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鈴木伸元;譯/陳令嫻

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日發生的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在二十世紀末帶給日本社會極大的衝擊。沙林是一種神經毒氣,犯人在早上通勤尖峰時間於地下鐵散播沙林,隨機攻擊乘客。這起恐怖攻擊造成十餘名乘客與站務員死亡,六千三百人受傷。加害人是奧姆真理教的前幹部,除了該起事件,還犯下坂本律師滅門血案和松本沙林毒氣事件等多起案件,犧牲者眾。

包括教祖兼代表麻原彰晃在內,奧姆真理教的前幹部紛紛被判處死刑,由於受害範圍甚大,「奧姆」一詞在日本於是成為「恐懼」的代名詞。前幹部的家屬不僅是加害人家屬,同時還必須面臨身為奧姆真理教信徒家屬的壓力。

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即將滿十週年之際,我為了採訪而見了幾次收押於東京看守所的前幹部。這位前幹部涉及前面提及的多起案件而被處以死刑,當時正在上訴。他表示「報導我的事沒關係,但是絕對不要提到名字」,原因是提到名字會使家人再度被貼上「××家屬」的標籤,遭到社會大眾譴責。

另一位宣告不得緩刑的前信徒,有個已經結婚的弟弟J男。J男曾努力想讓哥哥脫離來路不明的新興宗教,卻屢屢失敗,彼此失聯了好幾年,結果竟然是因為和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有所牽連才找到哥哥,他因而陷入精神不安定的狀態。他不想給太太添麻煩,於是單方面提出離婚。

這位前信徒的家屬接受某個支援奧姆真理教離教者的團體協助,接受包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後的心理諮詢等各類諮商。有一陣子只要提供援助的相關人士來到家裡,J男就會關在房間裡,拒絕和任何人溝通。

J男的母親非常擔心兒子的未來。她經常參加前信徒家屬的集會,每當提到曾經身為信徒的長子,就會想到他不僅犯下滔天大罪,還影響到次子的人生,因而哭到不能自已。

最後是J男的妻子拯救了痛苦多年的J男。她一直拒絕離婚,認為「大伯做錯事和你無關」,因此J男雖然遭到社會徹底排除,最後還是因為妻子的支持而重新振作。

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②四女的自白

奧姆真理教的教主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如今已遭判處死刑。他的四女在《活在奧姆——前信徒引發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後十五年》(青木由美子編,Cyzo出版)一書中發表了手記。她不但是奧姆真理教的相關人士,同時也是松本的親生女兒,可說是最具代表性的加害人家屬。然而手記當中記載,其實她十幾年來都被蒙在鼓裡,並不知道這起事件。

手記中還寫道,她在父親遭逮捕後沒多久企圖自殺,然而她並不知道這一連串事件的真相,因此並不是因為受到嚴重打擊而自殺未遂。當時她才六歲,一直活在奧姆真理教的封閉社會當中,父親被捕瓦解了她的世界,加上她無法忍受和兄弟姊妹的感情越來越差,於是想用菜刀刺向心臟,但最後還是刺不下去。

她之後由母親娘家收養,根據當事人的說法,「這是人生第一次接觸外面的世界」。雖然開始上小學,但當地對於奧姆真理教與松本的強烈反感,導致她開始拒絕上學。

她重新開始上學是在二○○一年四月,當時的導師對她說:「校長找我去,突然叫我當妳的導師,把我嚇了一跳,想拒絕也不行。」

她認為自己在學校遭到霸凌的原因之一,是老師對她的差別待遇,不願認真對待她。此時她還不明白奧姆真理教引發了哪些事件,只覺得在學校遇到的霸凌是一種「宗教彈壓」。

二○○三年一月,她開始出現自傷行為,連續兩個禮拜用美工刀或是剪刀割自己的手腕。兄弟姊妹阻止她,希望教育委員會介入處理霸凌問題,但她就讀的中學的校長卻對她說:「妳父親殺了很多人,所以妳自殺也是不得已的事。」

這句話引起在座的律師團一陣騷動,但她完全不知道事情真相,所以根本不明白校長的意思。

二○○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松本智津夫遭判處死刑。這件事徹底改變了她的想法。
她向學校請假,藉由上網與閱讀,自行調查法院為何判處父親死刑,這才終於知道自己遭到霸凌與歧視的真正理由。

她也因而發現自己之所以能過著奢侈的生活,花的都是應該要賠償給被害人的錢。
她於是感到絕望,心靈麻痺,為了面對現實而向兒童諮詢所求助,接受輔導,努力與現實搏鬥。

在了解真相的過程中,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活下去,同時發現雙親、兄弟姊妹、前信徒與奧姆真理教的相關人士都沒有人誠心道歉,讓她覺得至少自己應該要向社會大眾致歉。

她斷絕與奧姆真理教相關人士的關係,流浪過一家又一家網路咖啡廳,甚至一度淪落為街友。她在手記的最後寫道:「我屬於加害人這邊,社會大眾絕對不會允許我片刻忘卻一切,享受短暫的快樂。」

※ 本文摘自《加害人家屬:不能哭也不能笑的無聲地獄》,篇名〈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