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井一二三

mamatomoママとも
沒有工作的日本家庭主婦,尤其是帶著幼兒的年輕母親,活動範圍往往小之又小,早晨丈夫出去上班以後,晚上他回來之前,整天的時間都搞不好要單獨和小朋友兩個人消耗。結果,她們容易感到很孤獨,很孤立。

媽媽友不是把馬友友寫錯了。媽媽友是相對新的日本俚語,指透過彼此孩子認識的母親之間的朋友關係。暢銷作家桐野夏生,二○一三年二月問世的小說《HAPPINESS》描繪的就是正帶著兩到三歲女兒的五個年輕母親的故事。她們是息吹媽媽、芽玖媽媽、美戀媽媽、美雨媽媽、花奈媽媽,都以小女兒的名字互相稱呼。

主角是花奈媽媽,她家住在東京灣邊高級公寓的二十九層。可那房子是每月付二十三萬日圓租賃的,而且在東西兩棟公寓中,是風景差些,價錢便宜些的東棟。相比之下,息吹媽媽、芽玖媽媽、美戀媽媽都住在風景超好,價錢亦昂貴的西棟裡買下的房子。單單美雨媽媽住在地鐵站附近的老公寓,而且丈夫是她父親開的連鎖壽司店裡工作的廚師。美雨媽媽所屬的階級,顯然比其他人低些,但是她長得漂亮,很會打扮,性格也開朗直率,因此吸引五個媽媽友的領袖息吹媽媽的丈夫。

五個媽媽們的女兒都還沒有上幼兒園。所以,幾乎每天,五對母女去附近的公園或者位於西棟的交誼廳,一起玩上幾個鐘頭。每天的計畫是息吹媽媽決定,並用手機簡訊通知其他四個人的。可見,媽媽友之間的關係,跟從前母親之間的關係,關鍵性的區別在於有無手機起的遙控作用。

沒有工作的日本家庭主婦,尤其是帶著幼兒的年輕母親,活動範圍往往小之又小,早晨丈夫出去上班以後,晚上他回來之前,整天的時間搞不好都要單獨和小朋友兩個人消耗。結果,她們容易感到很孤獨,很孤立,何況新蓋的灣邊公寓之居民,都是從別處剛搬來不久的,所以根本沒有朋友知己。就是因為如此,好不容易加入的媽媽友圈子,對她們來說再重要不過,付多少代價都一定要保持住的。

只是跟任何封閉的圈子一樣,媽媽友之間都有地位的高低,乃由家庭背景、丈夫的收入等因素決定。住在西棟的三個媽媽動不動就排斥其他兩個人,是看不起租賃房子和老公寓居民所致。但是,她們倒相信,生活水準之不同自然會影響到未來幼兒園的選擇,彼此的人生道路也就非分歧不可。畢竟,領袖息吹媽媽自己畢業,也準備把女兒送去的名門青山學院幼稚園,是全日本眾多幼兒園當中學費最貴,家長平均收入最高的一所。

以書寫市井女性出名的小說家桐野夏生,這回解剖了東京上層階級母親們的日常生活,特別是她們逃不出的媽媽友圈子之運作,筆致照樣特別鋒利。

※ 本文摘自《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貳】》,原篇名為〈媽媽友〉,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