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愛麗絲

「來,先拍照對不對,要由下往上拍喔,等我腳交叉一下,你們要開美肌喔因為我沒有擦粉。」Readmoo 讀墨電子書官方認證唯一犢董、中國文化大學新聞系副教授江淑琳,在講座開始前熟練擺拍,「啊照片放上社團前我要先檢查喔!」

她口中的社團,是 Readmoo讀墨×mooInk 線上討論區,每日讀者熱絡討論閱讀心得,更發展出「吃東西前要先跟閱讀器合照」的優良傳統,推書、閱讀、吃美食全是缺一不可的日常。

江淑琳笑稱今晚出門前,告知母親是要去演講,「就是去那個每次吃東西前,都要先拍照的公司啦,我媽媽說真不錯,吃東西吃到要演講!」台下哄堂大笑,江淑琳趕忙正色補充「我們不是只會吃喝玩樂,也很會讀書,社團的優良傳統是要邊吃邊讀喔!」

江淑琳受邀擔任四月店長、擔任主講人,讓【今晚的主食是閱讀】第二場講座,儼然是場社團相見歡,氣氛好不歡快。

專業書蟲,觸類旁通

「我希望可以系統選書、又有個人特色。」中央大學中文系、政大新聞所畢業後,江淑琳先後於《自由時報》、《聯合晚報》、網路媒體任職約四年財經記者之後,考取教育部公費留學,於英國愛丁堡大學取得科技與科學研究(STS)博士。攤開書單,江淑琳多將選書集中於自己的專業領域,除了 STS 及媒體的分類,更包括「媒體發展歷程」、「授課與研究相關」、「新聞編採與新聞產製」三類,並一一闡述各類選書背後的精彩看點與個人心得。

「以後提到 KK,你就不會只知道 KK 音標。」語畢,江淑琳不禁失聲笑了,直說自己何必舉這麼有「時代感」的例子呢!但凱文.凱利(Kevin Kelly,KK)的科技社會三部曲《科技想要什麼》、《必然》、《釋控》,顯然超越時代、精準預言未來。在科技高速發展之下,探討科技與社會的關係究竟是科技決定論、社會決定論,又或是兩者互相形塑。江淑琳對凱文.凱利在書中顯露的博學多聞推崇有加,「我都有點懷疑他是不是自己寫的,裡面太多旁徵博引了,一個人怎麼能懂這麼多不同領域的知識呢?」說著,她一言以蔽之:「大家回去請開始買書。」

另一本《火星與地球之戰爭》,則讓江淑琳閱讀時連畫了一百七十六條線,「我畫完馬上就拿到鑽石徽章了!」江淑琳大力稱讚該書文字優美,「像國高中背國文課本的感覺,一面讀一面驚嘆這文言文好美,拼命畫線。」而在此經典作品中,以文言文讀西洋科幻小說,竟毫無違和感。江淑琳認為完讀經典後再讀其他書,總能收穫更多驚喜,「觸類旁通、融會貫通啊,」江淑琳舉《A.J.的書店人生》為例,「裡頭提到的許多作品我們都看過,不覺得很開心嗎!」台下眾多專業書蟲不禁會心一笑。

回到專業新聞領域,江淑琳一連選入多本書籍、從不同視角切入。

《獨家新聞》以反諷手法,描述原本善寫鄉間風光的作家,陰錯陽差被指派報導非洲內戰,新聞產製的荒謬日常就此浮上檯面;Cyberpunk 類型經典作品《神經喚術士》,雖常被詬病翻譯並不好讀,「但這本書的成書時間極早,當時許多概念仍是科幻抽象的,並未發展成形,自然較難譯得精準。」

而在《重新丈量世界》裡,我們過往熟悉的度量標準已一一失效,在混亂訊息裡,我們必須「把人找回來,回到人類感知,」江淑琳以切身譬喻,讓台下讀者體驗何謂「用個人經驗作度量標準」——「我現在每次看到兩百五十元以下的餐點,就會想問老闆能不能用一百六十六元賣我?」這是 Readmoo 讀墨電子書站上特有、九百九十九元可換六本書籍的嗜讀方案換算邏輯,也是重度讀者才會出現的特殊症狀。

要先成為人,再成為新聞人

接續幾本書籍,包括啟發環保運動的經典代表《寂靜的春天》《罪行海洋》由《紐約時報》記者、普立茲獎得主伊恩.烏爾維納涉身「法外之海」,顯現海洋絕非平靜無波;2005 年福知山線出軌事故後,持續陪伴在身故遺族旁觀察的記者,在《軌道》裡詳實紀錄歷經十三年、失去親人的遺族與 JR 西日本的社長,立場相異的兩方角力、組織改革的奮鬥;《車諾比的聲音》中倖存者的證言,書寫的是我們不該因時間遺忘的核災歷史;《謊言》以參與世越號救援的潛水員視角切入,在不可逆的悲劇結局後,我們該重新審視的還有身為新聞人的使命。

「我很難過,記者怎麼能這麼沒有 sense?完全相信沒事?記者應該要帶訊息出來,讓大家知道真實情況,如果能早點展開救援,不就可以這樣那樣嗎?」江淑琳語氣沈痛,三百多條年輕生命的殞落,分明有許多能及早挽救的機會,卻在原因未明的人禍下失之交臂。

「要先成為人,再成為新聞人。」江淑琳正色說道,一如《被殺了三次的女孩》中,一九九九年桶川跟蹤狂殺人事件被害者父親豬野憲一所言,他的女兒被殺了三次,「第一次死於兇手的刀下;第二次是被見死不救的警方殺死的;第三次是被見獵心喜的媒體殺死的。」面對事件,媒體不該見獵心喜,而是必須承擔具備話語權的社會責任。

「我是在上次推理馬拉松裡認識陳浩基的,」江淑琳說自己過往較少接觸中文創作,但讀了陳浩基、薛西斯等作家作品後,重新發現中文創作的美好,「中文創作不會隔靴搔癢,是非常精準到位的描寫。」陳浩基聚焦網路霸凌、剖析人性的《網內人》裡,現代社會的鍵盤正義、酸民群起圍攻,讓惡意無孔不入,成為吞噬人心的毀滅性力量,而冤冤相報的復仇、惡性循環裡,究竟何謂正義?

藉由閱讀,我們重新審視善惡邊界,也可能顛覆過往習以為常的認知。在《大偽裝者》中,作者深入探究由八名正常人偽裝精神病患的「羅森漢恩實驗」。一旦被貼上「精神病患」的標籤,儘管一切行為並非反常,卻再也無法從有色目光下回歸正常。「你認為他是這樣、他就是這樣」江淑琳說明,這與假新聞情況類似,因為認知、立場不同,我們總會選擇自己想相信的那一方,不管那有多麼荒誕。

讀者能做什麼?

以專業新聞人視角談閱讀,而回歸讀者角度,我們能做些什麼?「不要邊看邊罵,看到很瞎的新聞標題就不要點,否則你不知不覺就在做工。」江淑琳鼓勵讀者以實際點閱、捐款行動支持品質好的新聞,才能形塑我們理想的社會樣態。

身為讀墨忠實讀者,江淑琳毫不諱言書櫃裡有近兩千六百本書,自然不可能全數看過,但倒也不為此感到愧疚、遺憾。「我認真工作、賺錢,買書就是要讓自己開心啊,我買了放在書櫃,即使不讀,炫耀也很開心了,我為什麼要覺得買了不讀很愧疚?」台下一陣熱烈鼓掌,買書是支持,讀書是享受,兩者互不衝突、相輔相成。

一如飽受學生愛戴教授的必備特質,江淑琳精準控制開講時間,不多也不少的七十分鐘裡,清晰梳理新聞人的閱讀品味,「今天過後,大家還是要記得幫我的貼文按讚喔!」台上台下笑成一團,在吃喝、閱讀、笑鬧中,今晚的主食是閱讀第二場講座劃下句點,也是起點。

今晚的主食是閱讀:

  1. 【今晚的主食是閱讀】人氣教授洪瀞的書單,讓你透過閱讀認識自己
  2. 「即時新聞」是一種虛假的分類,問題從不在即時
  3. 終究,還是靠新聞得到尊敬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