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李起周;譯/尹嘉玄

平時,我都是在咖啡廳裡寫作,以白噪音與咖啡為寫作燃料。寫著寫著,我便不自覺觀察起筆電外正在上演的各種芝麻瑣事,不經意間甚至還會聽見店員和顧客之間的談話。

出言不遜的奧客

幾年前的夏天,我走進了位於辦公室附近的小咖啡廳,一名年約四十歲出頭的男子正在點餐。店員親切有禮地問道:

「先生,想喝冰咖啡還是熱咖啡呢?」

然而,男子的反應卻不太尋常,不,應該說是不文明。男子說出口的名詞與動詞,以及夾雜著的語助詞,都帶有滿滿的敵意與攻擊性。

「你這人在問什麼問題啊,當然是冰咖啡啊!要是你會在這大熱天裡點熱咖啡嗎?嘖,真是!」

粗暴的奧客語言

男子脫口而出的那一長串句子,絕非偶然。那些話感覺像是長期被壓抑在身體與精神裡、宛如被關在牢裡的囚犯,趁著張口的那一瞬間爭相逃逸。

男子說的這番話,其實某種程度上可算是「奧客語言」,也就是充斥著認為「花錢就是大爺,可以肆意妄為」的意識,幾近言語暴力的程度。瞬間,那名店員的臉色不再明朗。

男子接過冰咖啡後,走出店外,這時,店員以充滿無奈、哀怨的表情,「唉」地嘆了一口氣。

那口氣嘆得又深又長,似乎能夠壟罩整座咖啡廳,店員的內心一隅也彷彿變得幽暗無光。不禁讓我也想要跟著嘆氣。或許是還沒重整好心情,店員的視線依舊飄盪在虛空之中。我偷偷觀察店員的神情,讓他無法察覺我在看他,我的腦海中也浮現了無厘頭的想像。

「要是剛才那名男子是在法國的一間咖啡廳裡點咖啡,他得花多少錢買那杯咖啡呢?」

用「言品」決定咖啡的價格

我想,他可能要花近三百元才能買到那杯咖啡。當然,這個價格以一杯咖啡來說非常昂貴,但背後可是有原因的,因為法國那間咖啡廳會向無禮的客人收取更高的金額作為代價。以下是那間咖啡廳的菜單上所寫的標語,翻譯如下:

「咖啡。」⇒七歐元
「我要咖啡。」⇒四.二五歐元
「您好,請給我一杯咖啡。」⇒一.四○歐元

雖然看似無情,但這豈不是突發奇想的好點子嗎?依照顧客選購咖啡時所展現的「言品」,來決定飲料的價格。

說話粗魯無禮,是因為缺乏修養

和李德懋、朴齊家同為朝鮮後期最具代表性的文人成大中,就曾在記錄當代風俗民情的《傾城雜記》中寫道:「內不足者,其辭煩,心無主者,其辭荒。」

即「缺乏內在修養的人,其言辭繁多而雜亂,而內心無主的人,其言辭粗糙荒蕪」的意思。

你說的每一句話,都代表你的人品

我們所說的每句話和寫的每個字,都蘊含著人品。透過無心的一句話,會顯現出一個人的人品,言語即品行;換言之,一個人的發言和聆聽,其實都是按照他個人的品行來呈現,都展現了這個人的人品。

意指水準、等級的「品」,字形結構十分有趣,是由三個口組成;也就是說,我們所說的話,會堆砌出一個人的人品。我們每一個人獨有的「味道」,也就是代表人品的「人香」,都會從我們構思的話語中流露。

像言語一樣兩極化的事物,也相當少見,因為自己所說的話對某人來說很可能是一朵鮮花,也可能是一支利箭。

如果不想因為說錯話而吃虧,那麼,當心底的那些難聽話語在醞釀沸騰時,記得一定要緊緊閉上嘴巴,審慎決定是否真要說出口。

一句話雖然是從一個人的口中說出,卻會傳進一千人的耳中,最終轉移至萬人的嘴裡。

※ 本文摘自《說話的品格:把真心放入話中的24個練習》,原篇名為〈人香與言品〉,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