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大概在五年多前,我買了一台二手中古車,要去汽車百貨安裝eTag和瘋狂血拚,用了Google Map的導航。它先帶我開進一條超窄小巷,買不到幾天的車身就被刮出長長的刮痕。更驚心動魄的是,接著開進田間小路,左右輪胎離水稻田不到一寸,戰戰競競地經過一台已經掉進田裡的汽車⋯⋯從此,我決定不要盲目相信GPS導航了!

我應該不是最慘的吧,新聞上還有一堆跟著GPS導航而掉下山崖、開進海裡的等等,只是沒想到蠢事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不過,我也算是路痴,過去在美國開車還可以把地圖硬背下來,可是在台灣,如果沒有GPS導航,我根本不可能在台灣開一大堆以國外標準來說完全不合理的道路,去到陌生的地方。還有,有次深夜本該上國道,可是Google Map導航卻讓我開進一個漆黑的工業區,還好我照做了,因為後來發現國道發生極度擁堵的狀況,半小時的路程可能開三四個小時都未必能到。標準的水可覆舟、亦可載舟。

因此,完全接受或拒絕科技的服務,都是過猶不及。那麼,我們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面對已經熟悉的科技,還有社群網站、演算法、人工智慧(AI)等等,以及接下來的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IoT)等等新科技,該如何自效地自處?即使在民主自由的國度裡, 谷歌、臉書一邊監控、一邊操縱我們看到的、選擇的,已不算新聞了。

更令人疲於奔命的是,在我們這個人類史上最特殊的時代裡,資訊、資料和選擇,繼續以指數方式增長,從而導致持續不斷的溺水感——我們無時無刻不感到被淹沒,深怕一不注意,就錯失了良機。在快步調的社會,從來沒有一天可以休息。

美國全球趨勢觀察家、學者、諮詢顧問、作家維克拉姆.曼莎拉瑪尼(Vikram Mansharamani)在《思考外包的陷阱:在「快答案」的世界,我們如何重建常識、擴充思維?》(Think for Yourself: Restoring Common Sense in an Age of Experts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使用大量實例為我們說明,我們在複雜、充滿大數據的世界中,如何更加依賴專家和科技,把我們的思想外包到令人不安的程度,從而放棄了我們的自主權。而我們該如何逆襲地更有效地整合這些資訊來源,在不損害我們自己思考能力的狀況下,利用它們來提供更實際的價值。簡單來說,為自己思考,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更是必不可少!

拜科技的進步所賜,我們似乎活在一個不做出最佳決策,就會一敗塗地的妄想中。 所有指標都誘惑我們,騙我們完美的選擇是可能的——彷彿「沒有更好,只有最好」,於是我們開始一直擔心會錯過理想的選擇。 但是,因為我們無法優化每個決策,所以我們懷著很高的期望,轉向那些專家和科技來為我們做選擇,希望能大幅降低風險。

思考外包的陷阱》警告,我們期待來救苦救難的專家和科技,其實從根本上就受到限制,甚至可能存在結構上的缺陷,因為專家只是在專門知識深入而狹窄的關注,對整體情況或決策制定的環境,不見得有足夠的理解。 而隨著我們把思想的控制權移交給了無法同理我們決策環境的專家和科技,我們自力更生的技能變得日益萎縮,我們變得更加依賴並盲從專家和科技的指導棋,惡性循環,我們得到的反而是次優的結果,而更多、更先進的科技顯然非萬靈丹,甚至是找鬼拿藥單。

曼莎拉瑪尼建議我們,為了避免這種思想上的盲目外包,我們必須學會主動管理我們的專注力。 首先要我們要瞭解社群網路和APP的過濾器,它們理當為我們過濾掉不必要的雜訊,而非為我們製造舒適的同溫層小泡泡。 我們必須學會重新開拓眼界,透過不同的方式看待問題,重新找回主見。

另外,專家和科技,根本搞不清楚,我們要做出決策的理由以及最終目標是啥,他們和它們可以優化的,只是任務,而不是理由和目標,只能提供戰術支援,而非戰略構想。只要搞錯了目標,過程即使是最優化的路徑,也只是把我們更快、更高效地帶離天堂。

不想讓善意把你帶往通向地獄之路嗎?那麼,《思考外包的陷阱》提醒我們,必須恢復自主權,需要重新控制、學會領導。專家重視的是深度,但我們還要重視廣度。平衡專業知識與更廣闊的視野,通才也能夠駕馭科技。 在無處不在的不確定性中,我們必須學會擁抱模棱兩可,並學習如何在機率中自行導航。

重大決策前,可以試著找找獨立的第三方意見。我們該問問自己,專家是否對具體情況有所幫助。專家的意見必須參考,但不能盲從。有時候,我們向專家諮詢,他們並非站在我們的立場上為我們思考──如果問問他們自己會怎麼做時,他們可能會給出很不一樣的答案。

我們也常見識到專家的誤判,例如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現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冠狀病毒病,俗稱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前,歐美也有不少病毒學家、流行病學家主張不需要管制,甚至愈快傳播成群體免疫更好,微生物學家還曾經吐嘈我,說我誇大了一個輕微傳染病的嚴重性。結果呢?在醫學先進的歐美,這些輕忽造成多次醫療崩潰。還有國內外的公衛學家主張口罩對預防冠狀病毒感染無效,甚至認為有害無益,可是後來許多證據卻是打臉。可見在公共事務上,專家畢竟也只能瞎子摸象,我們不能只讓少數人掌握不成比例的話語權。當然,防疫卓有成效的國家,包括台灣,也是靠專家學者的專業建議,因此兼聽則明啊!

我們必須從多種未來的角度進行思考,培養創造性的想像力,以最大程度地減少不可避免的意外事件帶來負面影響。我們需要重新學習為自己思考。在專家和AI時代,批判性思維能力和道德判斷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

曼莎拉瑪尼在《思考外包的陷阱》中,使用他生活中的許多例子、與他人的互動以及新聞事件和軼事來推廣他的通才觀點,他談到的領域包含醫療保健、飲食、系統思維、危機等等。當然,如果我們滿足專家和科技提供的次優解,也不是不行,只是如果想要在事業和人生中有所突破,我們不能安於惰性。

思考外包的陷阱》讓我們見識到,未來似乎屬於那些為自己思考的人。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不要放棄思考啊:

  1. 透過深思熟慮的措辭,數據提供者就能操控我們的思考
  2. AI沒有偏見,人才有:對照思考讓你看更遠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