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詩享家Joe

醉或不醉都得活著/這世道早已是不醒的了/無論時間如何流轉更多/
我們都不曾寂寞/你有青山,我有臉書/各自坦懷二三子的幸福
──〈無論時間如何流轉更多〉(節錄)

這是「七年級」新生代詩人楚影(1988年生),於2013年夏季出版首本詩集中的代表作品之一,詩中一句「你有青山,我有臉書」,照見了人們於古今時代截然不同的生活樣態,前者漫步沉浸於自然山水的擁攬之景,後者兀自沉陷於現代科技的虛擬之境,唯無論是在哪一個時期與國度,人們最終都能以屬於自己並且容於世界的方式找到「各自坦懷二三子的幸福」。這樣的詩句恰恰折射了楚影詩歌的深刻特質:以嫻熟筆法融古典元素於現代詩歌之中,從而完美呈現了一種交揉古今意蘊的詩歌風格與形式。於此,楚影烙印了鮮明的現代性與古典氣質兼備的抒情詩人形象,同時標誌了其在新生代詩人群中一個獨特的詩歌史位置。

諸多詩界評論家及詩歌讀者們在品評和閱讀這本詩集時,首先注意到的是,詩人以各種明示或隱喻的手法,表達了最主要和重要的豐富詩歌意象,乃是出自於對兩千三百年前楚國詩人屈原的「楚懷情節」投射與變形而來。對屈原文學風采的欽羨,對其人格風範的仰慕,對其生存際遇的哀嘆,對其歷史年代的嚮往,甚至自言以「楚影」為筆名(「楚是最浪漫的國家」、「我非常耽溺楚國,就算成為楚國的影子也不介意」)等作為書寫《你的淚是我的雨季》的「原點」(或者說是楚影的「起手式」),讀者在享受閱讀或觀察研究的過程中,可以看見詩集裡大量以此類「屈原」主題為核心,繼而帶出層層環繞著《楚辭》、《九歌》、《山鬼》、《詩經》、辛棄疾、李商隱、杜牧詩詞乃至其他古典文學、傳統典故範疇等題材的詩思內容。

在詩集頁扉的作者簡介,形容楚影是:「從汨羅甦醒的靈魂,仍有一顆寄託文字的心,更不信黃河之水,只讓李白一人獨醉。目前定居在繁花紛飛與凋落的台北城。」詩集特色則標明為「古典、唯美之風,且充分顯示出詩人多情的性格。」為何獨鍾情於屈原,在浩湯無垠的文學與歷史中顧盼僅取「楚辭」一瓢獨酌?楚影曾說:「《楚辭》一直都活在中國文學中。對後世的文學,影響深遠,讓人不得不去認識屈原。」因好奇而去了解,認識後繼而沉迷,他從不諱言受到屈原的影響:「對屈原有進一步的認識後,自然也對其文體所抒寫的個人情懷、浪漫神祕氣息感到著迷,於是慢慢模仿起來。」譬如屈原最深刻的代表作〈離騷〉:「讀來字字泣血,句句凝淚,從中能夠體會到屈原的苦悶和決心。對我內在轉化的影響,當屬這兩句話:『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讓我知道如果是真心喜歡的夢想,就要堅持到底,永遠不要後悔。」他想將這份對文字沉迷的感動也帶給其他人,於是開始創作。(〈楚影:請用我的作品讀懂我〉,《作家生活誌》網站2015年7月16日。)

或許也可以換個角度說,正是楚影本身的詩人氣質,驅使了他走向屈原的世界,而詩人原始真誠不造作的初心,使得他的作品並非是單純對屈原的嚮往和模仿,而是以屈原為創作的起點、原型,為一個對照面,熟稔他生命中所有的理想精神、文學作品的內涵,從中汲取精粹,灌注到自己的作品之中,讀者能看見屈原的種種精神形貌,與楚影同感對其情懷的嚮往,但從中又能讀出楚影自己情感的樣態、溫柔深情的詩歌語言,這是讀楚影作品時才會有的雙重感動。若說是藉屈原懷古,楚影的懷古也是相當投合現代人心的需求。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屈原之於楚國的一切人事物,乃至於他傾注所有生命力量的文學創作,應當有著呼天喚地都難以消散的恨、痛、愁、苦、怨、愛、不捨與遺憾⋯⋯,而這所有悲憤激昂的心緒隨著汨羅江河流淌千年,來到了當代詩人楚影的世界,他以與屈原相近的浪漫性格和才華,溫柔包容並重新賦予了新的主題意境,其詩歌語言淡墨了一個歷史上政治詩人的抑鬱悲憤,而以深刻但不帶壓迫的語境營造出匯流古典與現代的詩歌作品氛圍。在作者的塑造與詮釋之下,引發了讀者重新認識屈原的興趣,也開啟了對楚影這位新生代詩人的關注。

例如詩人在〈後記〉明言「你的淚是我的雨季」就是寫給屈原的,兩千多年後的相遇,成為屈原的知己,在詩歌中展開對話,這一切可以從詩集的第一個主題,首篇作品〈昨日之島〉看到古今兩位詩人的彼此相呼應。全詩共13行分為三段:

我已不能去分辨破曉
過後。是你,還是我變成了島

海是夢永恆的依賴了
而我們就這樣記得
每一朵浪花
為了警惕自己,將一生反覆拍打
如瓶守著一個遠方的天涯

你說昨日在昨日之外的
昨日裡的遙遠且如一場驟雨的深刻
關於傷痕,我又該怎麼回答呢
畢竟今天抑或明朝都留不住
一座島披著晨色的霧走入
回憶的深處

在這裡「島」是主要意象:破曉以後,是你還是我將會變成「島」──這個島是靜置不動,在昨日、今日、明日任浪花如何拍打,它都將永遠存在此地,「島」是無生命的靜物,但在作品中它是我也是你,所以島也是有生命的,或者反過來說,你和我,都是無生命之人或事物,由此,「島」一詞成為了「歷史」的象徵,既是無生命的名詞,也是記錄生命的載體,任時光流逝沖刷,終究在個人和時代的記憶裡留存;「島」同時也可展延成為「你」和「我」的象徵,尤指古遠時期你的文學作品和今日現代我的詩歌文字,它們在落筆之後成為永恆不動的靜物,但在寫下的片刻之際,卻是飽含情感的生命持續表現。詩人在〈昨日之島〉展示的是帶著經典文學走入歷史記憶深處的屈原,之於我楚影的意義,正如同楚影我本人,希冀對於後世讀者的詩歌價值意義,因而這是一首「對話」的詩歌,楚影對著他的文學偶像屈原謳歌,也是楚影對他的讀者「為愛而生」(詩集「後記」篇名)之語。《你的淚是我的雨季》由此詩展開了詩人與屈原、讀者一生的真摯對話。

同樣的傾訴對象還表現在如〈如果你看見,你發現〉一詩中。以〈漁父〉為引言,詩中的「辭裡血紅色的六言和七言」意為〈楚辭〉,後接南楚、郢城之地理位置,再以「恨我的心」、「五月一場雨」以及「來自你的背叛」等句意,加之以首段以淚水澆灌滿國香草,其中的「我」和「你」,隱喻的正是「屈原」與「楚王」,這是一首為屈原代言的詩,「死生與共」是屈原對家國君王的忠義之心,但滿懷委婉柔情,讀著彷若一首至死無悔的「情」詩,對楚影而言,這類主題的詩歌,確實是為單純而又複雜的愛、情所抒發。

另一首內容和語言與本首詩性質相似,同樣受到讀者喜愛的名篇〈我等你〉,在第三、四段的「敘述」突出了詩歌的主題,以「一身理想」的「浸溼」對應「指盛開於夏季的江底」,強調政治信仰的傾圮,終致使了「你」「把殺身寫成了情詩」,楚影在這裡隱去了屈原投江「自殺」一詞的主動性和情感衝擊,並改予一種帶有私密語言的成分,傾訴了屈原為家國政治不惜捨身的決絕背後,懷抱的是如何巨大無盡、隱忍而深沉的無奈心緒;尤其主詞的所指對象「我」和「你」,在此象徵為「楚影」與「屈原」,時空更迭物換星移的交錯身影,這首名為「我等你」的詩實際上如何都等不到對方,然而正同作品首行與末句的頭尾呼應,無數個白日將盡與將近的輪迴流轉,此前、爾後,都有「我等你」,這個「等」是虛詞,因為現實中是不可能實現的,在楚影筆下的「等」,更多的是「理解」的意思:因為懂你,所以願等,縱使你已投身江底千年,因無人理解而抱憾錯身,魂魄離散不知所蹤,也要讓你的英靈知道,終究於千年之後至少有我懂你的當年,理解也心疼你所有美好念想的一切。這是兩個溫柔詩人的知己默契之作,儘管是出自於楚影的自設之言,但讀者確實能從中獲得理解和感動。此外,和上一首詩歌的相同點在於,若捨去作品的中間段落及主題先行,本詩也可作為具有動人的情詩韻味,純粹的戀人絮語來看待。

在這類為屈原代言,或與屈原對話的作品引領之下,不斷堆疊醞釀的濃厚古典抒情詩歌主題傾向,在詩集同名作品〈你的淚是我的雨季〉中來到了情緒的最高點:全詩共四段,在首段以不斷遞減的句數,將「你/我/我們」的各自處境與彼此情感的連結越加緊密靠攏,最後在楚影擅用的對稱式斷句法──情感濃淡拿捏恰當的兩行詩中漂亮作結(這一攸關本詩集「節奏韻律」之特點我們將在後文另加討論)。前兩行詩句中看到了楚影以「自己」(各自)與「我們」兩個詞彙連用,暗示著你與我有著相同的「命運」,但此命運卻並非指政治上的際遇,詩人以「書寫」一詞,即隱喻了這個我們所共同背負的命運乃是指生命的另一項寄託:對文學創作滿懷激越之情、熱切意義的全力付出。知識分子的身分之外,屈原和楚影都希望以自身敏銳的觀察,寫下在各自時代裡的深刻體悟之作,對家國的忠義之情和對文學的初衷之心,這便是「我們」跨越兩千年時空的共通共感之處。〈你的淚是我的雨季〉應是楚影無限循環閱讀屈原的文學作品之後,所得的深切感悟之作,把對屈原所有的情懷濃縮在這一首詩歌之中,並且從中再現了其人格特質與文學風采,使讀者能從作品中並置讀到兩位古今詩人的形象畫面。由首段的「我願是你吟詠的一句句磅礡」,再次強化了楚影對屈原的難捨情懷,詩句的深刻之處還在於運用了「磅礡」一語,唯有拉開時空的距離,在偌大的穹蒼之際方能彰顯其詞意,而「一句句」的「磅礡」,更加表述了屈原文字的「力道」,呈現出不僅是穿透紙背的深刻,更是貫徹古今歷史的震撼語言,接著連用三句以「如」為起始的句構,來互襯這一帶有浩蕩史詩的磅礡意涵:前兩句「嗅著的墨香」、「苔蘚的味道」是一種嗅覺感受,「暈開了你的苦笑」、「被切丁的文字」則是視覺描繪,墨跡的暈散、蘚苔的生成對應到第三句「懷石上確鑿著記號」,強調的仍是「時間」的概念,能讓硬石留下鑿痕,必是經年累月的風吹日曬雨淋不斷的沖刷結果,這一段詩群內容彼此相扣合,層層遞進了〈你的淚是我的雨季〉(甚至整本詩集)的核心主題,歷史感的強調讓文字的嗅覺、味覺、視覺隨著時光而不斷展延直至今日,充分活化了千年前的屈原其文、其人和時代的鮮明映像。然而這是一段如何的歲月呢?楚影在第二段以「悲歌」、「滄桑」、「寂靜」、「寒冬」⋯⋯等詞彙為詩句韻腳,為屈原後期的低迴人生定下基調,而在第三段暖心說道「就讓我賦詩為你重新起草/轉化你被扯散一地的理想/和踽踽獨行的方向──」,楚影在這裡少見的運用了標點符號來表達修辭意象,破折號、刪節號意味著在兩千多年歷史洪流的沖激之下,屈原當年的文學和政治遺憾,並未被人們所遺忘或輕忽,已然成為後世欽慕仰望的文學經典與人格典範,後來的屈原,是不孤獨的,楚影以現代的語言文字重現他的精神內涵,最後以令讀者不禁為之噙淚的「情緒洶湧了千年別再壓抑/脆弱如你的淚是我的雨季」兩句為段,為全詩作結,一舉將詩歌、讀者和屈原的「情緒」推向了最高點,餘下的便是將淚和雨水安放於一池湖水之中的,無盡平緩的溫柔理解與包容。

詩集至此,在前述幾首詩包括古典和屈原(楚國)意象濃厚的〈何不笑我走入傾盆〉、〈山鬼〉、〈九歌〉等名篇的鋪敘之下,讀者大致可以掌握閱讀「你的淚是我的雨季」主要的入徑,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淚」和「雨季」是詩集裡經常使用的意象,但在此處我們未能深談,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在和「淚」、「雨季」等詞語相遇時,沿著這一路的線索,推敲出各自心中的閱讀意象,給予楚影詩集更豐富的解讀。

但別因為楚影的這一詩歌取材傾向,就輕易地將之歸納為古典詩歌作家,相反地,在他精心且精湛的現代詩歌技藝涵攝之下,用一句流行語形容,古典情懷和現代文學交融的「毫無違和感」,營造了一種專屬楚影式的特殊詩風。正如同本詩集四篇的「前言」之一,詩人崔舜華舉其中受到讀者相當喜愛的兩首詩〈九歌〉和〈有鹿在我的眼睛〉為例所言,楚影「精熟用典」的詩歌真正令人印象深刻之處在於:「並非直接的引用或複製,而是經過重重的濾淨,以及對語言的慎選,方有了如此乾淨妥貼的詩歌。所以,並不能簡單的將楚影的詩與坊間其它懷古引典之作相提並論,楚影的古典極其真誠,展現為他獨有的溫柔傾訴。」(頁18)這裡的「濾淨」一詞形容精妙,或也可以說是楚影「粹取」、「提煉」了每一個在作品中所使用的「意象」及「語言」。例如詩集的主要意象:屈原(及其所延展的楚辭、處地等),楚影將這個歷經兩千多年的經典詩人及其文學作品之形象,以他的方式完全掌握、理解之後,投注了與之相應的情感為聯結,以屈原為對象,時而為他書寫,時而與之對話,時而置換立場,時而合為一體,時而詩人與傾訴對象均不在場,獨留話語與畫面,時而只存在某種情緒的敘寫,時而僅見片段情感的交流,如此種種,詩集中所觸碰到屈原這一主題的作品時,便呈現了豐富多樣的面貌;但每一首詩的主軸輪廓,並不會因此變得模糊不清,一首詩要強調的是哪一個面向的屈原?在楚影精心雕琢又易於理解的多樣性語言中,讀者將看到的,便是去掉周邊零星雜質的描述,提取了清晰的畫面和形象,在有限的篇幅中,完整聚焦了楚影在每一首詩中設想傳達的主題。

整體而言,詩歌主題的貫串與延伸,展現在《你的淚是我的雨季》架構上,並成為了日後「楚影詩集」的標幟之一。在本詩集中,作品紛置於「六個主題」之下:〈昨日之島〉、〈臣服〉、〈就讓時間儘管遙遠〉、〈看似明朗的世界依然〉、〈流年之內一個人負責〉以及〈我都會在這裡聽你說〉。每一主題之下各有10首詩(含以主題為名之詩),前兩輯的詩作內容以圍繞著屈原為重心,觸及「愛」、「情」的精神情感層面;到了中間兩輯的詩歌內容開始稍擴展至典故人物與文學之外的,作者的現實處境與感受;最後兩個主題則調降了屈原「楚影(楚國影子)」的「存在感」的比例,增加了作者的現代性「愛情」觀、情感經歷的真誠內容。

如此,整本詩集在架構上有一道隱匿的逐步過渡主題的痕跡,甚至如果我們遮蔽「屈原」這一意象,或者讀者在完全不知道創作背景的前提之下閱讀此詩集,將會讀到與自身生活經驗相應的「愛」、「情」訴說,可能涉及的是親情、友情、君臣、跨時空的古今交流、自我、愛戀(單戀、失戀等)關係,倘若讀者並未能讀出其中的屈原意象,那麼這些作品將會以讀者的自由心證聯想為各種可能的解讀,造成這種結果的,就是前述我們所提及,楚影提煉了「屈原」為某種(或數種)「意象」的指涉結果,也就是臨宵在前言中所說的,這是楚影詩歌「『夾入』式的完現術」特色。因此在詩集的第一到第四主題之中,情感訴說的對象表面上是單一的,只對屈原說,但由於對話的方式和立場「幻化」多變,因此在讀者眼裡似乎又不能十分確定,這是帶有某種「愛」或「情」的詩歌,卻無法直接歸為「愛情」詩,一直到經過詩集中間作品的主題過渡,在最後兩個主題,方顯見為楚影在後記中所說的,寫給一個明確的愛戀對象「她」。至此,《你的淚是我的雨季》整體架構與主題內容共構了一個完整的詩歌文本體系,基本奠定了「楚影詩集」和作者的寫作基調和風格特色。

另外,詩集中古典與現代、各式主題的交揉匯聚在〈就讓時間儘管遙遠〉與〈看似明朗的世界依然〉兩輯之中,有了逐步朗闊的發揮。前述我們提到「屈原」與「愛情」兩個楚影關注的題材,在這裡有了寫作比例上的調整。前者依然持續以不同面向呈現,如〈我沒有更多能對你說〉:前三段已昭示寫作對象為屈原,詩歌的情調也趨向南楚情懷,而最後的兩句詩歌則帶出既符合情境又跳脫主題侷限的浪漫詩意,若獨立來看,模糊了前述的對象,是以成為讀者最喜愛的情詩名言佳句之一。相似的主題概念還包括〈看似明朗的世界依然〉、〈今夜,做一個行草之人〉等作品,或隱或顯地與屈原意象扣合,但讓讀者逐漸感到共鳴與興趣的,是顯性的「愛情」內容。如〈就讓時間儘管遙遠〉兩句「就讓時間儘管遙遠/聽江湖的水聲不斷」將愛情這個人生議題之一(俗稱「三觀」:親情、友情、愛情)的悠遠留長凸顯了出來,其他包括〈然後〉、〈我寧願不知道很多〉、〈倘若你,倘若不能〉、〈為什麼我們這樣〉、〈七夕有恙〉、〈再過去就是另一個季節〉以及〈凡是傷痛都需要出口〉等作品當中,楚影都以其別緻韻味的手法寫下愛情中各式體會的雋永詩句。而在取材和內容上較為特殊的如〈還有眼淚就會想保留〉,前引《詩經‧魚藻》的四句:「魚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鎬,飲酒樂豈。」楚影仍運用了原詩雅樂的特質與今日語言直觀感受之間的反差,將古詩中歡樂歌頌帝王的情緒反轉為現代愛情中失戀之人的憂傷:「你泅離了我的秋水/在別的青春裡喝醉」再如〈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事〉前引李商隱〈夜冷〉:「西亭翠被餘香薄,一夜將愁向敗荷。」將詩歌夜未央但愁思滿懷的詩意氛圍先行醞釀,以「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事/就是讀過一千首詩/憑著衰敗寫下思念的絕對/把季節依序粉碎/不再允許自己為了你/成為夜半空洞的夢囈」敘寫了詩人隨著夜深的步調越見清晰的愛情愁悵。而在〈我們已成為彼此〉也是前引杜牧〈江南春〉的詩句,並從中擷取新意創造出:「明白愛情沒有永恆的安定」、「我們已成為彼此的南朝」等現代詩句,同樣以變形之姿進行了原典詩旨的改寫,展示了楚影「返古」與「反骨」的文學才情與寫作特質。

你的淚是我的雨季》除了上述於詩歌內容和形式上的特點,突出其古今交會的特點表現在融合典故於新詩語言之外,另外值得一提、但卻為多數讀者與詩評家較少注意到的是詩句「形式」上的精心設計。首先,是在「音律」上的特色表現:每一段詩歌,均有一至三個韻腳轉換,而每個韻腳至少以兩行寫成。如此,楚影的現代詩保有了一種古典詩所講究的押韻「韻律」感。詩集中作者對每一首詩的押韻、韻腳的處理方式,造就了在現代詩中已然相當少見的一種詩歌段(斷)句的音韻和節奏感。現代詩的分行、押韻的自由形式,是為打破古典詩歌在創作上為平仄格式所侷限,現今除了詩歌變體的流行音樂為配合「唱」而仍保持歌詞創作的韻腳一致,大開大闔的新詩界已經少有詩人著重於精心安排詩行的「押韻」。但在楚影這裡,新詩中的古典靈魂不僅在題材與內容,更在整首詩歌中詩句韻腳的流暢靈動。如〈觴〉一詩中的首段以兩句構成:「酒杯應該懷抱得下這個世界/即使迷茫的心事如雪」,韻腳一致,搭配內容和意象的使用,讓人聯想到當代華語流行音樂界著名作詞人方文山的〈髮如雪〉,一句「我舉杯 飲盡了風雪」呼應了楚影〈觴〉中的詩句,寄望以一只小酒杯,飲下整個世界的蒼茫風雪,這般「心事」是如此微小卻又是如何的巨大?換個詩人不見得高興的流行通俗說法,但楚影也許正是「詩歌界的方文山」,現代詩歌「中國風」最好的寫手。由此來看,古典的主題、內容、鍛字鍊詞的詩句之外,楚影詩歌的古今交融的另一個重要特質,便是於新詩中保持著古詩的押韻這一寫作要求,並且不是在詩集中偶而為之,而是每一首都做到,或許不是一韻到底,一段之間或有數次換韻,但無論如何,遵循著某種古詩格律的範式,再以新詩的現代性從中突圍展現更新的詩意與詩藝,這是對古典文學的崇敬之情,是真正的古今交匯,放眼現今的新生代詩人,唯有楚影能堅持並做到,也正因此造就了他突出於同輩詩人的特色之處。

其次,在《你的淚是我的雨季》中楚影展現了另一個詩歌形式的特點,或說其寫作的喜好,幾乎成為了他的詩作標誌,是諸多作品在最末以一行或兩行句式為段落,為全詩作結,予人一種詩歌語言和韻律上深刻的「斷句式」印象,使讀者對楚影詩歌於腦海烙下揮之不去的感動記憶點。如〈觴〉:「啜飲朝露吟哦人生苦短啊苦短/秋月下的影子越走越長也沒發現」,表現了獨自於秋夜飲酒低吟的人生悲懷感嘆;〈你的淚是我的雨季〉:「情緒洶湧了千年別再壓抑/脆弱如你的淚是我的雨季」,溫柔懇求、包容了「你」壓抑了千年的淚在「我」懷裡徹底安心釋放,如同〈我沒有更多能對你訴說〉中:「歲月靜謐地從彼此的眼前走過/寂寞如我沒有更多能對你訴說」相似的情調,若將詩中的屈原意象擱置,這兩首詩末段的詩文將是無比柔軟的動人情話;而在〈臣服〉中的末段對句更是精彩:「我並沒有臣服過什麼/但情願你君臨的神色」,巧妙地將「臣服」與「君臨」兩詞並置,一種緊緊跟隨所欽慕的戀人腳步,歷經無數季節輪迴,只待你回眸顧盼一眼,此生便已足夠的心情,在這兩句詩歌中盡顯無遺。〈逆鱗〉:「我們逆了對方的鱗/就該成為被傷的人」,逆的是對方的鱗,傷的卻是自己,這是在愛情裡不愛時的兩敗俱傷畫面,但詩人不直說,以反向的句意引起讀者深思;這種對比式的詩句還表現在〈是你讓我終於相信〉:「沒有足夠的恨/就不要去愛一個人」以及〈為了可以〉:「為了可以離開你/我決定接近你」等受到讀者喜愛的名篇中,以「恨」與「愛」、「離開」與「接近」等相對意義的字詞,逼出了感情中最矛盾也最真實的普遍感受寫照。另外在〈我等你〉一詩中則以首末段的獨句:

白日將盡,我在眾人都醉了之後等你。//
⋯⋯//
白日將近,我等你在眾人都醉了之後。

形成整首詩歌別緻的頭尾呼應效果。在一天將結束,眾人將醉時,我會等你;當一日將到來,眾人都醉後,我依然等。運用了「盡」與「近」的諧音標示了一日的結束與開始,首尾句的互映象徵的是「永恆」;詩句中巧妙變換「等」字的位置,造就了不同的詩意表述;兩句相結合得到的是無論日昇日落,眾人皆醉唯我獨醒,在恆久的時間歲月裡不變的將是「我等你」,相應了本詩的詩名和主旨。

以上兩點楚影詩歌外在形式的特色,亦是值得讀者在閱讀中細細品味的部分。總結整本《你的淚是我的雨季》的文學價值,楚影從屈原與古典情懷等寫作意向跨越至現代生活將情感投遞至專注的愛戀對象,從言「情」、說「愛」、過渡至「愛情」主題,在現代新詩講究隱喻意象的抽象運用表達的外衣之下,仍不減古典文學的精隨與餘韻,或說在古典的內涵之中,驚豔於現代詩手法的創新,展現了一種既貼近現代生活與情感的,隱晦而又真實的詩歌語言風格。這樣的手法使得詩人優游於自身作品之中,或與之進行虛實的對話,或將之構築為符合詩歌主題的精神面貌,從而使《你的淚是我的雨季》一方面帶著懷古典雅的詩本質,另一方面則充分表達現代詩著重講究的句式、音節與意象鋪陳,構築了楚影獨一無二的個人特色,恰恰相應了其詩人氣質。更貼切深入的分析,可以說楚影對古典的靈活運用,在於他對典故的完全熟悉掌握,全然吸收外在書寫形式到內在的內容思想,幾經思索後,反芻為現代詩的形式,使人在閱讀時能領略古典精隨的迷人身影,亦能與當代生活經驗有所貼合,形成一種令讀者難以釋懷餘韻悠長的感動。初讀楚影的詩,感受不會是巨大的,僅會如同針刺一般,在心上扎下微小的觸動,而這觸動,有可能僅是幾許難以言說的「動搖」,或者純粹的些微感動,不會有瞬間為之撼動或被擊倒之感,然而誠如前述的步步分析,閱讀完《你的淚是我的雨季》,詩集中那些閃耀的詩句總是會如影隨形的縈繞心頭,讓你記下它的文字,記得字裡行間讀來的節奏,詩歌所帶來的主震強度當下並不特別引人注意,但那字裡行間留下的餘韻堆積於胸口,小小針扎的騷動,微微不斷的餘震,使人的心緒置於一種恍惚震盪之中,這便是楚影詩歌微小卻巨大的後勁,匯流古典與現代的深情詩海,總能打動人心最深處掀起一波波漣漪之感。

從《你的淚是我的雨季》開始,此後的「楚影詩集」維持著幾個寫作方向前行:在內容方面以古典與現代題材的揉合、對話與串通,抒情浪漫筆觸,打造其詩歌語言的特色,並配合運用押韻、句式排列的方式,營造詩人所構想的詩句節奏,在整首詩的段落與段落之間,形成各有意蘊,又融合一體的篇章,形式和情感逐步堆疊的架構,使得每首詩之間,既彰顯了各自的主題,深刻的印象,進而達到了整本詩集隱微主軸的貫穿,精巧流暢走筆有序,全書不見激越之情,卻處處渲染濃重的眷戀深情。尤其在架構設計上,以六個主題(輯),每一個主題(輯)之下各有10首詩作;邀請數位詩人、作家撰寫「前言」;詩集的最後,有著楚影自己撰寫的一篇「後記」,以示作者寫作此書的心跡。這樣的詩集設計形式和書寫特色此後成為「楚影詩集」系列的固定模式,於此框架下,楚影維持著每一至二年出版一本形式和內容豐富多變詩集的節奏,標誌了其寫作有著一定的詩歌風格和品質標準;但如何在這固定的範式中有所精彩變化,是對詩歌或楚影有興趣的讀者們,可以在讀墨裡一本本暢讀的開掘之處。無論如何,從第一本詩集出版到如今八年間已出版五本詩集(外加一本小說),就足夠說明楚影的不變與變的魅力,那是喜歡詩歌的朋友們,樂於見到的。

最後,詩集的封面以釀出版和威秀資訊的專屬設計師王嵩賀,於2010年拍攝的「雨模樣」系列照所設計而成,照片的主題名稱和構圖氛圍,都與《你的淚是我的雨季》調性相符,從另一個角度而言,這亦是詩集在形式和內容上值得肯定的用心製作之處。

喜歡楚影這位詩人及作品的朋友,希望您也會喜歡這篇書評,接下來筆者會持續介紹楚影以及其他新生代詩人的書評,盼能搭配一首氣質相符的音樂,陪伴喜歡文學的朋友走過每一個由紛亂心緒逐漸歸於寧靜的白天與黑夜。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雨和淚:

  1. 下雨時我喜歡聽雨聲的核心
  2. 你忘記自己為誰撐過傘,那人到現在還留在雨裏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