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Je Solji;譯/Linhee Chang & James Park

原文刊於:《Ulsan Journal韓國蔚山地區新聞》(2019/04/03),轉載自游擊文化

曾有一段時間,有人以「愛他就得打他」作為體罰的名義,並且鼓勵在家庭和學校中,以此來管教兒童。有些人可能會懷念過去這樣的方式,但體罰已經不再是愛的表現,而是虐待兒童的行為了。令人悲傷的是,有許多孩子是在以為最安全、最熟悉的家中,被體罰虐待致死。以「愛」之名體罰的那些人,卻失去了以「愛」之名體罰的資格。基於這些原因,我無法輕易將「愛」說出口或者寫出來。對於那些有語言能力的人來說,「愛」是他們合理化自己行為的最佳工具。我站在教授語言(文學、社會、習慣等)的立場上,以掌握語言和缺乏語言能力的兩種人的角度閱讀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主角房思琪在13歲時,第一次被國文老師李國華強姦之後說:「對不起」。身為性暴力的受害人,卻感覺自己哪裡有錯,這是什麼原因呢?房思琪沒有用語言來表達施加在她身上的暴力,只能別無選擇地接受了李國華老師對她說的:「這是老師愛妳的方式,妳懂嗎?」房思琪以為,在文學中看到的浪漫愛情,或許只會出現在相愛的人們發生性行為時,所以房思琪決定愛上李國華老師。儘管知道在李國華老師的家中會重複發生什麼事情,她每週還是去拜訪他,並在每次被強姦的瞬間,努力讓靈魂遠離身體,然後持續忍受著疼痛。

如果房思琪的痛苦來自於缺乏語言,那麼相反地,李國華老師的武器就來自語言和文學。他的辯解在文學世界中得到了合理性和浪漫,文學的隱喻和象徵變成了他的根基。另外,對於性的社會法則,則是以「姦汙一個崇拜你的小女生是讓她離不開他最快的途徑」作為最佳武器。即使強姦,也會把責任推給受害人。社會有一種氛圍,認為發生了性行為,就表示受害者本身同意。房思琪會被當作是設下美人陷阱引人犯罪的人,或者是家庭破壞犯,甚至被當作是外遇對象,即使說出被害的事實,也很有可能完全不被理解。

根據韓國現行法律,13歲以上的性犯罪者,如果不能證明是強迫的,就很難對其懲處。依照這樣的法律,李國華老師並不會受到懲罰。然而,從作家林奕含小說中的主角房思琪所遭受的性暴力事件中,引申出「誘姦犯」一詞。暴力看似簡單,實際上卻非常複雜。產生一種語言是很重要的,而教導傳授語言的那些人,特別是教師或者宗教領袖,必須對語言的威力有所反思。因此,為了別讓年輕的學生(信徒)對老師(宗教領袖)產生憧憬和敬仰,進而被包裝在浪漫愛情中,應該規定教師如果利用自己的職務,將「愛」用於有義務保護的對象時,屬於明顯的犯罪行為,並受到嚴厲的懲罰。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誘姦,以文學/語言:

  1. 【果子離群索書】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上)
  2. 【果子離群索書】房思琪如何失去她的樂園(下)
  3. 林奕含:「這個故事摧毀了我的一生,但寫作的時候,我很清醒地想要達到一種藝術的高度。」
  4.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