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生命意義的問題難回答,在我看來,其中一種原因是歧義。「意義」是常見詞彙,有很多種意思,其實當中有一種意思就是在問意思:

大門:「怠慢」的意義是什麼?
丁丁:就是說你的行為不夠用心,因此對人不禮貌,或者在工作上不周全。

「意義」的第二種意思是可達成的效果:

丁丁:都已經確定買不到票了,你現在對自己生氣有什麼意義?
大門:對自己生氣沒辦法改變沒買到票的事實,但或許可以讓我記住這件事,下次提早準備[1]。

丁丁觀察到一個行為,但看不出這個行為有什麼效果,這不尋常,因為人的行為應該多半有值得追求的效果,「意義」這個詞彙讓丁丁能問出正確的問題,得到有用且可理解的答案。當然,也有可能丁丁的猜測是對的,在這種情況下丁丁的問題可能會激怒對方,不過這是人品的問題,而不是概念增加了你的表達能力的問題:

丁丁:都已經確定買不到票了,你現在對自己生氣有什麼意義?
大門:對,我沒法控制自己買到票,也沒法控制自己不生氣,謝謝你提醒我。

當一個行為有值得達成的效果,我們也可以描述說這行為有個目的。對自己生氣的目的是讓自己別犯同樣的錯,把樹枝削尖的目的是把魚串起來烤。在後面這種情況,你可以想像「意義」這個概念的適用範圍從行為延伸到行為的產品:削尖的樹枝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是讓我們容易烤魚。

值得注意的是,這時候相關的概念是一整套的。我們可以說削尖樹枝存在的意義是方便烤魚,也可以說這是我們製造出削尖樹枝的目的,或者說這是它存在的理由,或者存在的原因。

這一整套說法適用於大部分人造物(artifact),包括橡皮擦、杯子、PS5,以及像《星夜》這樣的藝術品。藉由意義、目的、理由、原因這些概念,我們可以說明人造物為何存在,也可以用來評價人造物的好壞。以一般用途來說,會在白紙上留下污痕的橡皮擦不是好橡皮擦,因為這跟橡皮擦存在的意義(也就是我們製造橡皮擦的理由、期待橡皮擦達成的目的、橡皮擦存在的原因)抵觸。當然,這並不是說人類對於一個東西的意義、目的、理由、原因隨時都有共識,而是說這組概念可以讓我們很方便思考和溝通彼此在幹嘛。

那人呢?人的生命有意義嗎?

多數人可以無痛接受橡皮擦有存在的意義,因為如此預設讓我們可以方便討論橡皮擦、評價橡皮擦,而且你很難否認這個事實:橡皮擦就是人類基於特定目標製造出來的。然而,這種意義的適用範圍能超越人造物,覆蓋到製造東西的人身上嗎?

橡皮擦的存在有意義,因為橡皮擦是人基於特定目的製造出來的,那人呢?從這個問法,我們很容易被引誘去認為,人類的存在意義,仰賴我們是誰造出來去達成什麼目的的。

這個思路有吸引力,因為它和前述一整組概念完整對應,例如,若人類是上帝基於某目的製造出來的,那人類的存在就有了意義,也有了理由和原因。

我對此抱持懷疑,幾個想法:

一、

橡皮擦沒有意識和生命,也沒有對自己生命的期待以及選擇的能力。人有這些東西,而這些東西讓你比較難替人決定人的存在意義。例如,父母或許可以抱持「我年老後小孩會照顧我」的期待來生下和扶養小孩,但要說這是小孩存在的意義(即使只是一部份),似乎也說不太過去。

說誇張點,我們光是觀察製造橡皮擦的人心裡在想什麼,就可以知道橡皮擦存在的意義,但當我們討論的不是橡皮擦而是人,似乎是另一回事。

二、

承接上一點,我們可以問:就算製造者能為「產品」帶來存在意義,界限在哪?若良善的上帝要求你做好事守護地球,這聽起來滿合理的。(當然,你可以問說,如果守護地球本來就值得做,那「這是上帝的要求」這件事情在這思索當中還有任何特殊地位嗎?)然而若上帝想的不是這樣呢?或者若製造出人類的其實不是什麼好東西,而是邪惡的外星人呢?

三、

有些人認為,人無法替人決定生命意義,但神可以,因為神是比人更高層次(不管這是什麼意思)的存在。

我懂這想法,就像是我們人類是比橡皮擦更高層次的存在,所以可以決定橡皮擦的存在意義,對吧?然而,當我們說「橡皮擦的存在意義是擦拭筆跡」,我們真的是在描述橡皮擦嗎?還是只是在描述人類的行動和人類對於世界的期待?

橡皮擦是一塊容易沾黏和剝落的東西,大致由橡膠和塑膠組成,這塊東西存在在世界上,究竟是為了什麼?我們其實不知道。我們最多只能說,對於我們人類來說,若把這塊橡膠當成擦拭筆跡的工具,我們可以過得更好,並且更能理解其他人類(例如在橡皮擦工廠工作的人和開文具店的人)的行動。你可以發現,所有關於橡皮擦的存在意義、理由、目的和原因的說法,通通都可以改成描述身為製造者和使用者的人類的行動和期待的說法,而不改變意思。

反過來說,當我們說人類存在的意義是,例如,代替神守護地球,這真的是在描述人類嗎?還是這只是在描述神的行動和期待?比較一下:

大門:這啥?
丁丁:莉莉做的橡皮擦,用來在白紙上消除石墨痕跡
大門:可是我看你擦半天好像越弄越髒
丁丁:莉莉對這種事不是很在行

阿波羅:這啥?
宙斯:人類,上帝製造出來守護地球的
阿波羅:如果他們是在守護地球,為什麼會擁有能毀滅地球60次的軍火?
宙斯:上帝對這種事情不是很在行

當我們說橡皮擦存在的意義是擦拭筆跡,這種說法對我們有意義,但對橡皮擦是沒意義的。有沒有可能,就算人類真的是神造的,而且神也真心認為人存在的意義是守護地球(或任何其他的),這說法雖然對神有意義,但對人沒有意義呢?

我們一直以來認為「我的存在意義是什麼呢?」是個有意義的問題,然而,有沒有可能這種想法其實是建立在某些錯誤的類比上?我們很容易接受橡皮擦這樣的東西的存在有其意義,並且引伸去認為人類的存在也有其意義,並且這個意義會跟人類存在的原因、理由和目的有關。不過,這一整套概念真的能如此引伸嗎?

※感謝JuYa Tsai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NOTE

  1. 這想法來自哲學家 Ian Osalov。

延伸閱讀:

  1. 不老不死,活著就是生存的意義
  2. 沒答案的哲學討論就沒意義嗎?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