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Waiting

Waiting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Waiting,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於部分媒體撰寫電影相關文章。個人FB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

關於《天橋上的魔術師》這則故事,把吳明益的原著小說與楊雅喆執導的電視劇放在一起比較,是一件相當有趣的事。

就切入角度來說,小說版具有明顯的回顧往昔性質,往往透過各篇敘事者的主觀回憶來描述故事,同時更由於我們無法實際看到角色的長相,因此只能從他們敘述的事件裡,自行兜起故事與故事間的連結,甚至是辨認哪個角色與哪個角色其實是同一個人。

至於《天橋上的魔術師》的電視劇,則將敘事角度放在故事主要發生的1980年代。對於劇中的角色來說,他們所遭遇的事情即是當下。因此,雖然這兩個版本都具有相當程度的奇幻色彩,但由於電視劇中的角色關係較為明確,再加上故事少了時間濾鏡的強化,因此比起小說而言,那股透著些迷霧般的神祕氣氛,自然也難免較為薄弱。

有趣的是,在《天橋上的魔術師》的小說中,故事往往具有明顯的留白空間,透過敘事者的記憶模糊,又或者是當時年紀較小,導致不清楚實際發生的事件狀況,進而為小說帶來了一層如夢似幻的效果,也更強化了那股情緒上的鄉愁氛圍。

但在電視劇版本中,楊雅喆則選擇讓劇中的中華商場成為了一個具有歷史影射性質的社會縮影,將一些原著中較為偏向暗示的解讀可能性,就這麼直接搬上了劇情表面,因此與期待本劇會是另一部《光陰的故事》,又或者是對原著解讀方向與楊雅喆有所不同的觀眾來說,也就這麼成為了他們難以接受這部電視劇的原因之一。

說真的,就我個人認為,吳明益的原著小說原本就不是《光陰的故事》那種一昧歌頌往日美好的東西,因此如果是好好地讀過小說,卻又對《天橋上的魔術師》電視劇抱有如此的期望,確實是一件挺奇怪的事。

事實上,《天橋上的魔術師》的小說,幾乎可以說是一本死亡無所不在的作品。有些在電視劇裡看似有美好結尾的角色,在小說裡才有提到的未來中,卻彷彿難逃過去所深埋的陰影,終究步入了令人嘆息的哀傷結局,也使得整部小說雖然具有一股濃烈的緬懷質地,但那些美好卻也不斷地被之後的故事給扎破,迫使我們看到其中的沉重,又或者是長大之後才總算能有所共感的悲傷。

而就電視劇的情況來說,也由於少了那種回憶往昔的敘事角度,使得故事更像是讓我們隨著角色一同前進,不管是向天真的童年告別,又或者是面對摯愛的消逝,故事的前進方向都與小說回首觀望的角度正好相反,描述了角色們雖說被迫拋卻許多事物,卻也無法停歇,只能繼續朝未來而去的腳步。

至於到了電視劇的最後一集中,《天橋上的魔術師》則藉由與電影《戀戀風塵》有關的橋段,彷彿道出了這部電視劇在改編手法上的核心,告訴我們雖然影像確實是一種可以留下記錄的媒介,但也正如《天橋上的魔術師》劇中那部每次播放,都由於故事安排而不盡相同的《戀戀風塵》一樣,使我們就算看著相同的影像,在內心被勾起的回憶及情緒,卻也會產生各自不同的歧異,使虛與實就此層層交疊,在每個人心中滋生出一個個不同的詮釋與世界。

也因為如此,或許天橋上的魔術師所對應的正是天橋下的說書人。說故事本身,即是一種魔術。至於魔術是否成立的關鍵,除了魔術師的手法好壞以外,其實也繫於觀賞魔術的人自己,不是嗎?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天橋上的魔術師──回到最初的地方
  2. 【讀者舉手】以單車為載體的歷史奇航記──吳明益《單車失竊記》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