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劉亞涵;攝/Kris Kang

Soac 料理人、YouTuber,自稱廚房廢寶,出過幾本食譜書,從西式宴客菜到家常臺菜,致力於傳授懶廢的廚房求生心法。原是勤勞男子,卻在三十歲後感受到新陳代謝的威力,從此開啟廢懶人生,最近正在研究要吃哪家葉黃素。工作之外,生活占比最高的是酒精、坐著吹風和打電動,曾經以遊戲裡最強弓箭手的身分上雜誌。

工作之外,我的生活基本上就是一個廢字,我喜歡待在家裡,可以一連好幾天都不出門,開著音樂,賴在懶骨頭上滑手機,然後開始打電動,遊戲一場是 15 分鐘,結束後先確認酒杯裡還有沒有酒,回一下訊息,休息夠了,再開啟下一場輪迴,不知不覺八小時就過去了。

但人生在世不可能完全不事生產就存活,活著還是得工作,工作中的我可以說是完全相反的樣子,極度講求效率,我會要求自己和工作夥伴盡可能用最少的時間完成一切事情,看似積極,追根究柢只是希望趕快做完就可以休息了,而且隨著年齡增長,工作時數有不斷縮短的趨勢,二十幾歲的時候體力很好,我可以連續工作兩三個禮拜,換來一週假期出國玩,想來只覺得瘋的不可思議。

老實說,以前從沒想過自己會和懶散這詞扯上邊,即使和朋友聚會玩到天亮,隔天依然能神清氣爽地工作錄影,旅行途中隨身帶著電腦寫食譜,無時無刻不關注著業界動態,性格上也很強硬,希望所有事情都能依照自己的方式和標準,說到底就是不肯放過自己。然而當新陳代謝開始下降,身體漸漸透出疲態,過去總繃緊的神經似乎也意識到是時候放鬆一下了,有時候稍微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偷懶一下,世界也不會因此崩塌,這大概是年過三十不得已而得到的體悟。

常覺得懶廢是一種很佛的概念,反正這個年代已經不太可能靠自己賺的錢買房子,或有一番大作為,沒有了多餘的社會期待跟壓力之後, 反而愈來愈多人開始將視線回歸到自身,發現對自己好就是為自己多留一點時間,我寧願在家打打電動或幫植物澆澆水,在這個只屬於自己的 me time,想做什麼或者不做什麼,完全不用對任何人交代。當廢懶成為了自己的人設,外界的紛紛擾擾再與自己無關,不期不待,這個世界就不會對你造成傷害。

如今,我人生最積極的時刻應該就是招呼朋友吃飯了,年輕時會提前開好菜單,為了買食材跑兩三個地方,前一天就備好料、熬高湯,當天準時上菜;現在和朋友約兩點,我可能兩點半才買完菜回來,其他人三四點後姍姍來遲,約莫傍晚左右可以開飯。這種彼此之間鬆散的默契,讓我覺得很舒服,有事沒事就聚在我家陽臺曬太陽、喝酒、吹風、聽歌,就算相約去山上露營,也會一個週末什麼事都沒做地酗酒、發呆,把臺北當成歐洲在活。

很偶爾的時候,在週間白天休息時會伴隨一點點罪惡感,但隨之而來又有種莫名快感,大概類似於一種踩在道德底線、暫時脫離常軌的狀態吧,每當出現這樣的念頭,我就會想到村上春樹《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這本書,當然作品本身是相當勵志的,但對我來說,生活中一定程度地滑出軌道,才讓我能夠在日復一日的日常與工作裡,持續保持前進的動力,畢竟說到底,生活是自己的,你想廢就廢,誰能阻止得了你呢?

※ 本文摘自《小日子享生活誌05月號/2021第109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