮物。

※ 本文摘自《不完美的我,照顧生病的你》,原篇名為〈最熟悉的才是最珍貴的〉,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